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清晨,魏府内外家丁不停进去忙碌,许多人脸上皆有疲态,看得出一整夜未睡,在一片请安声中,魏瑾泓送了赖云烟进了房,等到丫环服侍她用了早膳,睡下才提步离去。

    “这是你和秋虹的……”翠柏端来了冬雨和秋虹用的稀粥,轻声与廊下与站在门廊的冬雨说道。

    魏瑾泓身为家主,也只得了一处有三间房的小院落,卧房与书房重地全在此,除了他随侍的两位老仆,旁人未得传令都不得靠近,赖云烟回来后,院落里能进的除了她,还有她两个丫环。

    “多谢。”冬雨欠了身,接过了盘子,搁在了廊下的矮桌上。

    “可还有什么要的?”

    冬雨摇摇头,只细语道,“夫人觉轻。”

    翠柏了会,“暗卫在院外护着,还请放心。”

    冬雨再欠了身,倚着梁柱坐下,慢慢喝粥。

    翠柏看矮桌边铺了棉被,知晓她是要在此打地铺护主,他眼睛掠过冬雨粗壮的粗手,心中隐隐地抽疼了一下。

    他知道,夫人带着她们在山中的日子不好过,听允老爷说,连夫人都要自己亲自动手烧柴取炭。

    **

    赖云烟睡到午时起身,冬雨给她穿了她以前的旧衣,赖云烟纳闷了一下,问她,“不是全带到山上去了?”

    “有几身放在老爷的箱笼里,松管家刚来给您送参汤时提醒了奴婢一声,奴婢便拿来了。”主子带的几套华裳很是华贵,出门见客穿上甚好,在府中就穿旧裳替换一下,也免得过于招眼。

    赖云烟听了微微一笑,衣裳穿好,冬雨给她系腰带,秋虹把凉了的参粥放到她手上,她喝了两口,听秋虹与她道,“司夫人刚刚来了两趟,说要与您请安,我回了话,说您昨夜帮舅老爷搬了一夜的家,一夜未睡,正在睡。”

    赖云烟喝着参粥没出声。

    这司周氏,应是回过神来道歉的。

    “老爷呢?”她问了别的话。

    “面圣去了。”冬雨跪在地上替她整理裙摆,“还有大公子夫人从辰时站到现在,奴婢请也没请回去。”

    秋虹点头,“这时也应是知道您醒了。”

    果然,秋虹话落音不一会,刚端来热参汤的苍松就在门口轻声道,“夫人醒了没有?”

    声音很小,听着也不扰人。

    这两年,魏瑾泓身边的这几个人对她倒是恭敬顺从异常,赖云烟也不好拿冷脸对着他们,听了苍松的话,她出声道,“醒了,进来吧。”

    说着,她出了内卧,在外卧见到躬着身站在门边的苍松。

    “什么事?”冬雨走于他前,淡淡地问。

    “大公子夫人让我进来问一下,看夫人有没有醒。”苍松说着顿了顿,又道,“大公子早上嘱咐了小的,让小的帮着问问,他也好及时过来与您请安。”

    他这话一出,冬雨与秋虹的脸色都不好看,只有赖云烟捏着那碗参粥喝完,淡然出口道,“去回话吧,忙你的去。”

    苍松身为老管事,身上事多,听赖云烟这话也知夫人让他交了差,再一行礼就忙不迭地退了下去。

    “冬雨你去门边传大公子夫人进来。”赖云烟说罢此话,自觉也受丫环影响,好好的媳妇叫大公子夫人,这下连儿子都带着生疏了。

    当年千算万算,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与不可能言和的魏瑾泓言和了,却和儿子隔了这么远。

    冬雨欠了身,抿着嘴出了门。

    赖云烟让秋虹把午膳搬出去放矮桌上摆着,让秋虹把卧房门关上。

    司笑上头还有个公主嫂子,皇帝放了尊门神进来牵制魏家,赖云烟现在住在魏府的重心之重,别说放司笑进魏瑾泓的卧房,便是让她进院,魏瑾泓怕是心里都有计量。

    赖云烟坐在廊下的蒲垫下吃了口鲜美的蛋羹,不由说道,“也不知老爷什么时候回来。”

    “嗯?”秋虹不解。

    赖云烟再尝了两口,把盅碗给了秋虹,“拿个暖盒温着,待老爷回来给他用。”

    秋虹笑了起来,“没几口,您就自个儿用罢。”

    赖云烟摇摇头,“这野鸡蛋能找着几个?咱们满山找的也盘不了几个出来,让老爷也尝尝鲜。”

    “哪少得了您这几口。”秋虹哭笑不得,但还是伸手接过了盅碗,朝冬雨带来的大公子夫人福了一礼,去找暖盒温碗去了。

    “媳妇见过婆婆,婆婆万安。”司笑一站于赖云前,福身行礼,那腰蹲到了快到地上,饶是如此,也是体态优雅。

    “嗯,免礼,起来吧。”赖云烟颔了下首。

    司笑站起来,她看了一眼眼前这媳妇,以前知道司笑很美,现在看来,这一路的风尘也没折煞她的美貌,瞧她走进来时那不急不缓的脚步,也看得出她定力非凡。

    “这一路可好?”赖云烟问她。

    “劳婆婆挂心,这一路甚好,只是苦了夫君,为我等前后忙个不等,媳妇心中甚是有愧。”司笑细声细气地道。

    “他应该的。”赖云烟点点头。

    冬雨为她又添了碗粥,赖云烟随意开了口,“请过安了,要是无事,就回罢。”

    “媳妇从未在您跟前尽过孝,想多陪您说说话,不知可行?”司笑的话更轻了,轻得就像被风吹着的柔柳,声音细柔得有说不出的好听,但不仔细听就听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那也好。”赖云烟点点头,便不再说话,安心用起了膳。

    她这刚喝完粥,就听院门外有声音在道,“夫人,大公子来了。”

    刚说罢,就听世朝的声音响起,“娘,孩儿来给您请安了。”

    赖云烟笑了起来,朝冬雨看去。

    “大公子进来吧。”冬雨本跪着服侍赖云烟用膳,这时起了身往门外喊了一句。

    这时,头戴紫冠,身穿紫袍的魏世朝行云流水般走了进来。

    “娘!”人未近,声已到,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喜悦。

    “来了。”赖云烟抬脸微笑看向已经成年的儿子,他看起来精神焕发,看起来这些年间过得很是不错。

    她身子往后身后的房柱靠去,冬雨及时跪下,在她身后塞了软枕。

    赖云烟舒服地挪了□体。

    “世朝给娘亲请安。”魏世朝一到跟前,就在她跟前跪下,这时他身后的司笑也紧随跪下,与她磕头。

    “给娘请安。”这次,婆婆从她嘴里顺理成章变成了娘。

    赖云烟正要让他们起,这时听到门边有了脚步声,她放眼看去,见魏瑾泓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爹。”魏世朝抬头,见到他那脸带温笑的父亲,语带惊喜,“您出门回来了?”

    “来了。”魏瑾泓笑着朝他点头,“起来吧。”

    说着,他掀袍坐到了赖云烟身边,问冬雨,“粥可还有?”

    冬雨忙道,“奴婢这就去厨房。”

    赖云烟听了笑着朝她摇了下头,“我用的还剩着点,让老爷先垫巴两口。”

    “是。”

    “不嫌弃罢?”赖云烟笑着侧头,问身边的人。

    魏瑾泓温和地笑了一笑,摇摇头,拿起她的筷子吃了两口她剩下的菜,问她,“你用完了?”

    “嗯。”赖云烟点点头。

    魏世朝带着媳妇已起,站在那看着父母说着话,眼神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他没想到,父母感情已变得这么好。

    不过,母亲好像变得与他隔阂更深了,尽管她看着他的笑容还是那么慈爱,可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远了。

    他先前进来见笑笑站着,以为母亲在立规矩,可他进来到现在,她也没叫他坐下。

    她不曾对他这般心硬过。

    **

    “你荣叔给了你什么事做?”丫环抬了吃食上来,魏瑾泓朝魏世朝道。

    “与瑾叔一道去山上监察伐树。”魏世朝一听他询问,脸色立马一肃。

    魏瑾泓没说话,但把手上的筷子慢慢搁了一来,抬眼问他,“那你现在在这里干什么?”

    他嘴角的笑冷了下来,魏世朝一愣,“孩儿……孩儿想给娘亲请过安再去。”

    魏瑾泓听了直皱眉,往赖云烟看去。

    赖云烟笑笑,并不说话。

    “回老爷,夫人并没有吩咐大公子今日过来请安,”跪着侍食的冬雨开了口,语气跟她板着的脸孔一样生硬,“咱们府中的人都知道,夫人向来最不喜为着些繁文缛节耽搁正事。”

    “好了。”冬雨这般说话,赖云烟一下子也有些愣然,忙阻了她的话,但一出口,见跪着的冬雨鼻孔微缩了缩,那一刻她这丫头身上的伤心尽露无遗,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口气更温和了一些,与世朝道,“去帮你瑾叔罢,他见过圣驾后就又回山上忙去了,你去替一下,让你叔回来睡个好觉。”

    说着见世朝僵直不动,她补了一句,“你叔在山中已有三月,每日睡不得两个时辰,人都瘦了一半,还好你来了,替替他也是好的。”

    魏世朝一听,心中儿女私情刹那皆无,跪下地羞愧道,“世朝知道了,这就去山上让瑾叔下山歇息。”

    他没忘他是族长长子,只是昨晚有想在母亲跟前多聊些妻子笑笑的事,他知道以母亲疼爱他的心,还有她以前与他说过的话,她必会好好对待笑笑,只是昨天岳母得罪了她,他怕母亲有什么误会,就想着在她跟前把话说清楚。

    “娘……”魏世朝歉意地看向赖云烟,而他娘温柔地微笑看着他,让他一点也不看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什么。

    “去吧。”魏瑾泓厌倦地赖云烟身后的软枕处靠了靠,眉眼间有说不出来的失望。

    魏世朝那刚刚走进来还火热的心,一下子就冷了,眼睛看向以前把他当命疼的冬雨,却见她冷硬地别过脸,不看他。

    乍见父母亲人的狂喜过后,眼前的一切彻底清晰了起来——他们并不像他一样欣喜于他们的重见。

    *d^_^b*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