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前方来接的将军到后,赖云烟便回了魏家船上。

    狂喜过后的妇人都有些疲倦,听说两日后就可到达他们的新家,她们已经可惜起一路沉下江的物什。

    经过几次暴风雨后,留在船上的可用之物已不多。

    便是衣物,也只得身上常穿的几身。

    她们晒得乌黑,便是身为主子的荣夫人与澂夫人,容貌也不再复如往昔。

    但祝家带来的那几个不到十岁的幼女,这时却长出了国色天香,其中一位还成了太子的侍妾。

    现在赖云烟身边只有冬雨秋虹,剩下的人全交给了白氏,白氏治下讲究赏罚分明,便是赖云烟原本的武使丫头也对她心服口服。

    相较赖云烟对丫头的严加管治,上下分明,不许放肆出错,白氏通情达理的管治就要得人心太多。

    而且她们被归到荣夫人下面管之后,也不常见深居舱内的主母,长时间以往也对赖云烟生疏了不少。

    赖云烟身边只有了她的两个大丫环,但这却缓和了白氏与赖云烟的关系,白氏少了以往的怨气,在魏瑾荣的指点下,大事也与赖云烟有商有量。

    而赖云烟本来的丫环,除了赖云烟指给易高景的紫兰,另有五人被白氏指给了魏家护卫里的小将。

    赖云烟所带之人里无一姿色出众的,白氏带的两个丫环,全死在了路上,现在身边的两个也是赖云烟本来的人,皮糙肉厚身形堪比壮丁,晒黑了之后更是颇如夜叉,只能当粗使丫环用。

    魏家内眷里,最能拿得出手的不是赖十娘带来的十几个丫头,便是姿色最为下等的也是眉清目秀,这些丫头现下是赖十娘最大的底气,她久不被太子召见,但因着她带来的这些丫头与几把稀世名剑,她每日出来也甚是落落大方。

    现在已进西海,她的头便昂得最高,赖云烟寻思着她这妹子不知要把丫环们卖个什么价,想想活到西海的女人确是奇货可居,也难怪十娘子这么骄傲,一路护着她们过来也不容易。

    过了两日,船慢慢靠近宣朝人所建的海岸,在准备靠岸之初,兴奋了几日的所有人又再行沸腾了起来。

    **

    魏家家主舱房的通道上,魏家的二十死士分为两排站于两边。

    “你来。”魏瑾泓让赖云烟选人。

    近百死士,现在只有二十人可供他们夫妇可用,现下她分十人,他用她挑后的十人。

    这二十人常跟赖云烟,赖云烟也熟悉了他们,没用多久就把她要用的人挑了出来。

    快要下船,魏瑾泓要跟着太子走,挥退死士后,他跟赖云烟说道,“这次不能再打草惊蛇。”

    “我知道。”赖云烟点头。

    “注意保暖。”魏瑾泓这些日子常跟在太子身边,所见她不多,以为多少有几句知与她说,但分别在际,思来想去,能嘱她的话也只有这一句。

    “我知道。”

    “嗯。”魏瑾泓摸摸她的耳坠,黑眸一沉,“再忍忍。”

    赖云烟点头,目送他离开。

    魏瑾泓走后不久,船就上了岸,因魏瑾泓有所吩咐,赖云烟没有与白氏她们跟着魏瑾荣一道走,而是另行带了魏世齐在太子他们之后下了船去了另外之处。

    “你去哪?”身后精兵还没下群,却见赖云烟带了魏家人要先走,太子皱了眉,眼睛严厉地看向了魏瑾泓。

    “马金人在拭探她,微臣派下人找了个地方让她幽居几日。”幽居便是幽拘,想来太子也知道他的意思。

    魏瑾泓直白地把隐秘的话捅破,太子反倒不好说什么了。

    “这……”太子想自个儿拘她,可赖氏还没犯错,还是魏瑾泓的妻子,这时他插手不得,最终只能点头。

    “要是出了差池,魏大人可逃脱不了关系。”看着戴着帽子,看不清神情的赖氏远去,太子转向魏瑾泓,嘴角笑意如刀。

    “夫妻本一体,到时若是出了事,太子只管怪罪就是。”

    **

    隔了数里,赖云烟都能听到海岸处传来的巨大人声,她沉默地走在全然陌生的地方目不斜视赶路。

    太子派了人跟着他们。

    步行半日入夜,魏家人耍了迷魂阵,摆脱了太子之人。

    十日后,当夜半夜,他们在阴森恐怖的森林间到达了一处至高点,这是先到的魏家人所选的最为牢靠之处,也是赖云烟前来幽居之所。

    剩下的,便是等待。

    魏家人手上所有之人,太子那人全然有数,这些先到的魏家人在三日后,纷纷下山,前往大队所停靠之处。

    “这就是国师所说的我们的生路?”夜晚听着大海所发出的澎湃之声,沉默了好几天的秋虹慌然地问,“小姐,是不是错了?”

    这个地方,除了连绵不断的山峦和一望无际的草原,什么都没有。

    连人烟都没有的地方,会是他们的新生之地?

    “你怀疑国师所说?”底下不断升起炊烟,风呼呼在刮在耳边,赖云烟用下巴颈边的狐毛,淡淡地道。

    “这里没人。”

    “很快就有了。”

    “小姐,国师要是错了呢?”秋虹久跟赖云烟身边,像主子一样不相信太多东西。

    “错了,不也挺有意思的,这么多人与我们陪葬。”赖云烟长吐了一口气,“等罢。”

    “等什么?”

    “等皇上。”等皇上,便是等信。

    现在的宣朝大陆,变成了什么样儿?

    **

    两月后,太子没有等来宣京的消息,但赖云烟等来了她剩下的所有人马,不到五十个的赖家人,他们所带来的消失就是一路上尸横遍野,秃鹰四起。

    谁也不知以后会是什么情形,但王朝的人已全然上路,赖云烟只得为赖任两家的以后全力以赴。

    “工匠已选定地方开土做砖。”魏瑾允前来看她,带来了下面的消息。

    赖云烟接过冬雨的杯子,把山泉水递给了魏瑾允。

    “没茶叶了?”魏瑾允这才抬目看了长嫂一眼。

    “还有一些,留着后用。”赖云烟笑着淡淡道。

    “太子一直叫兄长让您回去。”

    “是么。”

    魏瑾允看着不停响起声响的山那一头,问她,“我能去看看吗?”

    赖云烟点头,起身带了他往前走。

    不远处的山谷下,几十个打着赤膊的人在严寒中伐树,身上挥汗如雨。

    “都是木屋,”赖云烟有些荒唐地笑了起来,“几千人就要住在这丛林中。”

    “我们现在所建的是皇上所住的宫殿。”魏瑾允漠然地道,“当隐士也没什么不好的。”

    “你兄长可好?”赖云烟开了口,还是问起了魏瑾泓。

    魏瑾允摇头,“他在太子帐中,说是日夜不得成眠。”

    “魏府什么时候建?”

    “先建完宫殿。”魏瑾允沉默一会道。

    “瑾荣可能出头?”

    魏瑾允摇了摇头,“太子派了祝家挟制。”

    “岑南王那呢?”

    “宫殿有他们的份。”

    赖云烟目光带笑扫向他,“所以你们的意思还是要我下山?”

    要她去争,要她去抢?

    魏瑾允抿嘴看着山谷不语,好一会道,“长兄不允。”

    “但你们想?”赖云烟挑眉。

    魏瑾允握在腰间的剑的手一紧,垂头往下,双腿跪在了赖云烟面前,“我们已久日不能见长兄的面了。”lw*_*wl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