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魏瑾荣一进大门,就见魏世朝急步上来一揖到底,“荣叔父,勇叔父……”

    “进去说。”刚刚下山到府里不久的魏瑾荣朝他点头。

    魏瑾勇顿了一下,“荣堂兄,你且去歇息一会,我与世朝说道是一样。”

    这时候在一旁的白氏脸上已有急色,顾不得魏世朝在,等了魏瑾荣半日的她快挪着碎步到了魏瑾荣面前,“您还是去休息一会罢。”

    魏瑾荣的脸色这时着实不好看,魏世朝往后退了一步,垂首默然。

    “我先走一步。”魏瑾荣朝魏瑾勇颔了一下首,被白氏扶着回了。

    他确实虽然休息一会,不得多时他还要去办事,没有时间与世朝过多话语。

    “勇叔父。”魏世朝抬头朝人苦笑,却在这时,见他亲堂叔从面前带着存德从身前急步而去。

    “瑾瑜……”魏瑾勇跟上前了两步。

    “我回山上。”魏瑾瑜的话一落,牵了栓在大门外大树上的马,扶了儿子上马,已自行离去。

    魏瑾勇回头,“你……下山之前没先跟管事说好与你堂叔替换之事?”

    魏世朝愣然。

    魏瑾勇见他发愣,甩了袖子,摇摇头,“你爹娘现还在外面,你先回你的院子吧,不要出去,若是出府,跟你荣叔父和我等说一声。”

    说着往后对自己的贴身护卫道,“送大公子回去。”

    说罢,转头就走,也无视了不远处司氏的行礼。

    现如今看来,所传的兄嫂无意世朝为下一代魏氏族长是真的。

    魏世朝见叔父急步而去,连言语都不多说一句,他回过头,对身后的妻子说,“你先回去。”

    说罢,歉意朝妻子一笑,匆匆去找苍松。

    这个府里,大概苍松能告知他一些事情。

    这个府里现在出没的人,每一个都不是他从京都带过来的。

    他突然心惊肉跳,隐隐还觉得有一些绝望。

    魏世朝去找大管家,找到内院,却被告知苍松不在府中。

    远远的,他父亲的院子也被封了起来,他朝前走了过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守门的暗卫出来拦了他,告诉他没有老爷夫人的命令,谁也不能靠近。

    “我亦不能?”魏世朝怔仲了一下。

    “大公子,请。”暗卫朝他拱手。

    魏世朝往后踉跄了一步,紧紧捏住了拳头才稳住了身形。

    他回到了前院,来往的仆人除了与他行礼,来去匆匆,无一过来与他说话的人。

    他这才发现,每个人都那么忙。

    他朝门边走去,还没踏出门口,就被紧跟着他的人一拦,“大公子,没有几位老爷的令,您现出不得府。”

    “出不得府?”魏世朝回头朝他看去。

    他毕竟是族长儿子,这府的嫡长子,护卫不敢对他无礼,拱手告知他实情,“大老爷还在宫中为质,您既已下阵守山回了府中,还是留在府中的好。”

    “为质?”魏世朝听着就像听天书。

    魏瑾勇留下的护卫点头,挥手下令让守门的门给拉上一点,断了这位大公子的视线。

    “可是,”魏世朝低头苦笑,声音小得就像是在自语,“舅父表兄都说了,到了西地,皇上就会以魏赖两家为首,怎地,才不到半月,爹就要为质了?”

    **

    魏世朝给舅父写了一封信,这次他先去找了魏瑾勇,跟魏瑾勇说了他要给舅父去信去问事,不知这时府内的人可能方便出去送信。

    魏瑾勇甚是诧异,他没想,不到一个时辰,魏世朝就回过了神,且还知要过来问他一声。

    他脸色立即好了起来,对魏世朝也没先前听到他私自下山那般冷硬,“当然可以。”

    说着就叫了魏家专门送信的过来,让他去赖家送信。

    “这几日,府里除了办事之人能进出,其余人都不得出门。”魏瑾勇朝魏世朝道,“要等你父亲回来了才能再说。”

    “侄儿知道了,辛苦叔父了。”魏世朝温和地道,“正好过来打扰叔父,还有几桩事想请教一下叔父。”

    “说罢。”魏瑾勇这时也乐于回答。

    “昨日宫中可是出了什么事?”

    看着魏世朝一无所知的脸,魏瑾勇沉吟了一下,便把昨晚的来龙去脉全都一一告知。

    魏世朝听罢,冷汗已湿了他的满脸。

    “可……任外太祖一族不是已被皇上赐给了母亲管教?”魏世朝汗如雨下。

    “是赐,但身上都皆带毒,需服解药。”

    “可……”魏世朝呐呐地说不出话。

    魏瑾勇朝他摇摇头,“回去歇息罢。”

    魏瑾勇没想瞒他魏府的事,因先前族兄已下过令,只要魏世朝问起府中之事,就要对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他现在也完全明白为何族兄下了这样的令,族兄夫妇却要做出从魏家的那几个后辈里挑选继承人的决定了。

    他们的这个儿子不是不够聪慧,只是他反应太慢了,在这种随时都可改朝换代的局面里,他们的嫡长子并不是那个适合带着魏家人继续走下去的人。

    “舅父与我说的并不……”魏世朝闭眼,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叔父,我是不是被一叶障目了?”

    舅父大人跟他说的完全不一样。

    魏瑾勇并不懂他的话,径直地看着他眼前这位貌似有话要说的贤侄。

    “我看到的眼界太小了。”魏世朝已尽快地把一路的事情全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舅父他们瞒了我。”

    任家谋反,他与舅父上驾前求情,皇上把任家赐给了母亲管教。

    现在看来,一切都太过顺畅。

    “皇上眼皮子底下,你让赖老爷除了跟你说忠君之言,还能跟你说何话?”魏瑾勇甚是奇怪地看着他这个侄子,“几岁的小孩都要想想背后的话,世朝,你母亲没教过你这些道理?”

    “是,是侄儿的不是。”“咕咚”一下,魏世朝困难地咽了咽口水。

    他没有多想,是因那时皇上赐婚,让公主下嫁给了司笑,他还以为那是安抚,是皇上安他们魏家的心,让他们知道,皇上跟他们还是亲的。

    可现在的事实,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娶公主的司家,而哪怕是魏家娶了公主,也不能说就是皇恩浩荡。

    魏世朝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或许在父母眼中,他所做的……

    魏世朝脑海里这时清晰地回忆起前些日子母亲浓得化不开的笑脸,这时候想起,才发现那笑意太浓了。

    好像不那么笑的话,她的脸能立刻冷下来,会根本掩饰不住心里的失望。

    **

    赖云烟在山中收到了平地送上来的信,说江上的粮草快要入海,魏瑾泓已从宫中回了魏府。

    “一回到府中就昏了过去,皇上软禁大人那几日,未差人送膳进去。”来送信的翠柏另外说了荣老爷信中可能未写之事。

    赖云烟笑着摇了摇头,把手中看过的信给了身边的任小银,问翠柏道,“易大夫是怎么说的?”

    “易大夫说大人毕竟年纪大了,平时精细照顾着倒不会出事,但大人着实在宫中被折腾苦了,一回来就发着高烧,奴婢出门给您送信的时候,大人还未醒过来。”

    “有说是何时醒?”翠柏一看就是不想打住话,赖云烟从善如流地问。

    “没说。”

    “回去要是好了,也给我送个信。”

    “诶。”这次,翠柏高兴地应了。

    快要到告辞之时,翠柏看着赖云烟,吞吞吐吐地像是有话要说。

    “还有要说的?”赖云烟看他。

    “您不给大人写封信啊?”翠柏小心地问。

    赖云烟失笑摇摇头,“不写了,等大人醒来,你就告诉他我挺好的。”

    说完温和地催了声“回罢”,翠柏不敢多说,退下被人蒙了眼睛,绕着弯下山。

    “为何不写一封?”翠柏走后,任小银问赖云烟。

    “岂是儿女私情之时。”

    任小银不敢苟同,看着他说笑的表姐。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赖云烟其实没说笑,不过看任小银严肃的脸,她还是正经了起来,与他淡淡道,“这信说写起来易,写到尾却难,便是写上一天,怕也是难止最后一笔。”

    第一句应是最易写,写到中间,总会多说两句,家事私事再说起来又是好几笔,到最后怎么停笔,又得想上一阵。

    这样的一封信,写到最后怕也觉得自己噜嗦,最后也不想送出去,还是不写的好。

    “再说,写多了又如何,你表姐夫也不会让我们多占他几许便宜。”

    “你就不担心他?”

    “担心又如何?”赖云烟默了一下,摸了摸那日被他捏得发疼的手心,慢慢地说,“他是个比我还能忍的,应是不会死在我前面。”

    任小银“嗯”了一声,又重头把信看了一遍。

    皇帝这次要派司驸马过来围剿他们,想想他家表侄对司家人的情谊,任小银冷冷地笑了一声。

    皇帝还真是尤其擅于操纵人心。lw*_*wl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