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夜幕黑浓,围着他们的人手中的兵器在火光中发着冰冷的寒光,眼前妇人的那滴泪水就像寒刀刺中他的心口

    以后就他自己了,赖云烟看着他们相握的手想。

    这世漫长的时光里,他们看着对方各自背负的责任,慢慢重新感知对方,哪怕利益不能一致,他们也携手共同度过了太多难关。

    这世上也许再没有比他们更明白对方的人了,这世真有个人真的能接纳她,明白她的狠决与坚持,知道她的灵魂长什么样,可惜这个时候来得太晚了。

    “我幸许坏事做得太多,人不够好,才总得不了我最想要的。”赖云烟抬起笑中带着泪的眼,轻轻地靠过去,碰着他冰冷的脸,“你好好的。”

    她已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这次他们真的要分别很长时间了。

    “你信我。”魏瑾泓靠着她的脸,淡淡地说。

    在皇帝团团围住他们的兵马中,他还是这般说。

    赖云烟笑得眼泪痛快地掉下来,“我说了,我信。”

    他还能这般说,就已够了。

    这时他还能拥着她,把她当他的妻子,已是他这世给她的最好的情份了。

    为着此刻的相拥,他会迎来众官对他的弹劾。

    他已不再是前世的那个明眼看着她受刁难而冷眼旁观的男人了。

    但还是太晚了。

    **

    任家的人服药被人带走时,天已发白,魏家的婆子进来报了讯,皇帝从千军中大步迎风走了过来。

    他威风凛凛看向站在妻儿面前的岑南王,冷冷开口,“江上粮草?”

    “我会让人撤退。”岑南王一夜未睡,但握着手中剑的力度丝毫未减。

    “你一句话就想让朕信?”皇帝不屑至极。

    “我的兵马不也在皇上手中?”

    “你还想与朕谈!”

    岑南王抬眼看他,“一万兵马,皇上,你不会养我的人吧?”

    不会养,那就是会杀。

    “岑南王,”皇帝冷冷地笑了,“你还是给朕个准信,这粮草你是放还是不放,若是不给朕个准信,哪怕就是现在,你们也出不去。”

    岑南王默然,朝他们身后的方向看去。

    隐在他们身后的赖云烟哑着噪子开了口,“就让魏大人作个保,皇上您看如何?”

    听着赖氏嘴里还在的尊称,皇帝听了仰天荒谬地大笑了数声,眼光如刀朝晨风中衣决飘飘的魏瑾泓看去,“爱卿,你说呢?”

    “臣愿意作保。”魏瑾泓举手作揖,淡淡道。

    “好,好,好。”皇帝连道了三声好,一声比一声带有杀气,说到最后一声,已是杀气冲头。

    魏瑾泓淡然看着他,目光如玉般温润。

    “真是朕的好臣子。”皇帝眼睛掠过岑南世子拿剑抵着脖子的皇后,声音越说越轻,最后一个字轻得隐在了他的嘴间。

    这时的晨风吹得更急了。

    “该让我们出城门了。”岑南王开口道。

    “开宫门,送岑南王。”皇帝在盯着岑南王一会后,淡淡地开了口。

    “开宫门,送岑南王……”太监悠长尖锐的噪子在空中响起,皇宫中的军鼓声这时响了起来,一声远重过一声。

    这是相送之声,也是正式开战之声。

    岑南王知道从今天他出了这道宫门之后,皇帝会与他不死不休。

    但最后鹿死谁手,谁主浮沉,不到最后,谁能知道?

    “多谢皇上。”岑南王举手作揖,腰一弯,稳稳地背起身后已然站不住的祝王妃,一步一步大气稳步走向前。

    他的身后,是低头让人看不清脸的赖云烟带着子伯候与小郡主。

    岑南三子压着皇后紧跟在他的身后,护卫拿剑围绕着他们往前走。

    皇帝相随,魏瑾泓也走在了他的身后。

    “你走是朕的好臣子。”魏瑾泓就在他的手边,皇帝略带讥嘲地又说了一次。

    “皇上,”魏瑾泓声音如素日那般温和淡然,“臣只是在尽臣之能,臣也尽了为臣之能。”

    若是真对他无忠心,他大可冷眼旁观,静看两兵相接不死不休,坐收渔翁之利。

    皇上一直都是明君,可就是太英明了,才不喜欢给别人留后路。

    “尽了为臣之能?”皇帝看着被人拿剑抵着拖着走的皇后,从干涸的嘴里挤出了几字。

    “若不是,”他们出了宫门,围在宫城最外面那层,与岑南军相对的人都是魏家之兵,他们手握兵刃,刀剑直指手中也握刀剑的岑南军,“王爷的兵马已入宫门了,您说是不是?”

    他说罢,淡淡地扫了一眼魏家驻守在四方的人马。

    远远的那块被刻意隔出的空地上,魏瑾允手中的长矛与罗英豪手中的长互矛指着对方,身边杀气四溢。

    皇帝冷然地勾起嘴角,没理会魏瑾泓的话,朝皇后看去。

    皇后被剑逼迫着狼狈尽显,但眼神一直倨傲尊贵,赖云烟在人群中稍稍一抬头,朝已经从岑南王背上下来的祝慧芳看去。

    祝慧芳迎上她的眼睛,朝她一颔首,示意她来,跟在了岑南王的身后缓步朝皇后走了过去。

    只一眼,赖云烟就低下了头,隐在了围在了她的人群里。

    自出宫门她就不声不响,子伯候因此多看了她几眼。

    那厢皇帝与岑南王谈着释放皇后的事,子伯候朝他们看去,看到魏家那位大人看向他们这边,隔着空,那位在背着晨光的人似在对他微笑。

    子伯候冷冷地回看着他,那人在向他轻颔了一下首往后退了一步,不知隐在了谁的身后,让人再也找不到他了。

    “他走了。”他道。

    身边的人没有声响。

    子伯候转过头看着她,重申了一次,“他走了。”

    她还是没有说话,子伯候离她甚近,他抬起矮她不少的头,看到了她嘴边那淡得不能再淡的微笑。

    子伯候顿时恍惚了起来。

    他记得几年前,他祖母抱着他看着他们祖父死去那时,好似也这般空荡荡的笑过,就好像有什么再也得不回的东西没了一样。

    “你别哭。”想起了曾经的亲人,子伯候喃喃地道,不知是说给他的祖母听,还是说给面前这个低头笑得不怎么好看的妇人听。

    **

    “她为何不抬头看伯父一眼?”带兵回去的路上,魏世齐问着兄长魏世宇,“伯父连看了她数眼,只差亲自相送。”

    “她不想被人看到,”魏世宇笑了笑,与弟弟说,“她不抬头,别人就少看她一眼,无人想及她是伯父的妻子。”

    “谁人不知是她?岂是可掩耳盗铃的。”

    “她想装糊涂,”魏世宇淡淡地道,“那别人也就得按她的来。”

    “这哪可能?”魏世齐哂然。

    “嗯,不可能吗?”魏世宇笑了笑,在空中甩了下鞭子,再慢慢地缠回了手腕,对着弟弟再笑了一下,“不可能,那就打得别人可能,或然,教会别人什么叫做可能。”

    魏世齐轻“啊”了一声,朝兄长略扬了下眉。

    “你就看着荣叔父怎么处置罢,”魏世宇眯了眯眼,微微笑了起来,“想来,伯母带他进宫的路上,已然告诉他怎么处置后面的事了。”

    “啊?”魏世齐再度轻“啊”了一声,这次显得兴味盎然了许多。

    这时他们到了岔路口,两兄弟要去的方向不同,魏世齐在与兄长分道之前再问了一句,“大哥,他们真的选了你?”

    魏世宇没有先回答他,他转过头,朝魏世朝此时呆的那个山头看去。

    族长夫妇在宫中生死一线之时,他们惟一的那个嫡长子在山中恐是还在与他的娇妻写着蝶恋花,昨夜的山中爆炸也不知有没有惊醒他。

    “有些人就应呆在温柔乡里。”魏世宇把长鞭甩在了空中,一跃而起潇洒上了马,狠狠朝马儿身后一抽,眼神凌厉朝魏世齐看去,“去做事,驾!”

    他话一落,马已飞过数丈,扬起了一阵尘土,他身后的亲卫队紧随其上,马过土扬。

    **

    这天皇上未免早朝,早朝后,魏瑾泓未回府,魏瑾允便带着魏瑾勇悉数拜访各大家,有几家关门说主人不在家,有几家扔了他们奉上的重礼,还有几家接了他们的礼。

    “七哥,”回去的路上,魏瑾勇与魏瑾允小声地谈着,“不是很妙。”

    看样子,明日弹劾族兄的奏折只会更多。

    魏瑾荣闭目不语,过了一会道,“该瑾允出面了。”

    “可若是如此,皇上岂不是……”他们势显得越大,皇上越是不可能忍他们,连假装都会褪去半层皮。

    “只是让瑾允露个面,接下来这几日,该我们魏家上下半步不出,闭门思过了。”魏瑾荣的眼眶深凹了进去,青黑的眼皮让他整个人显得没有一点精神,但他嘴里的话还是有条不紊,一点慌乱也无,“到时,我们就等着皇上怎么处置就是。”

    现在虎罗山的粮草没有了,后面的军粮还没动,这上下几万张口,能等得了几日?

    这西地的王候贵族里就算有人倒,现在也万万轮不到兵马粮草齐备的魏家。##$l&&~w*_*w~&&l$##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