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我妹妹这几日身子如何?”仁和殿里,与魏瑾泓一道等皇帝来的赖震严在与人下棋的间隙问道。

    “尚好。”魏瑾泓笑了笑,执棋退了一步。

    赖震严捏棋想了想,没吃他的子,而是把棋放到了防守之位。

    魏瑾泓看了他那着棋微微一笑,执棋时接道,“她心重,一时半会也松懈不下来,跟着我走的事也没几年了,很多事她都得拿主意,这心也放不下来。”

    “她嫁了你这么多年,你一点用也没有。”赖震严闻言扔了手中的子,语带厌恶地道。

    赖震严向来偏心于她,魏瑾泓两世都领教了他对其妹的偏袒之情,早见怪不怪,见他扔子脸色也未变,脸色依然淡然。

    “皇上驾到。”门边传来到了唱喝声,赖震严闻言立马从坑上下来,恭身站立。

    魏瑾泓也在其后恭敬站好。

    没几下,元辰帝大步进了殿中,没等太监动手,他就把身上的狐披一扯,扔到了太监手里,不耐烦地道,“出去出去。”

    赖震严一听皇帝带着火气的口气,脸上神色不变,心中暗猜从皇后宫中出来的皇帝怕是与皇后动气了。

    他心道不好,等皇帝让他们平身后,他的脚悄悄往后退了一步,与魏瑾泓站平。

    要是要倒霉,拉着魏瑾泓一起,可不能让他一人顶着。

    赖震严之举魏瑾泓当没看见,平身后脸色平静朝元辰帝看去。

    刚与皇后斗过气的元辰帝一看魏瑾泓那张云淡风轻的脸更来气,执了一枚桌上的棋就往魏瑾泓的脸上砸去,骂他道,“你这不尊不孝的东西,就生了一个儿子,你也不怕下了地,你魏家祖宗剐你的皮。”

    魏瑾泓闻言弯腰长揖,一揖到底,那腰也不抬起就躬在那了。

    元辰帝看了气得更狠,连砸了他几着棋,见他不动,就朝赖震严狠狠看去。

    赖震严一看临到了他,心中想着皇帝与皇后动气肯定有他赖家女有孕的事脱不了干系,遂连忙跪下长喝道,“臣有罪……”

    见他还没开口向他说话,赖震严就跪下说有罪了,元辰帝被气得笑了,往前倾身问他这狡赖成性的臣子道,“你有什么罪,来,说给朕听听。”

    “您看着我就不高兴,想来定是臣有了错,您才不高兴的吧?如此,臣真是罪该万死!”赖震严板着他那张刚硬的脸,甚是严肃地说。

    元辰帝听了更是窝火,拿着手连指了他数下,才重重地收回了手,与他道,“要是太平之年你跟朕这般狡赖,朕定会拖出去把你宰了。”

    “皇上英明。”赖震严板着脸道,两手相握作揖道。

    “起来,起来,都起来。”身上火气不断的元辰帝不想跟他们磨嘴皮子了,不耐烦地让他们平了身。

    “你们两家的事定了?”

    “定了。”这话魏瑾泓先说出了口,这让赖震严不由侧头看了他一眼。

    “哪日文定?”

    “尚只定了婚约,三年后再行婚嫁之约。”

    “嗯。”元辰帝按了按手指,也知这事操急不得,现在魏家还在丧期。

    说罢,他看向魏瑾泓又问,“你家夫人那身子好了点没有?”

    “尚未,”魏瑾泓这时皱眉,“喝的药,还是喝一半吐一半。”

    元辰帝听了拍桌,“这是要死了?要死就早点死,死不透就给朕滚进宫来见皇后!朕的皇后,想见一个臣子的妇人都不能见了?岂有此理!”

    元辰帝思及刚皇后在宫中跟他哭喊的话,明知她见赖氏另有别的意思,但他把皇后说过的这话复述喊完后,心中也对魏瑾泓家中那个病鬼夫人不满到了极点。

    什么样的混帐,连皇后想见,她都可不来!

    还不如真死了得了。

    见元辰帝火冒三丈,魏瑾泓那向来淡泊的表情也冷了,作揖淡淡回道,“禀皇上,臣的病妻还不能有事,她要去了,臣在无父之后无妻,怕真应了国师之言,臣是那孤煞短命之人。”

    见魏瑾泓提起那奄奄一息躺在宗庙中的国师,元辰帝的火气顿时熄了一半,良久后,他抚着额头疲惫地对面前这两个又朝他跪着的臣子怅然道,“走吧,让朕静静。”

    “是。”

    “是。”

    两人退下,在他们走到门边时,元辰帝突然叫住了魏瑾泓,“魏卿,你留下,朕问你几句话。”

    “是。”魏瑾泓便转过了身。

    等赖震严出去,门重新关上,无辰帝无奈地问魏瑾泓,“跟朕说实话,为何不让她进宫?就是说几句话而已,朕不信震严的亲妹妹应付不过来。”

    “她怕,”魏瑾泓沉默了一会,抬头看着他辅佐了两辈子的皇帝,“她怕皇后,怕您,还怕我,怕我们随便几句话就可以让她死。”

    “怎会如此?她是震严的妹妹,以往她做的那些事可没瞧得出来她有多怕。”他的话让元辰帝哑然失笑了起来。

    赖氏胆小?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别以为他不知道任家的那些买卖有些是出自她手,也别以为她跟祝慧芳来往的事他不知大概。

    她要是胆小,这天下就没没胆大的妇人了。

    “在臣眼里,她就是一只惊弓之鸟,”魏瑾泓抬着深遂的黑眼看着皇帝,“要是吓得她连飞都飞不动了,她就会真的咽上最后一口气,皇上,到时,臣心中那个人就会彻底没了,不像您的皇后,还能跟您吵还能跟您闹,要是不快了,左右您事后还能帮着出气,臣的妻子要是没了,臣就是到时想对她好点,也找不到活人了。”

    “荒唐。”魏瑾泓的话让元辰帝冷了脸,可眼前的这清瘦之人站得甚是挺拔,再想着他举全族之力铺路之事,训斥的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罢了,他想留着她就留着吧,留着她也方便,毕竟她姓赖,要是真死了,几方都不好权衡。

    **

    “怎么又清瘦了些?”赖震严一见到眼前那似一阵风就可吹跑的妹妹,眉头就拢了起来。

    “没瘦,”赖云烟摇头,笑道,“这两日歇得好,精神可比前几日好得多了。”

    说着从他的对面起身站到赖震严面前,笑道,“您再瞧仔细些。”

    她还这般轻率,赖震严眉头皱得更深,往对面坐着的魏瑾泓看去,见他笑而不语,便朝她训道,“谁让你过来的?没规矩,还不赶紧回去坐着。”

    “诶。”赖云烟遭到训斥也不以为忤,回了原位坐着。

    “最近在忙什么?”

    “什么也未忙。”赖云烟摇头道。

    “府中的事管得过来?”

    “管得过。”

    “那就好,好好当你的家,不可轻率。”当着魏瑾泓的面训过妹妹,赖震严也当给了魏瑾泓面子,前来找魏家人谈事完了的他随即就向魏瑾泓告辞。

    赖云烟随着魏瑾泓送了兄长到了门边,再随了魏瑾泓回了院。

    等魏瑾泓坐下,她把赖三儿带回来已整理成册的消息给了魏瑾泓,又再拿出刚刚兄长塞给她的看了看,看完之后交给了魏瑾泓,“这是舅父帮我探的,你看看。”

    她那兄长也是好玩,就是如今当着魏大人也非要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绝不坦言。

    魏瑾泓接过她手中的册子,看头一页时速度还很快,过后就越来越慢了。

    一册只有六面字,等他看过后却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已去到亘源了?”魏瑾泓放下册后朝她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

    “只在你给的册中见过地名。”那么远的地方,数万之里,真是只能在书中见见了。

    “回来过的探子说,那里是密林之处,多见虫蛇,与你舅父的册中所说出入不大。”魏瑾泓道。

    “族中有能制伏虫蛇之人?”

    “有。”

    赖云烟笑着点了点头。

    见她笑得有些漫不经心,魏瑾泓扫了她一眼,这时见她起身往内屋走去,他便转头跟随侍之人吩咐起了府中的事,当没有发现。

    等膳后回了书房,她去沐浴之时,他传来人一问她今日之事,跪在下面,头碰着地的丫环说过上午之事后接道,“中午荣公子来要钱,七太祖说今年族中的银钱已支出了一大半了,还有一点要留着过年不能动,让夫人自己去想想办法。”

    魏瑾泓没有出声。

    丫环见他没说话,静了静便又接道,“下午,夫人令静观园靠墙那边的门打开了半晌,抬进了几箱子铜钱,后来让荣公子取了钱去,再后来,赖老爷来了,您也回来了。”

    “钱是取自哪里?”魏瑾泓抬头看着空中的某点,脸色疲惫。

    头上还有七老祖啊,她确是动弹不得。

    “是从京郊夫人的庄子里抬来的,赖家老爷来了之后,这事夫人没有与他提起,先前听冬雨姐姐与夫人说话的口气,这事夫人想瞒了赖老爷,刚刚冬雨姐姐还传令下来让我们封嘴,一字都不许往外说。”

    d*^_^*w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