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204、204

    为免手伸得太长,赖云烟也没全走近,只远远地看过两眼,招呼冬雨带司笑过去就回来了。

    赖家的事,只要有她兄长在,比她瞎操心要强。

    “就回来了?”赖震严又哼了哼。

    赖云烟在他身边坐下,笑着说,“您也是个狠心的,都不让侄媳妇来给我请安。”

    “以后,许是少不了。”赖震严淡淡地道,没掩他的无情。

    看不中,便什么都不是,要是像样,就会给她相应的地位和身份。

    自知兄长性情,赖云烟微笑不语。

    “你要教她?”赖震严淡淡地问了一句。

    “世朝媳妇?”赖云烟看向他,随后点了下头,“带身边几天,让她看看别人是如何办事的。”

    赖震严颔了一下首。

    过了一会,他转头对妹妹道,“煦阳他们与世朝到底是有些生份了,煦阳他们要是做得不好,你多担待点。”

    在他这里,他已尽力帮扶世朝,算是弥补。

    “小辈的事,由他们罢,”赖云烟笑着说,只是笑容有点淡,“我们管不了那么多的事。魏家里有娇娇,娇娇又疼煦晖,您就别担心了。”

    “伤心了?”赖震严看着妹妹的脸,顿了一下。

    赖云烟笑意加深,“尚好,哥哥,尚好。”

    “再经点事,他们会变。”赖震严说了句话安慰妹妹。

    “嗯,我知道。”赖云烟知道兄长非常不喜司笑,能说出此话来安慰她已是勉强了,便转过去话,说起了别的事来。

    晌午赖震严跟赖云烟回了魏家住处,前方早有下人去报了,等到了自家屋楼,赖云烟回身让冬雨带司笑到白氏那去。

    “荣夫人要是问起,就说我不朝她问要弓箭的谢礼了。”白氏是个小气的,可不会凭白帮她的忙。

    “去吧,跟你婶娘多学学,她说话急,你不要上心,教你什么便用心听着,让你跟她一起用膳也不是为难你,你要想着,她的话你都能对付过去,下次遇着族里的妯娌了,你岂会落败?”说是要教便是教,赖云烟尽量按司笑能接受的方式与她说话,“我也是知道你也是对世朝倾心的,想为着他好,但只有你学着厉害了,在族中不受欺负了,他才能在外面安心为你和上佑打拼。”

    没料,司笑听了这话只一会就哭了,又瞬间了会到赖云烟不喜人哭,她手忙脚乱地擦着眼泪,抽泣着道,“您能知道我是对世朝倾心的就好,以后就是有人再作贱我,媳妇也认了。”

    说罢,止不住心中以来的委屈,真真是捂脸嚎哭了起来。

    她知道她做得不好,便是前次的吃食,她想着这伤是为世朝负的,心中也是有着几分自持,想着伤口疼要吃几口精细的,哪料无人见到她对夫君的用心,却都道她的难听话。

    等父亲找她去说过话,她说她只是想让人知道她不是看上世朝的身份才嫁给他的,便是如今他不再是下任族长,她就算是死,也不会离开他,她对他也是同样会生死相随,可回应她的是父亲怜悯的眼睛,与她道,“这是你的想法,便是为父,也要等你这样说明白了才能明了的你意思,你跟人要精细吃物,有谁能借此明了你对世朝的心意?”

    司笑回去想了一夜,才想明白父亲所说的话。

    可等她再想跟人好好说话了,却已无人搭理她了,便是冬雨这之前教她的大姑姑,每次见她都一脸不耐烦,不想跟她讲话。

    她以为无人知她的真心了,哪想还是有人知,还是那个向来不喜欢她的婆婆。

    赖云烟听她哭得头大,前面正门,刚进去的兄长还朝他们这边看了一眼,但司笑的话着实讨好了她,就算不喜,也多了几许耐性,听她哭得差不多了就把袖中帕子给了她,叹了口气,又多叮嘱了两句,“以后便是想哭,回屋躲在被窝里哭,回你夫君怀里哭,要哭也要哭给会怜惜的人看,就别在我们跟前哭了,没用还惹人生烦,你道你委屈,哪个女子心中没点委屈?谁都不欠你的,你给人找了晦气还想让人对你有好脸色不成?”

    “媳妇知道了。”司笑以前脑中只有诗词歌赋,以为冰清玉洁,不沾尘埃的一生才是她的一生,等挨到了西地,以为进了魏家就会好,可哪样比西行途中的艰难还要差,人人都在着急下一顿吃什么,天寒了要去哪弄厚衣才能不挨冻,她是主子,活得却连以前家中的奴婢都不如,为此她确也憎怨过,但她现在也在学着不给世朝添麻烦了,可是,一直以来,就是冬雨姑姑,秋虹姑姑所教她的话,她总是要用很长的时间才能体会,魏家内眷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最初也往往吓得她下意识就想逃,便是如今,婆婆说的一翻话,她也不是听了就懂,得记在脑海里,回去翻来覆去想几遍,才能明了一些,还得找父亲问,才能把背后的意思听个明白。

    现在她确也有学乖,如父亲所教一样,不再说她不懂,不了,只是说知道了,回头不解,再找父亲问去。

    “去吧。”见司笑拿帕迅速拭干了泪,朝她福了身,赖云烟脸色总算好看了点。

    秋虹陪了她回屋,赖云烟走到门前,还有点不太相信媳妇冷不丁地这么受教,便停下脚步讶异问老仆,“真能变好?”

    不比主子和另一个姐妹的性格,秋虹是个随和的,气极了才会说几句急话,平时都是看见什么才说什么,“我看这些日子她老实得很,除了爱哭点,但主子想想,她现在这处境,她又不是个挨得住事的,除了哭还能如何?”

    “先看看吧,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赖云烟说是这样说,但秋虹还是看到了主子嘴角翘得比平时要高一点点。

    **

    “这样教她?”屋内靠窗边,赖云烟一进门,赖震严就朝妹妹道。

    赖云烟知道兄长的意思是她太放低身份了。

    “还能如何?”赖云烟笑着往桌子走去,坐顾不语的魏瑾泓身边,“不这样,他们父子会当我生生世世都欠他们的。”

    说罢,眼睛往魏大人身上一放,笑着问,“是不是这样,魏大人?”

    魏瑾泓握拳清咳了一声。

    “过段时日,我和云烟要去养病,”见赖震严脸色不好,魏瑾泓便朝舅兄温言道,“这也尽最后之力了。”

    “你要尽就尽你的,拖她下水干什么?”赖震严眯眼,额上的皱纹凶恶地皱起。

    “哥哥,”看赖震严凶了起来,赖云烟笑着道,“您还跟魏大人计较什么啊,他惯来爱把我的当他的。”

    赖家兄妹从来都不如惹,如此魏瑾泓还是温和地朝妻子低声说了一句,“你是我的妻子,我希翼你的都是我的。”

    其实让她教司笑,是他求来的,但他说此话,也还是想说他想与她做一世的夫妻。

    “怎么要去养病?”赖震严怒过后就回了神,又看向妹妹,“你今日找我来是说这事的?你们要退?”

    “娇娇成婚后……”赖云烟欲要解说,但被魏瑾泓拍了拍手。

    “我来。”魏瑾泓示意妻子停话,由他来说。

    “我们这几年过于操劳了,族中的事,小辈也能接手,我便想与她一道找个静处隐居,也好过几年悠闲日子。”自知道族人的安全有了一定的保障后,魏瑾泓就知道自己差不多不行了,带着他们来到此处,其中种种让他疲惫至极。

    “你赞成娇娇的婚事,便是打的这主意?”

    “魏家不会撇下赖任两家,三家是一家,还请舅兄放心。”魏瑾泓淡淡地说,“世宇的能力你也是看在眼里的,他比我还要强上一些。”

    他有时还有些懦弱,顾忌甚多,当断不断,世宇就要比他强硬许多了。

    “你也赞同?”赖震严荒谬地看了魏世朝一眼,转向妹妹。

    “都这把岁数了,我也是想过几年轻松日子,养养身体,看能不能多活几年。”赖云烟笑着说。

    “你放得下?”她掌权多年,她真放得下!

    赖云烟笑笑,与兄长道,“老而酸臭,由我管着几家,不比小辈管的好,哥哥,这已不是我的时候了,下面的人敬畏我,害怕我,但这些还能管多少年的用?等我老迈还要专权,不会有多少人会服的,到时我的报应就要来了,如此何不先避退,得个名声,还能有个像样的晚年。”

    “不是,娇娇……”

    “哥哥。”赖云烟打断了他,微笑看着他。

    他们在尘世打滚这么多年,经历这么多世事过来,哪会不知人性。

    谁都是会变的,他们一直在变,也要允许别人,知道别人会变。

    兄长知道她的选择是于她最有利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