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每个人活着都有自己的立场,说的话自然是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上的,何况魏景仲已经病至如此了,人都要死了,跟他计较什么?

    而她也确实没少沾魏府的便宜,便是魏瑾泓,哪怕守身不是为她,但也挺为她长脸的,她从中也得了不少好处,魏府都知道她是他喜爱的夫人,这么多年,除了魏母,这府中上上下下真没几个人真愿意得罪她,连魏景仲多少也因此对她迂回了不少。

    被当家人重视的主母,与不重视的主母,所受的对待当然是完全截然不同的。

    所以这种时候,她温顺点,以退为进,对谁都好。

    “是。”她低头叹道,苦笑着说,“儿媳知晓许多事都亏欠夫君的。”

    魏景仲听了这话睁开了眼睛,他努力地看着眼前的人,确定真假,他从她低着的头扫到她放在膝是紧紧握住握成拳的手,终是信了,低头叹道,“你知道就好。”

    说罢,摇手让她退下。

    赖云烟再行恭敬退出了门,等完全走出了院门,她微低着的头才抬起。

    什么亏欠?想着这话堂而皇之经自己的口而出,她不由好笑。

    她活着还是挺像回事的,活成了自己以前最厌恶成为的人。

    **

    十月初冬,这一年的京都连着几天都迎来了大雨,这天冬雨一大早起来给赖绝穿衣时,赖绝问她,“主子昨日有没有开口?”

    “说了几句吩咐。”冬雨说到这顿了顿,“说天冷雨冷,你和三儿哥身上的老毛病大概也犯了,让你们这几天办事注意着点,别损了身子。”

    “知道了。”赖绝看着跪着的媳妇儿大力给他绑腿带,伸手去按了按,道,“还干得了二三十年,不用担心。”

    冬雨点点头,绑好腿带给他穿了靴子,拉他起身大力拍打着他的衣服弹灰,边拍边道,“她不要大老爷那边的人,你要,先斩后奏。”

    说着,又是啪啪啪啪好几下大力的抽拍,看着媳妇儿的狠劲,身上有点发疼的赖绝笑了笑。

    主子雨天喜静不爱说话,一天到晚说不了几个字,伺候她的人便也心情好不到哪里去,回来了就得拿家里的人撒气。

    这事,他都习惯了。

    秋虹那边给赖三儿在准备包袱出门,赖三儿在吃着她昨夜连夜卤出来的还热呼着的肉,秋虹给他切了满满的一碟,就着稀饭吃,还有十来斤也切片放在了包袱里,让他带在路上。

    “秋虹姐。”因天色还黑,门外叫人的声音有些点低。

    “来了。”秋虹吁了口气,把手上拿着的带子重重打了结,就快步走出了门。

    不多时,她回来了,手上多了个葫芦,放到桌上与赖三儿道,“三斤的烧刀子,一天二两,能喝到你回来那天。”

    赖三儿塞了片肉到她口里,点头应了好。

    “我要去小姐那了,就不送你了。”秋虹吞了口中的肉,抬头往门边看了看阴沉沉的天,“这雨还是下个不停啊,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收雨,你骑马小心着点。”

    “去吧。”赖三儿点了头。

    “蓑衣挂在门边。”秋虹指了指。

    “去吧。”赖三儿又点头。

    “早点回来。”

    赖三儿笑了笑,再点头。

    “那我走了。”秋虹说完这句真走了,她打着雨伞大步穿过了庭院,上了走廊时看到另一头的院子有人打着油伞过来,她就在廊下候了两步。

    “这么早?”冬雨一进廊下,就吹熄了手中提着的灯笼。

    这条廊是通往她们主子院子的长廊,长廊两侧隔二十步就挂了灯笼,要到天明时才有奴仆过来吹熄。

    “你不也是。”秋虹提着自己的灯笼晃了晃,与她走着时低声道,“也不知道老太爷现在怎么样了?”

    “去看看吧,我去,你给小姐打水。”

    “好。”秋虹应了声,与冬雨快步走向主院,到修青院时,两人正要分道扬镳,却听门前守着的丫环朝她们福身道,“夫人去老太爷的院子里去了。”

    “什么时辰去的?”冬雨皱眉问。

    “子时去的,夫人说不要惊动你们,让你们好好歇着。”守门的武使丫环有点敬畏冬雨这个大丫环,回话的声音很小。

    “谁跟着去的?”

    “春花姐和小花姐。”

    是昨夜替她们守夜的两姐妹,闻言冬雨和秋虹也是放了点心。

    这两个丫环怎么说也是伺候主子多年了,主子哪时热哪时冷哪时疼平日也看得出来,误不了什么事。

    便是如此,她们去了内院看了一下,分别||带着丫环吩咐了内屋的打扫和厨房的事,花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往老太爷的院子走去。

    可还没走到中间,就看到对面有人狂跑过来,近了一看,是春管事下面的得力小厮,见到她们,他强止了脚步,这时满头的汗水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掉,嘴里也急急小声地道,“雨妹子,虹妹子,老太爷没了,你们赶紧过去,我这要去报讯去。”

    说着,擦了一把脸上的泪,又狂跑而去。

    冬雨秋虹闻言一愣,相互看了一眼,只一眼,两人就提着裙子往主院狂跑而去。

    **

    “世朝在哪?”跪在地上的赖云烟抱着魏瑾泓靠在她怀里的头,撇过头轻问魏瑾荣。

    “派了急卫去接了。”魏瑾荣声音难掩泣音,但还是字字清楚小声地答了。

    “那就好。”

    赖云烟这时撇过头,朝刚制止了一遍,这时还是哭得有些大声的魏瑾瑜淡道,“小叔子,你大哥这时不便起身,能劳烦你去石园一趟,把族伯族叔都请来吗?”

    自魏景仲断了气,魏瑾泓四肢就不能动了,刚刚让易高景拍出了一口黑血,此时还在赖云烟的怀里昏迷不醒。

    “是,大嫂。”魏瑾泓被身后的堂弟魏瑾勇猛截了一下,这才回过了神,朝赖云烟回了话,抬头时看到了她怀中的兄长,他又悲泣道,“让兄长去床上歇息罢,让大夫好好看着,莫,莫……”

    说罢,又泪流不止。

    赖云烟摇了摇头,“让他送一程吧。”

    上了床躺着,他要是醒过来,还是会再过来跪着的,还不如不移动他,免得出什么意外。

    “去吧。”见他不动,赖云烟又出了声。

    她话后,魏瑾勇使眼色让两个仆人扶了魏瑾瑜起身。

    现在屋中只有几个近身的亲人,人还不是太多,但稍会消息一出去后,人就要多起来了,赖云烟便朝魏瑾荣再道,“弟媳在吗?”

    “禀长嫂,正在门外。”

    “让她把府中行事稳妥的婆子丫环叫过来伺候,二婶这几天得陪着我,就要辛苦她了。”白氏是个能干的,这时候掌得了事,赖云烟也放心。

    “是。”魏瑾荣迅速爬到门边,传来媳妇跟她说了话,就又爬到他们身后跪好。

    这时赖云烟怀中的头微动了动,赖云烟低了头,见怀中的人眼皮动了几下就没动了,她也没去确定,只是转头对另一侧的魏瑾勇说,“你过来点。”

    “是,长嫂。”

    魏瑾勇便跪了过来。

    他是族中掌管礼法的族叔的孙子,人也懂得变通,赖云烟便与他道,“到下午怕是有外客入府了,外院的事,你先顶着。”

    “是。”

    “去吧。”

    “是。”

    “七祖爷,您来了。”门边这时传来了哗啦啦的跪地声,七太祖这时柱着拐仗被人扶了进来。

    “抬太师椅。”赖云烟朝春叔点头轻道,让他把那张魏景仲坐的太师椅抬到床边。

    魏瑾荣的祖父,魏家宗族中年纪最长,辈份最高的魏七太祖在椅子上坐下后,赖云烟怀里的人又动了动。

    赖云烟慢慢扶起了他的头,让他起身,又扶着眼睛都没有全睁开的人跪到了灵床上的人和床边坐着的人面前,相继她也在他的身后跪着,撑住|搜索看最新|了他的半边身子。

    看着地上两个瘦削憔悴的人相依相扶的样,魏七太祖摇头苦笑了一声,道,“喊魂了?”

    “喊了。”魏瑾泓轻声地答了话。

    “没有再回来啊。”

    魏瑾泓摇了摇头。

    “那就是真的去了。”魏七太祖怅然叹了一口气,掉下了眼中的泪。

    过后一会,他朝奄奄一息的魏瑾泓看了几眼,说,“歇一会就起身,许多家得你去报丧。”

    魏瑾泓轻点了一下头,他知道。

    宫中的皇上,还有诸皇亲国戚,士族故交,都得他去。

    “赖氏……”

    家中男长者在,女眷是说不得话的,自七太祖进了屋,赖云烟就没再出声,这时听到他叫她,她低头磕了头,表示听到了。

    “一切就都劳烦你了。”

    “您言重了。”赖云烟施了礼,轻声答话。

    这时住在魏府里的老人都来了,那空荡悲凄的房子挤满了人,赖云烟站在魏瑾泓的身后,紧紧扶着那摇摇欲坠的人,在这一片刻,赖云烟突然有点明白魏瑾泓这一生的强求了。

    也许他求的,只是有一个人在这样的时刻,能站在他的身后,不让他倒下去。

    l↖(^w^)↗l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