下一章          上一章

 

    魏瑾泓一个急速翻身,往门边滚去,在房屋倒塌之际,把怀中的人送出了门,用最后一丝力气也相继翻了个身。

    一阵地动山摇停歇之后,赖云烟扶着被磕破的额头颤颤危危起来,四处望去,那看不清东西的眼睛一片茫然。

    待视线清晰了一点点,才模糊觉得脚边躺着的人应是是魏大人,那男人趴伏在地,不知是死是活。

    她倒跪在地,地底还阵晃动,远处传来了下人叫他们的声音,她看不清,不为所动把人翻过了身,沾血的手指往那人脸上一摸就知是谁,她把指往魏大人鼻前一探,探得呼吸是热的,她一把跌到了地上,这才记得头疼,在一片地动中呵呵轻笑了两声,夸奖那眼前看不清的人,“魏大人你可真是好身手……”

    把她那么重力一送,差点磕碎她的头,让她晕得现在眼前都还在冒星星,强撑着才没昏死过去。

    “小姐,小姐……”耳边秋虹那支离破碎的声音,赖云烟看不清东西,但循着声音望去,不忘端着小姐架子,平静温和地笑着,朝出声的那处挥挥手,“这里,这里……”

    待到身边有人扶了她,赖云烟这才安心地真正晕了过去。

    待到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温泉山洞的一角,身上包着厚披,她抬了头,看那抱着她的男人,甚是诧异,“你没事?”

    “无事。”魏瑾泓低下头,眼睛是忧虑的,“只是腰伤了一点。”

    “冬雨她们?”

    “无事。”

    赖云烟吁了一口气,她头是疼的,还感觉地还在晃,她忍不住道,“这地还在震?”

    魏瑾泓点了点头。

    “我的天。”半晌,赖云烟就憋出了这三字。

    冬雨秋虹这时从外面抬了捡回来的粮,看到她醒,两个丫环忙跪了过来,一人去拿水,一人过来忙问她的身体。

    “我无事,”赖云烟道,“小宝儿没事?”

    “没事。”秋虹忙答。

    “你们也没?”

    “没。”

    “这地还动着,别到处走。”

    “不太动了,下着雨,一些东西要趁早拿回来才用得上,淋湿了就没用了。”秋虹答。

    这时冬雨端了热水过来,吹凉了两口,放到她嘴边,“还热得喝,您慢点喝。”

    赖云烟不声不响地喝完一碗热水,朝她们罢罢手,“有老爷在。”

    丫环们自知她的意思,就且退了下去。

    背后,魏瑾泓躺在墙壁上抱着她一言不发,赖云烟想了许久才开口道,“族里那边想来不会有什么大事,云谷风水好。”

    “嗯。”

    “我们要不要回去?”

    “不回,接下来可能更乱了,”魏瑾泓低头,抵着她的脑袋淡淡地说,“云谷地势好,西地十余股势力里,只有我们能保全的粮草最多,我们就要成箭耙子了。”

    赖云烟闻言心里也是一惊。

    如果西地势力里只是单对单,谁也不可能是魏赖任三家对手,可若是这十几家齐手,他们魏家再有通天的本领,也守不住云谷。

    “那……”

    “世宇怕是要动手了。”他那个侄子,是不会让这些人回过神聚成一股神对付他们。

    这几天,外面就怕是要血流成河了,魏家要动手了。

    “唉。”赖云烟稍转了下脑子,也明白魏世宇会做的决定。

    这世上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永要比前浪更会在所属的时期恰当谋生。

    “我头还晕……”赖云烟不再去想外边的事,只是抱怨魏瑾泓,“你刚把我往那一扔,差点没把我头砸碎。”

    “对不起。”魏瑾泓用嘴轻轻地碰了碰她额上的伤口。

    “不知世朝和他那小媳妇如何了?”嘴巴不听使唤,明明想让自己想开点,赖云烟又把话转到了这上面。

    “过几天会有消息。”魏瑾泓说到这看了看没有了什么光线的洞口,眼中忧虑更深,“这天变得太快了,这气温也降到了初冬。”

    “呵,”赖云烟闭眼轻笑了起来,“别怕了,魏大人,就算明天就是末日,除非是人都死绝了,要不咱们人要打的仗,一仗都少不了。”

    她说得甚是嘲弄,魏瑾泓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好久一会,在察觉到她又睡过去后,嘴里还是喃喃道,“我怕你有事。”

    她身体损耗太多,如若不能静养,她身子好不了。

    他僻了一块静土让她养病,可不到一年就没了……

    这天地若是不平静,他也难以心甘。

    人总是有贪欲的。

    **

    余震了三天,这动地才歇停下来,赖云烟这三天也是昏昏睡睡,余震止了之后又歇了两天才站了起来。

    站起来后不止身边的人松了口气,她也是松了一大口气,身体没她以为的差,恢复得还算好,在她这年纪真算是侥幸了。

    再过了五天,魏家那边也送来了信,这次动地云谷没有大动,伤亡者不多,魏世朝小夫妻也无事。

    不过,魏世宇来的信中说,那日司笑与族中一嫂夫人正在屋内说事,地动时那嫂夫人为救司笑身亡。

    而除了云谷,外面现在尸野遍地,那瘟疾比之前更严重,所蔓延之地,染病之人不到三四天就会高烧而亡,比之前的死亡速度快了许多。

    与此同时,魏家死卫陆续出动焚烧周遭百里尸体,但饶是如此,依然有许多人说魏家所在的云谷有仙药,他们从四面八方前往魏家所在的地方而来。

    “云谷会被包围。”

    魏瑾泓看过信后咳嗽不止,赖云烟拍拍他的背,去了洞口,探了探头问了下易文在煎的药,看还不到时候便又回来,接着先前的话跟魏瑾泓淡淡地说,“我们这次好像有点在劫难逃了。”

    魏赖任三家在一起,岑南王想来这时也是自顾不暇,他们没有任何外援。

    头一批的来者之人全是染病之人,魏家人再厉害也是施展不开,哪怕他们的死士抱着一去不回之心,但来者这么多人,他们哪有这么多死士可牺牲?

    来的人没一个身上是干净的,云谷里只要有人染上瘟病,三族之人更是危上之危。

    眼下,形势无一可利之处。

    魏瑾泓听后又咳嗽了几声。

    这几天他高烧不止,先头一天硬是隔开赖云烟,可她不走,这两天也一直呆在身边,她只是隔开了下人的靠近,一手伺候他进药用膳,想来他若是染了瘟染,她也是逃不了了,饶是如此,他也是要捂着咳嗽完才出口跟她说话。

    连咳了数声止了喉咙里的痒意,魏瑾泓微哑着开口道,“世宇会动手,你忘了,还有三千岛上流民。”

    “他们会帮魏家?”赖云烟很是怀疑。

    魏瑾泓听着笑了笑,目光在她脸上流连着,甚是柔和,“听天由命罢。”

    “呵,”赖云烟轻笑了一声,“没想到,你也有听天由命的一天。”

    外面细雨连锦,天色阴暗,全然的末世之相,魏瑾泓也是想不到真到了这么一天,他会如此平静。

    许是她生死都相随罢。

    他看了看放在石桌上刚来的信,“别慌,既然世宇还有余力派人来送信,想来他有对策。”

    “他送信来,怕也是想着你帮着想想对策罢?”赖云烟也有些疲累,躺坐在了他的身边,靠上了他的肩膀,懒懒地道。

    “我让他跟那些岛民说,待事成之后,我与你会归隐他们所居之处。”魏瑾泓摸了摸她无束发的长发,偏头看着她道,“你可愿意去?”

    “你说都说了。”赖云烟笑了起来。

    她嘴角翘着,样子很美,有点像她极了她前世还年轻时对他笑的样子。

    那个时候,他们远没有以后的复杂,她笑的每一次都带着真心的样子是后来他想起她时最多的时候。

    后来她从不这样笑了,便是现在笑得有点像,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她了……

    可只是有那么一丁点真心的样子,还是很美。

    他知道她会去。

    “你还跟他们承诺了什么?”赖云烟笑着问跟那些平民们信口开河的魏大人,她可不以为他仅只说了这么一个让人谈不上多心动的条件。

    谁都不是傻的,这些费心千辛万苦才过来的人更是没一个好打发的。

    “我说,我们过去之后,会帮后来的人来到西地,收留他们。”魏瑾泓淡淡道。

    赖云烟哈哈大笑起来,魏大人真不愧是为官之人,糊弄收买百姓的说辞手段在义占义,在利占利。

    他若是死了,或者这西地也还是会临到末日的一天,这些个以后都是虚空……

    不过,人争斗就是为着要活,哪怕以后是个虚空,也还是会拼上一拼的。

    所以,他们还算是有处外援。

    她笑得甚是大声,洞口得了她吩咐不许进来的翠柏往门口瞄了一眼,不知这个时候夫人在高兴什么,他犹豫地看了一眼,见主子看着她的脸也有着微笑,他莫名地也笑了起来,回头看向那灰暗的天,也不觉得有多压抑了。

    有主子们在,这难关总会度过去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