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两人床事近来颇多,魏大人那床上习性比之以前那可是变了不少,可能是年轻时候忍得太过,待到往后再拾起,这耐性也比之前多了不知多少。

    总之,磨人得很呐。

    赖云烟恼火魏大人的不干脆,身被勾得起了火,他起还慢慢地磨,变了老态去了,偏生他还忍得住,赖云烟又不想跟个饥渴的j□j一样求着他快,只得闭着眼睛咬着嘴,偏着头告诉自己忍。

    为得磨过这阵后的痛快,也只得忍。

    “轻了?”魏大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忍得汗水湿了发间的赖云烟睁开眼,没好气地道,“你就磨。”

    说罢,言不由心,那腿勾得更紧了,那腹也往前蹭。

    魏大人把住了她的腰,往前狠狠一挺,在她倒抽了口气后,笑了,与她耳鬓厮磨,那湿润的嘴唇最终落在了她的耳中,“听不听话?”

    赖云烟被挑逗得欲哭无泪,抽着气连笑了数声才咬着牙说,“你这老不要脸的。”

    魏大人委实不要脸,已经扶着她的腰撞击了起来,又不满足于这她勾着他腰的方位,他拉下她的腿,把她翻过了背,腹下放了枕头,雄伏在了她身上。

    床铺一阵巨烈动弹,赖云烟没忍住嘴,j□j声从嘴里泄了出来,一声响过一声。

    待到后头,那处被磨得让她浑身颤抖之际,魏大人又趴伏了下来,在她耳边轻喃了一句,“不要偷看族里的信,嗯?”

    赖云烟真真欲哭无泪,被欲望击倒的女人连连点头,“不看不看。”

    魏大人便开了恩,揽着她的腰,又一阵大力的啪啪啪,次次都中穴心。

    两人行房素来堪称尽致,待到双方魏大人最后泄出,两人已浑身是水,那被褥床单已然全乱。

    赖云烟连鼻带嘴一起喘息半会才顺过了气,勉力睁开眼睛,无力地瞧了那以指代梳与她梳发的男人一眼,又缓了好一会,哑着噪子道,“下次莫要如此了,留着点。”

    每次都要这样小死两次,要是心脏一个缓不过来,她没死在末路上,死在床上,这事她到了地底,都没脸见小鬼阎王。

    赖云烟已经连着几年没在床上赢过了,体力拼不过,就技巧而言,魏大人定力太好,总会赢她一步,她已死了心在床上也要赢他半分。

    想来,那偶尔会多看的两封信,往后也是不能多看了。

    魏瑾泓抬眼看了说话的她两眼,便又合拢了眼,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一记,等到两人呼吸渐平,他下床披了衣,拿衣包了她,抱着她去温泉。

    夏天太热,他便令翠柏在温泉那边开了一个池子,引了冷水进来,温冷交替,倒也是不冷不热。

    赖氏是个惯常爱享受的,做得好了得她欣喜,回头再与他俯小做低她也是愿意的,只可惜前世他不明白,这世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摸清她的性子,又花了很多年才得了她的放下,允他靠近。

    **

    过不了几天,族里那边又来了信,这次的信中,皇帝死了,死在了征伐岑南王的帐中。

    魏瑾泓看过信,出了门,对着东边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赖云烟去换了素衣,嘱下人这七日茹素。

    魏瑾泓是皇帝的臣子,但赖云烟自觉不是,便也没去跟着跪,只是还是叫下人替魏瑾泓设了案拜皇帝。

    这日半夜魏瑾泓回了屋,赖云烟被他叫醒,就着皎白的月光,赖云烟看到魏瑾泓苦笑着朝她道,“是我先弃他而去。”

    赖云烟慢慢地清醒了过来,“何出此言?”

    “当年我答应了他,助他迁国。”

    “那他答应了你,不取我赖任两家性命,他可有做到?”

    她问得甚是冷静,魏瑾泓闻言闭了双目。

    “他出尔反尔,你也心知就算你让还魏家跟着他,终有一天也会被杀尽,现下,你还有命感慨你是臣,他是君,已是你们最好的关系了。”赖云烟本想刺他几句,但转念一想,皇帝,国师,他们三人之间的情谊岂是这恩恩怨怨能说得透的,便止了严苛的口气,声音也换上了几许无可奈何,“这天下是你们男人的天下,这话我本不该说,但魏大人,你觉得你对不起皇上,皇上又何曾对得起你,百姓不乏出众之人,这些人本该由皇上带着过来的,可他只带来了他的兵,他的粮,你与江大人,一个为他打前,一个为他铺后,没有谁对不起他,只有他对不起这天下百姓,对不起宣朝先帝,是他毁了这个国家,让国人四分五裂,战乱不休,这是他的无能,这是他……”

    “云烟。”魏瑾泓突然喝止了一声。

    赖云烟便住了嘴。

    “别说了。”

    赖云烟伸出手去抱住了他,魏瑾泓伸手掩了眼睛,赖云烟瞧着他的脸轻轻叹了口气,偎过去靠着他脸,“瑾泓,你要是有余力伤悲,何不多想想那些在外头活不下去的人,还有那些往这处来的那些还在路中的人……”

    “我……”

    “你做不到,你还要陪我,你还想多活几年,和我多活几年。”赖云烟替他说了他想说的话,换得了魏瑾泓的静默无声。

    “去吧,跟世宇说说,跟你救下来的流民说说,让他们自己选择,魏家供干粮,回去帮帮他们的同伴,这于魏家也是好事,救回来了,是友,不是敌,总比要多些敌人强。”赖云烟总算把一直藏于脑海中的事说了出来。

    “这事你想了多久?”

    这次换赖云烟沉默不语,好一会她才道,“许久,但如果不知你救了那三千民众,我不会开这个口。”

    她抬起头,对上魏瑾泓定定看着她的眼,她俯身亲了亲他的眼睑,淡淡地说,“与镇远,这世没有任何私情,但我欠他的,我还不起,你是我的丈夫,我的夫君,我两世唯一嫁的男人,你能还得起,便要替我去还,可好?”

    她话音一落,魏瑾泓已点了头。

    赖云烟头一倒,脸贴着了他的脸,手抱着他的脖子,深深地叹了口气,“两世啊,魏大人,不是两时辰,不是两天,而是两世,我们竟然还在一起,我没有把你捅死,你也捺住了没泄恨而去,你说,是不是月老把我们的红线绑得太死?”

    “嗯,”魏瑾泓拿过从她身下掉下去的被子盖住了她,与她淡淡道,“不是绑得太死,而是你太狡猾。”

    “哪有?”

    魏瑾泓笑了笑,没有出声,在看得她脸上的笑后,他摸了摸她的脸,语气柔和,“你虽然狡猾,但太过小心,不过这也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

    赖云烟笑而不语。

    “是我的错,”魏瑾泓加重了这句话的口气,“你一直能独挡一切,你知道怎么保全自己,你厉害到让我们刮目相看,皇上忌讳你,而我想依靠你,这不是你的错,是我勉强你太多。”

    他需要她,才能走到西地,才能让她帮他撑起魏家。

    “好,都是你的错。”他要承认错误,赖云烟也顽笑般地点了头。

    “嗯。”魏瑾泓也点头。

    “什么错不错,”赖云烟止了笑,摇头平静道,“错也好,对也好,也走到了这遭,你为我做的又何尝少了,我心里知道,这世上没什么是黑白分明的界限,错的能成好,看似好的也能成坏,我都知道。”

    他利用她,何尝不是在逼着她往前走,逼着她想方设法保全家人。

    说起来,都没什么对错,只是世事如此。

    “你说的事,我明天会写信给世宇。”魏瑾泓转了话。

    “那就好。”

    “仗还是有得打。”

    “现在不是打仗的事,怕瘟疫,也怕……”

    “你怕太子报复?”

    “嗯。”

    魏瑾泓想了一下,转脸看她,“你是怎么想的?”

    “防患于未然。”赖云烟只说了五字。

    过了几天,外面来信,外面果然打成了一锅粥,太子打岑南王,又说岑南王身出巫师之地,瘟疫是他放的,这让叛军群情激愤,已向岑南王开战。

    这时本与岑南王结盟的宁国迅速弃了岑南王,也派军攻打岑南王军,打算分一杯羹,还有几个国家正在隔岸观火,打算趁火打劫。

    一夕之间,岑南王成众矢之的,这是魏瑾泓与赖云烟始料不及的。

    “不行!”魏瑾泓看过信后就站了起来,“岑南王过后怕就是魏家了。”

    赖云烟拿过信匆匆一看,问魏瑾泓,“子伯侯那有什么消息?”

    “没有消息。”

    赖云烟想了一下,抬头问他,“你什么打算?”

    “助岑南王。”

    魏瑾泓做了决定就开始写信,但在刚把信写完,招信使进来的时候,突然,山崩地裂,只一下,天地就好像要倒个头,屋子顷刻打转。

    妻子的榻椅这时抛在了空中,魏瑾泓奋力一振,把她接往按在了怀里,这时头上的悬梁屋盖往下扑,打在了他往下掉身体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