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厚厚的帐蓬内有着松木炭火的余味,气味让人感觉逼仄,但又奇异地透着几许温暖。

    赖云烟闭着眼睛躺了一会,睁开眼缓了缓,慢慢移过头对着身边的人道,“下雪了?”

    冬雨的脸乌黑,两边的脸颊深陷了下来,闻言,脸色不复冷漠,突然伸手掩面痛哭了起来。

    她一哭,门布被掀开,秋虹跑了进来,看到睁着眼的赖云烟,突然腿一软,踉跄倒地。

    “小姐……”秋虹大叫,已经啼哭出声。

    不多时,门外探进来一个头,遂即转身朝外头尖喊,“快,快去请老爷,夫人醒了……”

    门外顿时一片脚步慌乱,间或带着人的叫喊声,随即响起一片马蹄声。

    听着这些杂乱的声音,赖云烟闭了闭眼,忍过脑袋的一片疼痛,问,“我睡多久了?”

    她的声音很轻,在一片嘈杂声显得那般的弱小,如若不是是冬雨就跪在她的跟前,都听不到她的话。

    “半个月。”冬雨抬头看着蓬顶收着眼泪,说出来的话还带着几许抖音。

    “不算太久。”赖云烟动了动手,发现自己的手僵硬无力。

    “小姐……”冬雨的头趴在了跪着的膝盖上。

    赖云烟没理会她,抬眼往外面看去,再问,“下雪了吗?”

    “下了。”

    又是一阵刺耳的马蹄声,外面来了不少人,浑厚的男声此起彼伏,一会,帘子打开,魏瑾泓走了进来。

    只几步,他就到了眼前,盘腿坐在了她的身边。

    他们双眼接触,赖云烟看着相熟的眼睛,朝他那边动了动手。

    魏瑾泓紧紧握住。

    赖云烟感到手一阵疼痛,心中还松了一口气。

    还知疼痛,那手就不会是废的。

    她轻松了一些,嘴角也有了点浅笑。

    “可疼?”魏瑾泓说着话,脸上的线条冷硬无比,那总是有着三分笑意的嘴角这时却全无笑意。

    “疼。”连点一下头都刺骨地疼。

    “易大夫在哪?”魏瑾泓头略往向一偏,眼睛没有移开赖云烟的眼。

    “就来了。”翠柏眼角都是红的,他看着悲切又可怜的冬雨,眼带怜惜。

    易高景在他话落之后就进了门来,赖云烟往门边去看,她没有看易高景,而是透过他进来的缝隙看着外面的那点白光。

    冬雨跪地谢罪,秋虹似在哭,外面不知是谁的声音在嘀嘀咕沽,易高景朝这边走来,在这一片影影绰绰中,赖云烟收回眼,对魏瑾泓微笑道,“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嗯。”魏瑾泓紧握住她的手。

    “梦见你从我们的房门前回来,我抱着你哭。”赖云烟轻轻地说,然后她闭着眼睛轻轻地吐了口气,手也没了力。

    魏瑾泓紧紧抓住她的手,看着她紧闭的眼,完全弄不明白她此时的话意。

    他们从没有心有灵犀过。

    “老爷,夫人。”易高景跪在面前轻叫了一声,把魏瑾泓叫回了神。

    “你过来。”魏瑾泓把赖云烟的手从被中拿出来一点。

    易高景探上脉,过了一会,问道,“夫人,头可感刺痛?”

    “有。”赖云烟睁开了眼。

    易高景在她眼前晃了晃手,“可看得清?”

    “一会清楚,一会不清楚,我再歇两天就好。”赖云烟淡淡地道,又稍偏了下头,对魏瑾泓道,“叫赖绝进来。”

    跪趴着冬雨轻轻地动了□体。

    “去。”

    “是。”

    魏瑾泓吩咐完,摸了摸赖云烟的额头,朝易高景看去。

    “还是要卧床歇息一段时日,”易高景说道,“容老奴再想想,再开药。”

    魏瑾泓点头应允。

    赖绝迅速进来,赖云烟对他道,“带冬雨下去好好歇息,身子好了再来服伺我。”

    赖绝道了“是”,连磕了三头,把已经泣不成声的冬雨带了下去。

    “你过来。”赖云烟招呼了秋虹过来,让她喂她喝了两口水,也打发了她下去。

    易高景开完药也退下去了,魏瑾泓没走,帐蓬里只余他们两人。

    赖云烟喘了好一会的气,睁开了目。

    “我曾经很恨你,后来不恨了,现在也不恨了。”赖云烟伸手往外抓了抓,抓住了他的衣袖,“梦里我想起了西北的那几年,还有你总在说我不放过你,也不放过自己,我总跟你回,你要的是赖家女的赖云烟,跟我没关系……”

    她说到这时,不停地喘着气,声音更是轻得就像浅吟,一不注意就会落听很多字。

    魏瑾泓躺了下来,脸贴着她的脸,听她停住说话喘气。

    他温暖的脸孔,熟悉的气息让赖云烟很快平静了下来,又贪恋过多,过了好一会才接道,“我坐在一条河边想了很久,有一次我想,我其实就是那个赖家的赖云烟,好的,坏的,都是姓赖,名云烟,你对我好,或是不顺我的意,皆因我是赖家的那个赖云烟,前世太远了,这一世,我太执着于前情旧怨,因怨气不想重来,都忘了你对我的好了。”

    “云烟?”

    “嗯?”

    魏瑾泓的声音低沉又干哑无比,他舔了舔嘴唇,手抚上她的眼,与她道,“你想要的,我日后给你好不好?”

    赖云烟微笑,只浅浅一笑,她的头都剧烈地疼痛,但这也没有抹掉她嘴角的话。

    她就把这当情话听吧。

    “我们都活着,会有以后的。”魏瑾泓的声音已经接近嘶哑。

    “你不想要下世了?”只一会,赖云烟那笑中带着讽刺的口气又重了。

    “不了,”魏瑾泓看着眼前的女人,万般确定她还是那个她,她从鬼门关那里回来了,“下世太远。”

    “你不是个好夫君。”

    魏瑾泓蹭了蹭她的脸。

    赖云烟用嘴唇贴了贴他的嘴角,“我也不是个好妻子。”

    所以,扯平了。

    而他们还在一起,尚有几份温存,多年来哪怕私底下因利益分脏不均撕破了好几次皮,但也没明面斗殴过,还不算是一对无药可救的怨偶。

    “呵。”赖云烟的话让魏瑾泓轻笑了一下,他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眼,觉得她这刻分外美丽。

    其实没什么感情是不会褪色的,但她总是会让他想起,他爱上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闭上眼睛歇息会。”见她面已有倦色,魏瑾泓遮了她的眼,只看得见她嘴角翘起的弧度。

    她变得这般的温和……

    魏瑾泓柔和了脸孔,这一世,他身边会有她伴着的。

    他所求不多,只希望在他死的时候,她能在他的身边,听他交代后事,看着他闭眼,送他走。

    **

    赖云烟没有详细告诉魏瑾泓的是在那黑暗没有尽头的梦中,魏瑾泓出现的次数最多,她跌倒无数次,最后扶起她的也是他。

    梦中她杀死他过无数次,很奇怪的是,这个人没有还手,他无数次利用她,但在生死那一刻,他从未还过手。

    所以她想起了西北的那几次他的以命相救。

    有一次,她在杀他之前,他需要换一个妻子,而不是娶她,或者娶个像她一样的女人。

    “你只是不相信我。”梦中,魏瑾泓这样清楚地答。

    而当她再次醒过来,可能是死过好几次的人了,那些前尘往事在眼中呼啸而去,而魏瑾泓的脸变得清晰起来。

    她不再爱他,但他是那个无论活着还是在梦中,都是她最熟悉的人,她清楚他的每分算计,每处担当,他也知她内心那些不容于世的想法,和那执拗自私的脾气。

    “很奇怪,现在觉得你比亲人还亲。”这天夜晚,赖云烟对近在脸边的男人这样随意地笑说了一句感慨。

    她不知这随意的一句有多大的威力,也就不知魏瑾泓隔日就把自己身边的死士派了一半给她。

    赖云烟歇了几日就想启程,魏瑾泓应了好,但却让魏瑾允带了队与祝家一起走。

    赖云烟到了夜间才从赖三儿那里得了讯,当天入夜,她让人请了魏瑾泓回来。

    “因我已耽搁多时,这时我再耗时,于名声有碍。”赖云烟已能坐起来,觉得只要顾忌点,她不会死在半路。

    现在是雪季,再不启程就要等到来年开春雪化了再上路,那么耽搁的就是至少三个月的时间了。

    “你在乎这名声?”魏瑾泓笑了笑,喂她喝了口温水。

    如若不是他这温存的动作,赖云烟都觉得这是在讽刺她。

    她甚有些哭笑不得,颇有点无奈地道,“要不,你先上路,我带人在后面跟上就是。”

    他们是怎么成仇人变成如今有点为对方着想的别扭地步的?

    “无须,”魏瑾泓摸了她有点血色的脸,淡道,“我跟你一道,尚还有点别的事要处理。”

    不是单只为陪她。

    “嗯?”赖云烟确定了一下。

    “我在等一批人。”

    魏瑾泓此话确实不假,他在等一批人,这批人陆陆续续地到,他陆陆续续地杀,一个也没留。

    温热的人血流出来很快就浸入了冰冷的雪地,让残雪变得格外可怖。

    宣朝周边六国,已经行动了。

    魏瑾泓堵杀的就是第一道人马。

    赖云烟派了赖家的人与魏家的人一道劫杀。

    宣国其实不是周边六国中武力最强大的国家,与它相隔两国的马金人才是,他们的体型偏大,力气也大,他们身处富饶的山脉,也有辽阔的草原,以游猎游牧为生,马金人天生骁勇善战,尤善骑术与箭术,而这些赖云烟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只在书上见过的人此时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而他们的战斗力确实非同小可。

    所幸的是,宣朝这方胜在阴险。

    魏瑾泓杀人还讲究战术,如他向来的习性一般,哪怕杀人也是有所为有所不为,赖云烟则不同,只要能最快了结对手,什么办法都用。

    夫妻俩行事手法完全不同,但这么多年的磨合已经不会让一个指着一个人的鼻子骂窝囊废,另一人则大骂毒妇,相互拆台了。

    **

    “夫人,羊肉煲来了。”

    “叫魏大人过来。”赖云烟丢了一块柴到火炉里,把铜酒壶放了上去。

    “是。”冬雨答了一声。

    赖云烟瞥了她一眼,顿了一下道,“叫外面的丫头去,你别去灌风了。”

    说着就拉了丫环的手过来,给她把了下脉。

    脉相平稳,比前几天又好了些,她放下手道,“再好好养养。”

    “是。”冬雨笑了一下,跪下来给她收拾她脚边的手。

    她们晚上睡在山洞,白天主子就会住到外面的帐蓬里来,嫌山洞没光,看不清东西。

    帐蓬毛皮铺得厚实,也烧柴火,但也甚是简陋,连张椅子也没有,只能席地而坐。

    外面的丫环很快就回来报信,说老爷还没回来。

    “您先用罢,稍会老爷回来再给做新的。”弯腰进门的秋虹进来道。

    赖云烟想了一会,摇了下头。

    “再等等。”

    “您先喝碗汤。”冬雨已动手舀汤。

    赖云烟没拒绝,喝完一碗汤就听赖三儿在外面报。

    “进来。”

    赖三儿进来请了安,赖云烟让他喘了口气,先喝了碗汤,再让他报话。

    赖三儿在外面冻得连手都是僵的,喝完汤之后在火炉上搓着手烤手,与近在眼前的主子小声地报着话,“刚刚允老爷那边的人拦着了一小伙人,五个,全灭了,在他们身上搜了几袋肉干,还有几块金子。”

    赖云烟笑道,“分了?”

    “老爷家的不要。”赖三儿笑了。

    “那你们分。”赖云烟笑着摇摇头。

    魏家就是不太习惯他们赖家的这些作派,连死人身上的那点东西都不放过。

    但人都杀了,再大的恶都作了,还怕这点子作甚。

    “他们又挖了洞,把人给埋了。”赖三儿补了一句。

    “诶。”赖云烟摇头,“你们学着点,别把人都剥干净了,记得要毁尸灭迹。”

    魏瑾泓带着魏瑾允进来就是听到这句话,魏瑾泓已然习惯,视若罔闻,魏瑾允则脚步顿了一下,随后迎上了嫂夫人那笑意吟吟的笑脸,顿时便垂下了脸,不去看人。

    “大老爷,允老爷。”赖三儿忙磕头请安。

    “起。”魏瑾泓温和地发了话。

    “退下吧。”赖云烟颔首,示意自己的人退下。

    “酒刚烫好。”她拿来了大碗倒酒,米酒的香味顿时就弥漫了整个屋子,连魏瑾允半垂着的头也抬了起来。

    魏瑾泓拿出筷子点了点酒水伸到嘴边,让她舔点尝尝味。

    “吃吧。”赖云烟朝魏瑾允道了一句,语气亲切,显得比以前还要可亲。

    这次阻杀,本是兵部的事,但族兄就此接了过来,也是为着陪她养病,魏瑾允也是顺势留了下来,少了平时隔着的那些距离,一旦真面对面对付着他这位族嫂的为人处事,魏瑾允也不得不有些佩服起她三分。

    先别论她那心计,她那脸皮的厚度也已堪称铜墙铁壁。lw*_*wl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