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待手下人回报这前,祝伯昆身着青衣盘坐于简单的案桌前,这案桌是于家中带来的,上等的檀木,于他身处的简陋居所有几分突兀。

    祝伯昆看着对面的魏瑾泓,见他淡然不语,他笑着摇头道,“你家那位夫人啊……”

    刚祝家人来报了祝家两位姨娘的分扰之事,祝伯昆问了魏夫人可与一道,得了答复后,就一直这样笑叹看着他。

    不知是唏嘘,还是旁的。

    魏瑾泓望了眼门外的大雨,见祝家族长开了口,他淡笑道,“她最不喜雨天出门。”

    “哦?”祝伯昆挑眉。

    “怕脏了她的裙摆。”

    他说得淡然,祝伯昆哈哈大笑两声,喝了一口酒,继而闲聊道,“最也忌自己动手杀人,怕脏了她的手罢?”

    自己不出门,就派白氏与丫环过来打他家内眷的脸。

    魏瑾泓听言哑然,对上祝伯昆的视线。

    这时,祝伯昆的手下急奔入内,在他耳边急说了几句,祝伯昆嘴角的笑就此褪了下来。

    待下人褪去,室内恢复了安静,只剩大雨狂击地面的磅礴声。

    一会,祝伯昆打破了平静,微笑着道,“我们走后,这富庶的小镇怕是要变成了死镇了罢?”

    魏瑾泓微笑看向他,这时翠柏进门,以不高不低的声音道,“赖绝,赖三动手杀了当地族长。”

    翠柏退下后,祝伯昆稀奇道,“她未跟你商量?”

    “杀人的事,她从不跟我商量。”魏瑾泓依旧淡然。

    见他无所谓,祝伯昆笑了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真是赖家女,手下从不养白吃饭的,一路来遇到对手,那手下得比屠夫还快,不知是杀鸡给谁看。

    “你就容她一介妇人如此放肆?”祝伯昆顽笑般地说道,“你不是一直把她当兔子?”

    这可是兔子一样的女人都可以爬到他头上撒野了。

    魏瑾泓摇摇头,容祝伯昆言语调笑,沉静地看着门外的大雨,心中想着前方队伍的进程。

    还未进小镇,她身边可用就人就全散开了,她一向的习惯是在别人的地方上还是玩阴的好,从不逞强,也不愿冒风头。

    知道她擅长,也知道他要是插手她肯定不快,也就把这事交给了她。

    说来,赖绝,赖三带的人中,有一半还是他为她寻来的。

    等再西进一段时日,想来,她也不会再说些他嫌她心狠手辣之话了。

    **

    前方三方队伍都带来了好消息,前行之路安好,百里之内已扫清忧患,他们明日即可上路。

    祝伯昆闻讯后面容一整,也不再与魏瑾泓废话,朝他点头后就在雨中急走而去。

    这厢魏瑾泓的人才进了门,大师爷是魏瑾泓后来请回来的,不太知赖氏行事风格,这时就在魏瑾泓身边问,“夫人为何要在此时杀人?”

    这时动手就大意了,如此前方之战是敌我双方之战,这时动了人家的后方,岂不是会让人倾巢出动?

    魏瑾泓转了转手中的小酒杯,垂眼淡道,“此地富庶?”

    “富庶。”师爷一愣。

    “前后千里,找不到比这更富庶的地方罢?”

    “是。”大师爷嘴上的胡子一抖,弯着的腰更低了一点,头却更高了。

    “赖家与任家后面还会有人过来……”魏瑾泓说到这,朝悄然而至的魏瑾荣道,“你也在族中选两个人留下来。”

    “大嫂是想把此地据为已有?”

    “嗯。”魏瑾泓轻点了下头。

    “可是……”此时虽是长年游牧之族,但抢人家的生存之地,无益于抢夺一个小国家。

    这,后患无穷啊……

    魏瑾荣着实有些愣了。

    她哪来的这么大胆子?

    看着堂弟脸上轻易不现于脸上的惊愣,魏瑾泓笑着轻摇了下头,那女人总是让人轻忽她的爪牙有多利,心有多狠。

    “你忘了,她还有个兄长,如若我不想袖手旁观,我族也是她的主力。”他淡道。

    “所以这些时日她才与您这么好?”魏瑾荣冲口而出。

    魏瑾泓微笑看他,若不然呢?

    真当她认了命啊。

    可惜,她从不愿把她的命交给别人,何况是他。

    “嫂子,着实厉害。”看着兄长温和的笑眼,碍于他的情面,魏瑾荣不敢说过份的话,只能憋出了这句话。

    他缓了一下,细想不对,不禁抬头看着兄长道,“她在京中是不是已然有了谋划?”

    魏瑾泓弯嘴笑了,她日夜钻研地册,不惜举赖任两家财力数十次派人往西探查,她做这些,可不是为了好好当一个魏家的族长夫人。

    看着兄长嘴边的笑,魏瑾荣心中一下就了然了,赖任两家这几年看着平静,看来,底下动作不少,只是在皇帝与他们的眼底下,不再让他们知情罢了。

    这嫂子,真是好胆气,到现在才渐渐露出一点尾巴。

    可都这时候了,就算京中的皇帝知情,也不可能在这时候把攻于心计的这两家子拿下。

    他家的那位夫人想着替他分忧,而兄长身边的那位,却是想把这地方全占了,手握肥沃之地做那长久打算,胳膊肘儿全拐在了赖任两家身上。

    之前他就费解了,任家人上来的速度怎么就那么快,原来是一直等着。

    **

    赖绝去禀事之前先净了身,之后把大概情况告知了大小姐。

    赖云烟听后也没细问,挥了下手让他退了下去,顺便让冬雨跟着他去。

    他们走后,秋虹还在,赖云烟回过头问,“三儿还没回?”

    “善后怕是要得一段时辰。”秋虹替她捶了捶腿,“都坐多时了,您起来走一会。”

    赖云烟顺着她的手起了身,刚走两圈,门外的魏瑾泓就来了。

    “回来了。”赖云烟朝他笑道。

    “你再走会,我坐着喝杯茶。”见她要过来坐,魏瑾泓答了一声,在她的桌前坐下。

    她眉头微皱了一下,但嘴边笑意未停,朝他点了下头。

    知她不悦,魏瑾泓也未过多理会,低头看她刚手写的册子。

    他看书速度甚快,但也没那个时辰把她呆于屋中所写的东西都看在眼内,不多时她就坐回了他的身边,笑眼看他,他也就合上了册子。

    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心照不宣,但无疑在她愿意给笑脸,也愿意他睡在她侧之后,他们的关系要较以往好太多。

    “你看到嚓什海了?”魏瑾泓把她的茶杯端到了她手里。

    赖云烟不想喝,定定看着淡定无比的魏瑾泓,见他无动于衷地回看着她,她失笑了一声点了头。

    他们可真是老到不要脸了,谁都不怕丢人。

    “过段时日,前方探子的消息就到了。”魏瑾泓淡淡地道。

    “唉。”赖云烟笑了一下,见他又把茶端到她的手中,这次她还是喝了一口。

    她也有探子,但探子不够魏大人的多。

    她喝了口茶,见魏瑾泓目光柔和地看着她,又见他内敛神情脸孔的线条只比过去更吸引人,她不由笑着靠上了他的肩,又轻轻地叹了口气。

    就像魏瑾泓不得不像她低头一样,她也不得不依附于他。

    她靠了过去,魏瑾泓搂住了她的腰,在她额角轻轻一吻,嘴角笑容温柔无比,眼睛却是平静无波。

    如她所说,他们之间从来没有干净过,能得片刻温存,还是欢欢喜喜地过才好,总比持剑对峙来得有益无害。

    “祝家后面会如何?”对于不解之事,赖云烟向来不怕多问几句。

    “等反应过来,伯昆叔不会逊于你我。”他们现在能一时得势不过是因他们先抢得了先机。

    他是西海之路的主策之人是其一,之前她为此费尽心力是其二,而祝伯昆现在还不想轻重妄动是其三。

    “他现在带着的人里,只用了其中一个主事,”魏瑾泓低头细细地亲吻她的脸庞,吻到耳际含着冰冷的耳尖舔了舔,直到温热才松开嘴在她耳边轻吐着气轻轻地道,“他在等着你我手脚尽露,休要小看了他。”

    “哪敢。”赖云烟闭了闭眼,把内心的燥动掩去了一半,才睁眼若无其事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笑着说,“派两个姨娘跟我闹,我都有些慌手慌脚了,要是他真动起手来,妾身怕是只有退避三舍的份。”

    “你会吗?”她的话让魏瑾泓笑了起来,心中泛起一片无奈。

    她哪会,她最爱的怕就是有人跟她斗了,祝家的那两位姨娘她交给了白氏,说得好听点是委以重任给白氏,说白了,这三人她谁都没放在眼里。

    她越敬着远着的,越没当回事。

    越当回事的,她回应的要么是沉默,要么就是张牙舞爪。

    “怎么会……”她笑了起来,笑容格外迷人,笑声欢快,白牙尽露。

    魏瑾泓笑而不语,低头吻住了她的嘴。

    这时候,还是别听她那些连她自己都想骗的假话的好。lw*_*wl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