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魏世朝刚走至父母前,翠柏从外头风一样地跑至了主子,夫人面前,报,“舅老爷下船了。”

    赖云烟见魏世朝走进,安抚地朝他笑了笑,看向门边……

    苍松立马走近。

    “再过会就过去?”赖云烟偏头问了身边的人一声。

    魏瑾泓轻颔了下首。

    皇上要等人从船上全下齐了,才会进行赏赐,到时府宅才会被赐下来。

    赖云烟料想这进行封赏得好长一会,便朝苍松道,“舅老爷他们在船上没用过多少热食,你去准备些点心,稍会好带过去。”

    “是。”苍松退了下去。

    “跟舅老爷报一声,说我稍会就过去。”赖云烟转身了翠柏。

    “是。”

    司仁夫妇与公主夫妻坐在一侧,听赖云烟不断在吩咐,几人眼睛若有若无地往她这边飘。

    赖云烟视而不见,见下人们退下后就笑着看向儿子。

    魏世朝怔了一下,看了父母一眼,问赖云烟道,“娘亲,岳父一家是……”

    赖云烟朝他安抚一笑,正要开口,就听身边之人淡淡道,“现在西地所建府宅不多,司大人一家得暂且在我府住下。”

    说罢,魏瑾泓看向司仁,“司大人意下如何?”

    皇帝所带来的王候贵公太多,而府宅太少,赏赐下来,司仁虽位重,但还是临不到他这个文官。

    皇帝也有意让司家住在魏府。

    他们住下已是铁定,但在他们住下之前,他们总得明白他们是住在谁家中。

    “但凭魏大人安排。”司仁举手作揖,甚是恭敬。

    魏瑾泓颔了下首,司仁作下官之举,他也如往昔一般当他的上峰,场面有礼但不热络,没有身为亲家的熟络。

    赖云烟听了魏瑾泓的话,嘴角拂开浅笑,看向魏世朝。

    司笑这时还抱着儿子站在门边,等着赖云烟发令靠近……

    赖云烟迎上儿子带有苦笑的脸,心里轻叹了口气,对魏瑾泓道,“您不抱抱孙子?”

    魏瑾泓闻言“嗯”了一声,对魏世朝缓和了下神情,“你去抱上佑过来。”

    魏世朝抱了魏上佑过来,魏瑾泓就着他的手看了孙子几眼。

    “上佑叫祖父祖母。”魏世朝抱着两岁的儿子,嘴间柔声地道,眼睛却不断地看着不伸手的父母。

    魏瑾泓从来没有见过他的孙子,乍见到他,打量得也甚是仔细,过了好一会,觉得这孙子一半像世朝,一半像其母,可能魏司两家气息相近,雅气太浓,小孙眉眼皆清雅无比,但少了几分带有活气的灵动。

    “上佑……”魏上佑刚哭过,已是累极,魏世朝抱过他时他已经欲睡不睡了,这时听到父亲的话,他也还是甚是乖巧地叫了一声,“祖父,祖母……”

    叫唤时,他上眼皮与下眼皮打架,并没有看着他的祖父祖母。

    此种神态,看在魏世朝眼里是憨态可拘,看在司家人眼里,也是怜爱小儿一路受尽颠簸,赖云烟也觉得这小孙儿这要睡不睡的模样也有几分可爱,哪料转头看到魏瑾泓那不咸不淡的脸,她在心里皱了一下眉。

    魏大人,心里怕是有他的计量。

    可这教子也好,教孙也罢,现下也不是她的事了,她呆不了几天也是要走,也不好多管闲事。

    “抱回去回房歇着吧。”

    **

    院落嘈杂,他们刚说上几句话,不停有人过来与魏瑾泓报事。

    不多时,魏瑾荣又来人请魏瑾泓去港口码头,魏瑾泓叫了苍松过来,让他安排好司家人,又朝公主夫妇告了个罪,便要带赖云烟去码头。

    “娘也去?”魏世朝紧随着他们的起身连忙站了起来,这话冲口而出。

    还是不待赖云烟回答,魏瑾泓先行回答了他,“你舅父在码头。”

    他看着魏世朝,话语还是带着几分慈父的温和,“今日你叔父们都在码头,家中之事就由你定笃了,苍松在,有什么不知的就问他。”

    “孩儿遵令。”魏世朝看向微笑不语的母亲,叫道了一声,“娘。”

    赖云烟想了想,朝候在门边的白氏招了招手,“弟媳妇,你过来。”

    白氏轻瞄了一眼身侧的赖十娘,垂眼抬垂到了赖云烟面前,“大嫂。”

    “家中内务现由你荣婶娘管着,要什么就问她要。”赖云烟说罢,扶着白氏的肩让她抬起了头,柔和地对她说,“眼看家中这几日要多上这么多人,可等会你儿子也要回家了,你要是忙不过来,便多吩咐些下人去办,千万莫误了贵客的事。”

    白氏听来听去,听明白了那个“贵客”应是指公主这一家……

    现在,司氏还站在她的身后,这个当家主母还没让她上前说过亲热话。

    魏白氏心里兜转了一圈,也知司家出来的这位魏夫人想掌这个家,怕是没那么容易。

    而她在这个家说得上话的时候怕还是有很多。

    由此,白氏欠了身福了礼,“弟媳知晓,但请大嫂放心。”

    赖云烟微微一笑。

    这时魏瑾泓转身向她,扶了她的手,扶着她过了门槛才放下。

    赖云烟这时把手搭上他的手肘,跟着他出了大门先去了码头。

    **

    码头离魏府不远,走过去要得一会,而骑马只需半柱香。

    下人牵了马过来,魏瑾泓挥袖让他们跟在后面,没有骑马。

    赖云烟在山间日夜爬上爬下,脚底都磨出了层厚皮,脚力也不比往昔了,走这么段落自也不在话下,且速度也不慢,看着与魏大人步调还一致。

    “我儿与司家太亲密,”左右都是身边的人,且隔着距离,赖云烟便开了口,“但他向来不是糊涂之人。”

    经过魏瑾泓刚刚那番敲打,世朝应该明了该与他的岳家保持距离了。

    西海之势,无一不是他父亲拼博而来的,留他在宣京,可不是让他与岳家好得比自家还像一家人,再来西海坐享其成的。

    赖云烟想来想去,应是刚刚码头上佑哭了,而被司周氏抱在怀里抚慰那里惹怒了魏瑾泓。

    无论如何,在魏家的地方里,怎么样都临不到她一个外家插手。

    司周氏太不知礼,生生刮了她的脸面,也等于下了魏家的脸。

    “再看看罢。”魏瑾泓过了一会才答了话,“你别操心,这事我有分寸。”

    “你别忘了,怎样他都是你的儿子。”赖云烟轻叹了口气,尽责提醒了他一句。

    “你对他总是心肠最软。”魏瑾泓低头看她,话语有点无可奈何。

    “怎样他都是我儿子。”赖云烟说罢笑了起来,抬头往码头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看去,“也不知我兄嫂如何了。”

    司家的事,其实她没放在心上,司仁能力已尽,来这西海,也且是左右不过仰人鼻息过活,至于儿子所喜的司笑,也要司笑把她这婆婆当婆婆,还有她这婆婆真把她当媳妇,这人才是魏家的媳妇。

    若不然,就免不了底下人不把她当回事了,哪怕还有个世朝替她撑腰。

    这里可不是宣京,现在魏家活着的每一个下人都是老家丁,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

    乍见到赖震严与苏明芙,赖云烟惊了一跳,再无刚才与魏瑾泓闲步过来的闲散之心。

    “嫂子……”刚与满脸黑黄的兄长匆匆行过礼,赖云烟就跪坐在了卧在软椅中的苏明芙身边,手指摸了她发黑的印堂。

    苏明芙知道是她来了,发力含了含嘴里的参片,抬起眼皮朝她勉强一笑。

    “怎无人报我?”赖云烟有些发怒,但见魏瑾泓都有些怔然。

    “赖兄,怎会如此?”魏瑾泓下令让易高景过来,问了赖震严。

    赖震严先没回他的话,只是朝妹妹指了指后面,“舅父族人在那。”

    他手指一点,那边躬身的任家族人全都朝他们这边跪下。

    “一路吃食不多,你嫂子尽了赖家全力,才保全了他们……”赖震严蹲身,爱怜地摸了摸妻子苍老的脸,“下面就交给你了。”

    “皇上会放他们?”赖云烟碰了碰苏明芙冰冷的脸,把在山间保暖的暖玉从颈脖里拉了出来,把玉链解开挂在了苏明芙身上。

    “他们都已中了宫中秘毒,不久会病发。”赖震严勾起嘴角笑得阴冷,“除了你这个傻瓜要,谁还要?”

    赖云烟看他。

    “哭……”赖震严从嘴间挤出了一字。

    赖云烟刹那间从眼睛里掉出了眼泪。

    “找岑南王,还有里面有内奸,你要仔细辩别。”赖震严也红了眼眶,但却是看着妻子病入膏肓的脸红的。

    那厢监视他们的人看到兄妹俩双眼含泪,若无其事别过脸,看向了任家那些跪在地上不起的贼人。

    任家人顽劣不忠,不能忠君,那就只能死。

    **

    待皇帝封赏众候王将过后已是子夜。

    西地食物匮乏,皇帝一行所运过来的粮草早在路上被随行人员损耗完了,来这么多人又有这么多口要吃饭,且皆半都是富贵窝出来的人,一生好日子过了无数,苦日子却是没有几天,跟着皇帝来且听更苦的日子还在后头,一时之间,无几人有逃生的欣喜。

    只有那从乡村出来,且有能力进军队的下等兵吏一看逃出生天,每日还有稀粥肉汤饱腹,笑得合不拢嘴,但在凝重悲凄的气氛里,也只敢夜半在梦中偷中乐一下。

    魏府这边也只得魏瑾允歇下,魏瑾荣带着几兄弟去了赖家帮赖震严布置府宅,且把贮存已久的粮食搬了一半到赖府。

    先前赖云烟给魏家的,魏家没能给她,但全数且有多地全给了赖震严。

    魏瑾泓也把他所剩不多的还生丸给了苏明芙。

    清晨,赖云烟与魏瑾泓从赖府回府,路上赖云烟抬头看了看晨光乍现,但星光还未褪去的天空,喃喃道,“这太平日子又没了。”

    魏瑾泓替她紧了紧她身上的披风,淡道,“太平日子?如我所记不假,我记得我们不曾有过。”lw*_*wl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