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世上许多的人多少都有些自以为是,要么以为自己的苦难独一无二,要么就认为自己的出色与众不同,总归来说,没几人愿意承认自己乏善可陈,更有甚者会削尖了脑袋表现自己的举重若轻,要让人另眼相看。

    在行进路上突遇贼匪,祝家的肖姨娘就表现了一番,飒爽下了马,冲过护卫群,徒手夺过了贼匪手中的刀,一刀弑了他的喉口,再以英姿飞腾回了马上,动作一气呵成。

    她此举震惊了整列队伍,谁也没料祝家姨娘竟有此等身手。

    赖云烟也恰如其分地拿帕遮了嘴,着实惊讶了一下。

    等夜晚他们寻了地方驻扎时,有好几位武将都上前与肖姨娘见了礼,连魏家的护卫都频频往祝家那边望去。

    赖云烟也往那边瞧了一两眼,等进了蓬,嘴边的笑也还是挂着,止也是止不住。

    前些日子她在众人面前纵马奔腾,肖姨娘静候时机大出一手,相较而言,还是祝家的内眷比她更夺人眼球一些。

    下面的武使丫环平日甚爱叽喳,这晚却是安静了不少,有一平日胆大的丫环更是拉了冬雨的袖子,悄悄问祝家的丫环是不是也这等厉害。

    “她们死的比你们多。”冬雨冷冰冰地回了一句,端了热水进了帐蓬。

    里面赖云烟正笑着跟魏瑾泓顽笑道,“我可不会使武,要是路中有那危险,夫君还是要多多派人护着我的好。”

    魏瑾泓也是刚一进来坐下就听了她此话,一时也料不准她是在意还是无聊,他抬起眼皮看着她,顿了一下,缓缓道,“自然。”

    赖云烟笑了两声,笑得甚是不在意得很,魏瑾泓也就知道了她又在说顽笑话。

    “也不知佟姨娘是何本事,”冬雨端着水盆跪坐在前,赖云烟把手伸进盆内挤了热帕子,先是递给了魏瑾泓,“相传剑术甚好。”

    魏瑾泓没发声。

    “奴婢剑术也好。”冬雨这时接了话,淡淡道。

    赖云烟笑了,在替她争气的丫环头上摸了一下,“知道你练得勤。”

    “那算不得什么,奴婢在绝郎手底下也走不过三招。”冬雨依旧淡然道。

    那姨娘再能耐,也不过也是与她打个平手罢了。

    与小姐底下人来比,更是算不得什么了,风头出得再大又如何,谁家正正经经的主子是需要自己出手的?

    丫环比她还爱争强好胜,赖云烟好笑得很,拿着温帕挡了脸,才掩了笑脸。

    冬雨一句比一句带剌,就算她平日也不是个好性子的,魏瑾泓闻言这时也多瞧了她两眼。

    她退下后,魏瑾泓开口朝赖云烟道,“你让她招呼祝家姨娘?”

    “白氏太软,”赖云烟过了好一会才慢腾腾地道,“得有个横的。”

    说来,魏家的一这行人中,最没有什么用处的就是白氏了,她现在所做的琐事,全都可由她的丫环代替。

    还好,她夫君足够强。

    魏瑾泓这时轻皱了一下眉,赖云烟看向他,轻蠕了下嘴唇,“怎么?”

    “祝家会因此就地生事。”

    “怎会?”赖云烟淡了嘴角笑意,说着对又走进来的冬雨道,“替我给肖姨娘送两坛酒去。”

    说罢,转头向魏瑾泓,“如何?”

    她不见人,但脸面还是会做足的。

    哪怕日后祝伯昆路中把其中一位扶正,也无大碍。

    “你还是不想把她们当同路之人?”魏瑾泓沉默了一会,把这段时日没问出的话问出了口。

    就算是假装友善,一路和气也甚过现在的互别苗头。

    “不当,要是到时落了难,她们一口一个姐姐亲热地叫着要我帮忙,您说,我帮还是不帮?”赖云烟似笑非笑地道,“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心中有数的好。”

    虽说她擅于翻脸无情,也很爱装仁慈大度,但这等时刻还是省省,少来京中那套。

    一路荒蛮险恶,片刻就是生死存亡的关键,女人七转八弯的那些小心思只适于饱暖无碍的环境,可不适宜现在。

    魏瑾泓闻言定定地看了她一会,之后轻点了下头,没再说什么了。

    女人这时戾气重点,也是好事。

    这时祝家的姨娘风头也压过了她,想来祝家那边的人也不会多说姨娘什么。

    他先前还当她是看不起那几位女眷,现在看来,看不起是看不起,她还有另外的打算。

    可惜,她此举不会有人了解,就如之前的他不了解她一样。

    **

    魏夫人派了她那脾气比主子还尤胜三分的丫环给肖姨娘送来了两坛酒,那个冷丫环板着脸来板着脸去,她走后,肖姨娘身边的丫环恨恨地瞪了门口一眼,转过头对肖姨娘道,“姨娘,你看人一个丫环多了不起!”

    她咬牙切齿,肖姨娘却笑着慢悠悠地闻了闻酒口子,再道了一声“好酒”。

    这时,祝伯昆身边的贴身老奴过来,请她去与主子一起用膳。

    肖姨娘起身微笑了一下,朝他笑道,“佟姐姐也是在候着了吧?”

    老奴笑着应了一声“是”。

    肖姨娘又看了老奴一眼,笑道,“宝叔去忙吧,我自行去就好。”

    说罢,步步生莲往前不急不缓出了门,神情一派平静无波,让祝伯昆身边的老奴暗道了一声“好”。

    主子身边身份最大的是他,由他来让请她,想来姨娘也是知主子这次对她满意得很。

    得喜却又不骄不躁,肖姨娘还是跟以往的十来年一样沉得住气。

    这厢祝家一行人等在用晚膳,这边魏家的人正饿着肚子在商量事情,说到半路,苍松急步去了赖云烟帐中,请了她过去。

    赖云烟到了帐中,先是没有发声,听得几句就听出来了:虽不是雪季,但天山的山头已降了雪,昨日前行上去的马已冻死了好几十匹。

    “要过天山怕是不易,要是马儿出事,粮草也是运不动。”魏瑾荣看着桌上地图,闷着头道,“近两千里没有人烟,粮草不能弃。”

    现在魏家五百护卫一千马已是庞大,损耗一点就是损耗实力。

    “用上耗牛。”魏瑾泓抚了抚皱得发疼的眉心,淡淡道,“就算跟不上脚力,过了天山,到了山脚下等等就是。”

    “看来只能如此。”魏瑾荣顿了一下,长叹了口气。

    多费些时日就多费些时日吧,现在庆幸的是提前作了准备,不至于事到临头没有解决之法。

    “祝家……”魏瑾泓说了这两字停话不说,引得在坐之人都往他瞧去,他身边的赖云烟也偏头看向了他,静候他下话。

    魏瑾泓缓了缓,接着说道,“他们所备牛儿不多,借他们五百,你们看如何?”

    问到此,他看向了赖云烟。

    魏家所备的两千耗牛中,其中一千条是她跟他清楚言明过她另有他用。

    当初她提起此事,一是拿牛运物过山,其二是就地宰割拿它们当存粮。

    而买牛的银子,人力全是她所出。

    自进门就不声不响的赖云烟闻言先没发声,过了好长一会才点了下头,言语淡漠道,“所养牛群离这边有些远,发信过去,再赶过来还要几日。”

    她向来怕贼关心她的事,更怕贼惦记,就是因为知道她所做的那些准备一旦让眼前之人一清二楚了,总是会利用上。

    哪怕她话于他说得再明白不过。

    魏瑾泓点了点头,看她嘴角冷冷地半翘着就知她心情不好得很,他顿了一下,没再多看,就转过头朝堂弟吩咐起了等候任家赶牛过来的事。

    这时魏瑾荣他们时不时往她起来,赖云烟眨了下眼,沉默地伸出手拿过了魏瑾泓手边的笔,扯过纸,一字一句写起了信,末了印了手印,又从脖间把信印扯出盖上章印,抬头朝外道,“叫赖三过来。”

    不到一会,赖三就跪在了门边请安,赖云烟走到门边给了他信,看着他消失,之后,她转过头,对着一屋的魏家人道,“还有事?”

    魏瑾荣忙笑道,“没事了,嫂子有事请您自忙去。”

    他说罢,魏瑾勇他们也全都起身向她作揖行礼送她,只有魏瑾泓维持着不悲不喜的神情静静地坐在那一直看着她,眼睛眨也未眨。

    赖云烟眼睛低垂谁也没看,对着帐中人轻福一礼就走出了门。

    她刚回帐中坐定,魏瑾泓就回来了。

    给他倒了茶,又吩咐了丫环把晚膳端上来后,魏瑾泓的神色柔和了一下,“你应早点用膳,莫要坏了胃。”

    赖云烟没接话,食无语。

    当丫环收拾好什物退下后,魏瑾泓见她起身拿过书册,没有开口的意思,又看了她一会,才道,“你有没有想问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