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醒了?”

    “嗯。”

    赖云烟欲要起身,魏瑾泓放下手中的手,抱住她的身体,让她靠在他身上。

    山洞简陋,面壁潮湿,实在不是病人所能依靠之处。

    “几时了?”

    “未时。”

    “我睡了多久?”

    “不到半日。”

    在洞口缝衣的秋虹听到声音走了进来,跪坐在她身边,柔声问,“您可饿了?”

    “白粥。”赖云烟伸手揉了揉胸口。

    秋虹出去后,赖云烟尖着耳朵听外面的响声,“雨还未停?”

    “没有,”魏瑾泓淡淡道,“太子在想法子绕过蛇谷,在此地也呆不了太久。”

    “你未去?”

    “有太子在。”

    赖云烟有些诧异转头,“你不逞英雄了?”

    魏瑾泓顿了顿,才道,“你喜欢?”

    赖云烟不由笑出声来,笑了一会才道,“算是。”

    他不逞,是她来说是好事,对他们魏家来说更是好事。

    现在少死的魏家人,往后头就是要靠他们了。

    主子主子,没下人可用的主子算什么主子,到时皇帝一挥手,连个替他们敛尸的下人都没有。

    总得让他们多活着几个,才多几个可能。

    “太子令我这几日看顾好你,但也不知他何时召我前去。”丫环端来了热水,魏瑾泓喂她喝了两口。

    “我还病着,他再能出尔反尔,也不会急在这几日,他不召你不前去就是。”耍无赖,赖云烟技艺高超,更是会找理由,“就是他要召,到时我再病病就是,先推托两回。”

    魏瑾泓知她说得出,也做得到,而他话已出口,已经准备按她的方法来办,所以毫无疑义点了头。

    “这都很多年了。”躺在他怀里,赖云烟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魏瑾泓明白她的意思,这么多年了,他终于顺着她的想法走了。

    不知其中的时间是浪费,还是他们不得不经历的路。

    “嗯。”魏瑾泓摸了摸她在长麾中温热的手,说来这么漫长的时间过后,时至如今她还能在他怀里,也算不上浪费。

    情爱于他们其实早就计较不能了,但还能相拥,于他们彼此至少都不孤单。

    他们曾深深厌恶过对方所有不喜的一切,从憎恨到不得不去接受,再到现在的坦然,甚至于赞成,走到如今还没分离,都已是成就。

    还在一起,有什么是不为她多想一点的,他们快已耗尽两世的缘分,都不知有没有下世。

    “多活久点罢,你还未见到我们的孙儿。”魏瑾泓低头在她耳边温言道,“待你黑发全白,我每日与你梳发。”

    这听来真算是情语,一把年纪了,再听到这种话,赖云烟只知笑,都不知回何话。

    “活着啊……”

    “嗯,活着,我们还没活到好时候。”

    “凡是知晓我们的,都知你对我情深似海。”怎么不是好时候,不知多少人羡她,可比上世风光了不知多少。

    “那只是别人眼里看着的,”丫环端来了热粥静站在一旁,魏瑾泓低头看着她眼角的细纹,慢慢地说着话,“日后,我顺着你一些,你要是欢喜,多与我说几句话,要是不喜,便不见我就是。”

    “要是天天不喜呢?”赖云烟笑得咳嗽了起来,魏大人又来了,就像以前那样,不常言语,但偶有几句就能让人惊心动魄,以至于让她这种私自利的人都曾爱得太过浑然忘我过。

    魏瑾泓轻拍她的背,依旧淡然,“兴许你也有会喜于见我的时候。”

    赖云烟咳嗽了好一会,还是闷笑不已。

    是啊,要是真到了那时候,怎会真能不见他?

    要是那时都还活着,她身边怕是只剩着他了。

    只能看得见他,只能与他说得上话,怎能不见?他们磨了那么多年磨平了身上的刺,好不容易说得上话能挨近了,又怎么可能再回到当初的境地?

    “魏大人,你心思再深点,我们兴许真能活到那时候。”赖云烟从他手中抽出手,去接秋虹手中的热粥。

    魏瑾泓替她接过,轻颔了下首。

    “该狠心的时候呐,您也得狠心。”赖云烟启嘴,咽了一口热粥。

    他顾及得太多,皇恩要顾,同僚情义要顾,族中人更是要思密周全,可世上哪有那么这么好的事,他还是要依着他这本性行事,不过仍然是面面俱到面面皆无。

    他改变得再多,结局也不过像前世的他们一样,两败俱伤,还是好不到哪里去。

    那么多美好的年老展望,可要是只嘴上说说,也顶不了什么事。

    魏瑾泓听了默然不语,赖云烟也当就像以前那样只是说说而已的谈话忽略过去,没料一会魏瑾泓开了嘴,道,“我知晓。”

    他只说了三字,赖云烟从三字中也揣测不出更多,回头看他脸色平静,她笑了笑。

    说来,他会不会做到都已无妨,做不到不会失望,做到了,就当是白得来的——到时可能会更欣喜。

    说一千道一万,以后再好,也得有那个时候。

    **

    几日细雨过后,林中停了雨,宣朝人到处点火,本因温度升高水气缭绕的林中烟雾更浓,如若不是到处潮湿升不起大火,看宣朝人的架式就像要把整片森林都给燃了。

    太子营中有位能人出了个主意,往蛇谷中泼油,把打来的野兽油脂用大火煎了油,往蛇谷中一桶一桶地倒,足倒了好几百桶,谷口用成堆的黄霜堵住,再来一队兵卫在四处的高树上往谷中扔点头着了的油火把,不到一个时辰,方圆五里之内,都能闻到蛇肉香喷喷的味道,再加上之前煎油的香味,引得不少人吞口水,捧着油渣子咬得咔咔作响,身手好的窜到树尖,往下俯瞰蛇谷风景。

    太子站在小山头往下看,看到成堆的蛇嘶嘶乱叫,就算景象恐怖也是满脸笑容。

    一时之间,斗败了蛇谷的宣朝人顿时意气风发了起来,不用绕路走的他们一鼓作气,趁蛇群嘶嘶乱叫之时,放开了手脚往前跑。

    祝王军的人走在了最前头,太子带着魏祝两家,兵部尾随其后,赖家三百护卫扫底。

    先前放火烧蛇谷的也是赖家护卫。

    赖云烟走在前面,与魏瑾泓共骑一马,听到扫底的是她赖家护卫后,眼睛笑着看了前方太子一行人一眼。

    再行数十日,一路险恶不断,他们出了乌山。

    一路中太子神勇不断,身边能人每次出谋划策都让一行人避过了各种危险,到出山之后,几家人除了病死的那十余人,其余皆损耗不大。

    这日他们选了一处平坦靠近水源的地方之地扎营,多日以来的潮湿褪尽,护卫们齐齐动手,把带来的大桶全烧满了热水,上至太子,下至牵马的马夫,都碰到了热水,皆欢喜无比。

    白氏带着赖十娘前来与赖云烟请安,赖云烟都高兴地与她们多聊了几句,连说了几次“苦日子熬到头了”。

    各营中都大赞太子神武,更是对英明神武的太子敬畏不已,当日夜歇有小宴,太子主帐内几方官员对太子的各种颂赞之词不绝于耳,魏祝两家内眷都送了不少亲手做的菜肴点心进去,其中祝家以祝家夫人为首,包揽了帐中各式精美菜肴,魏家这边听说野菜都让她们弄出了肉香味。

    魏家这边只有白氏带着赖十娘上献,主母那边派了大丫头冬雨过来,却也只是她们弄什么她就干什么,一点主意也无,与祝家那边的同心齐力想比,自然败北。

    夜宴中祝家的殷勤远胜于魏家,在宴会末尾赏赐之时,太子却两家持平,没有厚此薄彼。

    于帐之人都心知肚明太子的心下之意。

    此处过乌山,赖家三百护卫只剩一百,这些人听说都是跟了魏家主母近十年的人,虽说他们已是太子之人,但他们要是死了,故主为其悲愤迁怒一会,也不是不可谅解的。

    过了乌山休整了几日,大队又再启程。

    赖云烟每日也皆是笑语吟吟,但看在知情人眼里,都当她是强颜欢笑。

    这日午膳休整,赖十娘在不远处见她堂姐靠在树荫处,那张脸冷若冰霜,不由好笑,与身边站着的祝夫人道,“您看,我家主母气色多好。”

    说罢,掩嘴而笑。

    祝夫人看了毫不掩饰幸灾乐祸的赖十娘一眼,心中甚是惊奇这堂姐妹是有多深仇大恨才以至于赖十娘当着她的面这么毫无遮拦,嘴上却是淡笑着道,“路上甚是艰辛,没想魏夫人也过来了。”

    “堂姐向来命好,凡事皆能逢凶化吉。”赖十娘眼波一转,半垂下了头,露出了秀美的颈脖。

    赖云烟那处她也靠近不得,远远看着她堂姐抬起脸笑着跟丫环说话,赖十娘扶了扶耳边的鬓发,微微笑了起来。

    她堂姐这主母当得再风光又如何,她的人一个个都没了的时候,赖家也舍弃她之后,到时,看她再仗谁的势,看族长还会不会再继续宠爱于她?

    而到时,她的好日子也就来了,不要怪她心狠手辣,她也不过是想要人尊着爱着罢了,而她绝不会像她堂姐这么不识好歹,她会万事以夫君为先,膝下更会儿女成群,外人也会皆知,赖家不仅仅只赖云烟这一女,不是所有荣华皆属她。lw*_*wl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