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魏瑾泓平地一声暴喝,惊得屋里屋外的人都跪在了地上。

    被白氏抱在怀里的小儿被吓得“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这下,不说是魏瑾泓的脸色更难看,连赖云烟也微皱起了眉。

    这么爱哭?

    “好了,”赖云烟揉了揉发疼的脑袋,“弟媳,抱下去罢。”

    让这小儿再哭小去,他这祖父只怕更是对他生厌。

    “你也下去。”赖云烟对着跪在地上的司笑说了一句,靠在桌上支着脑袋,脑袋空白,只留疼痛。

    “娘……”司笑还要说话。

    “下去。”门外小儿那刺耳的哭声一声比一声大,赖云烟褪去了平时伪装的温和,闭着眼非常不耐]地喝道了一句。

    这个司笑,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白氏身为她长辈,听了一句话都没说就出去了,就她还有话要张嘴。

    蠢,是真蠢。

    连她帮着她都看不出,赖云烟一想及是她那儿子给她的底气,对世朝的失望这时也掩饰不住了。

    她不是对世朝这几天的表现真没想法,只是一想到他是她生的,那些苛责就全哑了口,一句也说不出。

    赖云烟发了怒,门外已经有人飞快进来,一言不发,大力拉了司笑就往外走。

    司笑瞪大了眼,被人拖着走的人在突现杀气的屋子里连呼吸都忘了,那惊恐的脸像是瞬间失了魂魄般呆滞。

    “怎么回事?”那完全搞不清状况的人走了,赖云烟睁开眼问魏瑾泓。

    魏瑾泓还冷着脸,只是看她脸更白了几分,他掀袍在另一侧的主位上坐下,垂眼不语。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赖云烟又重重地揉了揉额头。

    “你何必给她这么贵重的。”魏瑾泓开了口,口气冷漠。

    “我拢共就这么几套,给哪套都一样。”赖云烟深吸了口气,尽量不发火。

    魏瑾泓瞥她一眼,朝门外看去,叫了一句,“苍松。”

    “是,老爷。”刚飞快出去的苍松又飞快进来了。

    “到库房里拿一套头面,给少夫人送去,夫人赏的。”魏瑾泓说罢头往赖云烟那边侧了侧,“你还没老,还不到叫老夫人的时候。”

    赖云烟本来肚中有火气,听了这话,心中火气散了大半,只余几丝哭笑不得。

    “夫人。”见赖云烟脸色好了一点,苍松恭身向赖云烟请示。

    “去罢。”赖云烟点了头,这也算是个补救了,也算是给了世朝脸面。

    失望是失望了,但该给他的,她也不会少给。

    **

    “世朝总是你儿,这亲当年也是得了你首肯的,”无论如何,赖云烟也不想魏瑾泓把对司笑的不满生生表现出来,“你再不喜,这该给的脸面还是要给。”

    魏瑾泓看着那套首饰半会没说话,过了一会,他淡淡道,“不是不给,这给了也不知敬畏,给多了就更认不清。”

    司家是皇上塞给魏家的,是塞过来的,不是来当魏家的主子的。

    这点,司仁认得清,但看样子,司笑没认清。

    他没在小儿那媳妇身上看到与这个家相符的地方,不知是太平庸还是真愚蠢,不乖巧也不机敏,眼睛还是瞎的。

    他们夫妻带着世朝走了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的世情,得来的只是他的醉卧美人怀。

    “以前我以为他有几分像你,但他一点也不像你。”

    “像我?”赖云烟笑出了声,“我还以为他一直像你。”

    世朝小小年纪就懂大义,虽说也亲她,但更亲近魏家,因着她的教育,他还会跟她说她的不对之处,也向来觉得她不对之处甚多,父亲为她无奈偏多。

    “他从小就是帮着你的。”世朝虽也为她着想很多,但从来没有义无反顾帮她之心,说的好只是嘴上说的好,若是真到了她要与魏瑾泓决裂那一步,他只会选魏家。

    “说来,也是我们的错,”赖云烟冷静了下来,理智也回笼,仔细分析道,“我们多年不和,我对你多有不敬,你对我也没少利用,我们做不到的,他便想做到,对司笑一往情深,诸事顺从,对司家也是照顾颇多,与司笑兄长感情胜似亲兄弟,这何尝不是有弥补上一辈缺撼之意。”

    她与魏瑾泓,魏瑾泓与她兄长赖震严,多少年都是明着和睦,背地里相互插刀,就怕对方伤得不够痛,后来就算是联手,为了平分利益,她兄长与魏瑾泓私下也没少关起门打架,吵得凶了,好几次都差点动剑论生死。

    这孩子本不该生下来的,但这话太残酷无情,一点人情味也没有,说出来谁也不爱听,赖云烟就没说出口。

    她面露怜悯,魏瑾泓只一眼就看出了她在想什么,刹那喉咙嘎哑,话意全转了过来,竟顺了她先前的话讲,“再多经点事,兴许会好。”

    不能让强求得来的儿子什么都不是。

    那是他们的独子,这一世,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可想到这,魏瑾泓更心如刀割,儿子,媳妇孙子,全是他要的,到头来却没一个顺了他的心。

    “你这样想就好。”赖云烟也疲了,本不想再多说,但见魏瑾泓靠在椅子上面露悲凄,乍一眼她心中竟抽疼了一下,她无奈地苦笑了一声,道,“要是不行,便放了他做那逍遥人罢,我看司笑也不是个坏的,才情容貌也配得上他,孙儿看着弱了点,但到底还小,怕生爱哭了点也是正常,谁知他以后会是何样?也许以后会比你与世朝还要出色,只要那夫妻两人放得下,就随他们去罢,他们有他们的活法,要是能恩爱一世,何尝不是比我们幸运?何必拖他们下我们这摊烂泥烂坑,我们是不得不如此才成天披着盔甲算计,可他是我们的儿子,让他过得轻松一点,也不枉我们为人父母一场。”

    魏瑾泓毕竟不是儿女情长之人,一时的伤心过去便也恢复了平常的理智,“若是不成事,就依你的。”

    到时,就算世朝舍不了这身份地位,他也不会如他的意。

    魏家,没断在他手里,也绝不能断在他儿子手中。

    夫妻两人杀伐决断成性,短短几句相谈,不管舍与不舍,就此下了定论。

    就此,与此同时在山中刚收到妻子的信,犹豫着要不要回的魏世朝不懂得,他的一时之失,就此断了同父母一起走的路。

    他的父母走得太快,都不等他了。

    **

    过了几日,养心园那边的人接二连三的死了十多个,赖云烟听易高景来报,说宇公子曾见过这种药,知道有种药草对有效,便试了试,竟多留了许多人的命下来。

    虽说毒没解,但可多拖长几日。

    易高景走后,赖云烟摇着头对魏瑾泓说,“你翻翻古往今来的史书,看看这世上是虎父无犬子的多,还是虎父有犬子的多。”

    他们儿子来了,只顾得着替他媳妇撑腰,没跟她报过任赖两家的事,身在西地的魏世宇,却成天守在养心园。

    比起个外人,亲生儿子还不如别人了解她得多,什么时候在他眼里,她是个会为难个小姑娘的人了?在舅外公一族快要灭尽的关头,他想的就是他媳妇的事,还带想着,他娘也有那么多空闲跟他玩这点过家家。

    赖云烟为此真是好笑又可悲。

    魏瑾泓被她的话刺得耳朵发疼,抬眼瞪着她。

    “瞪我也没用,你最好现在就做打算。”赖云烟当他是战友,说话越发实际,“不是我不看好我们儿子,而是时日不多了,没多时就要大乱,你必须定一下下任族长,以备后患。”

    “你选了谁?”魏瑾泓不答反问。

    赖云烟也不瞒他,“小银,我银表弟。”

    “你现在就确定你能带得回他?”魏瑾泓往内缩了缩眼睛,她成日在府里,丫环也派了出去,外面的人也没谁进来,可就这样她也有成算?

    赖云烟微笑,“这你就不要担心了。”

    “是么?”魏瑾泓习惯性地摸了摸手指。

    赖云烟瞥到,哈哈笑了一下,摇头笑道,“魏大人啊,你是真的不了解我?我要准备真要做的事,便是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如愿才好。”

    任小银是舅父当族长培养起来,她所知的一切他全知,且魄力毫不输于他,这一路他卧薪尝胆活到如今,可不是为了来死的。

    且她这大表弟身上负有血海深仇,身上的锐气比她更甚,还有小铜相助,这与皇帝有着滔天大仇的兄弟俩比她更适合接下来的战场。

    她是魏家妇,中间难免因这个身份会被束手束脚,纵观前后,这次大动她可出击,可身先士卒,但成不了主力。

    赖云烟眼睛带笑,直视他眼底,“魏大人,怕可是成不了事的。”

    她意有所指,魏瑾泓顿了顿,淡淡道,“你知道皇后要见你了?”

    “该到时候了。”赖云烟回得也甚是淡然。

    “你也知道我不想你身陷凶险了?”

    “我们没有别的路。”赖云烟沉默了一会,摸了摸空荡荡的腰间。

    皇帝要动了,她的时间也不多了,就是前面是条死路,她也是要坦坦荡荡地走过去赴死的。

    “这段时日就定吧,下代里,世宇难得,瑾荣长子尚还看不出来,我也不知其性,但如若有瑾荣之能,也可养之,瑾荣不行,论功,瑾允胜过于他,选他不宜你们这一辈的兄弟感情,从下一辈里选会好一些。”若是定了,她也好带带魏家的继承人,也算是对眼前这个人这几年对她的维护之心有个交代。

    “你看中世宇?”魏瑾泓看着眼前已经不知把远虑想得有多远的妇人。

    “不是,只是据我所知的一说,”赖云烟摇摇头,“比不了你的一清二楚。”

    魏家是他的,什么人有什么能耐,没有谁比他更清楚。

    魏瑾泓又摸了摸手指,直视向她,“云烟,你到底做了何打算?”

    赖云烟节微微笑了起来,“你就当我在交待遗言罢。”

    “荒唐!”魏瑾泓拍桌而起,急急往门边走去,“你呆在府里,皇后那我自有说法。”

    赖云烟也没留他,等他消失在了门边,她褪去了脸上的笑,疲惫地合上了眼。

    他能有什么办法,真跟皇上对着干?

    她还没重要到这地步。

    不过,他倒是可以帮她查清楚,皇后那边到底是要拿她和岑南王妃怎么办。

    祝王爷那边还在等着她出手,她的时间真不多了。lw*_*wl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