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先生,我娘曾跟我说,这世上清者自清这种事固然有,但得等到那个人能活到那个自清的时间才行,要不,清了又如何,命都没了,别人说得再好,哪怕说得再坏,也与他无关了。”魏世朝又向江镇远笑笑,问他,“先生,你说这这世上有几个强大到能清者自清的人呢?”

    “得去查明真相。”江镇远缓缓地道。

    “是,查明真相,总有人等得起去查明真相。”魏世朝说到这,又朝江镇远轻声说道,“只是到时查明了若是没有,希望真正做错的人也有那惩戒。”

    毁他舅父名声,于宫中侍读的表兄有碍,还于在府中养病的舅母有碍,便是母亲的日子也不得安宁,这一切,总是得有个说法的。

    “是。”江镇远若有所思地点了头,他接着顿了一下,对魏世朝也轻言道,“你有个知识渊博的好母亲。”

    魏世朝闻言这次打心底地发出笑了,弯起的眼睛里跳动着明亮的光,看得江镇远不自禁地微笑了起来。

    李弟是个执拗的,也不知这次事于他是好是坏。

    但暂且如此罢,皇上这次大概也是想从其中看看他到底能不能堪当重用。

    **

    赖震严□民女一事被流传到了市井当中,在京郊静养的赖云烟回了赖府。

    一见嫂嫂,见她还安然,赖云烟往她半躺着的榻上坐下,也往后靠着后,不由笑着朝她说,“你倒是不急。”

    “急坏你了?”苏明芙微微一笑。

    “可不是。”

    “这有何好急的,你兄长定会无事。”苏明芙很是淡定且坚定地道。

    “是呢。”赖云烟点头,又问她说,“煦阳如何?”

    苏明芙这时顿了一会,这时她眼睛里泛起了烟雾,随即她连眨了好几下眼,才把水雾眨掉,与她道,“宫中是有人拿此欺负他,但你知道的,煦阳应付得过来。”

    只是可怜她的孩儿才这般年纪,身子弱,要提防着有人害他,还要与人尔虞我诈。

    赖云烟听后看了她一眼,恰好看到她眼波中的水雾,就低了下头去。

    等料嫂嫂差不多收敛好情绪后她才笑着接话道,“可不就是如此,煦阳能应付得过来。”

    苏明芙拉了她的手,“你也别担太多心了,宫中已打点好了,听你兄长说,皇上太子都没因此事怪罪于他,更无意打发他回来。”

    赖云烟勉强地笑了笑,“要是真能打发回来,那才是好。”

    苏明芙听了怔住,过了好一会才苦笑道,“这种事,岂是我们想怎样就怎样的。”

    见她笑得苦涩,赖云烟便笑着转了话题,道,“也就你信兄长什么事都未做,要是换了别家的女主子,这时候说不定怎么哭天喊地了喽。”

    见她又说离谱的话,苏明芙好笑地轻拍了下她的脸,“就知道你是回来说不正经话的。”

    也就她在全府被人暗算的情况下还能说几句轻俏的话,这爱借着名目打发赏银的大小姐一回来,全府的下人都要轻快些,哪看得出乌云顶罩。

    这日子,说来确实是好了起来了。

    便是有风波,又何须去怕。

    “哈哈。”赖云烟大笑两声,就头靠着她的肩悠悠地道,“嫂嫂,咱们开开心心地过,省得家里全是兄长那样的棺材脸,那时才是败坏了家风了呢。”

    “你啊,”看着又说兄长的“不是”的小姑子,苏明芙好笑又好气的截了截她的额头,“就知道你是回来玩耍来的了。”

    赖云烟就又笑了起来,还传了冬雨进来,对她说今儿她心情好,去备点瓜果赏下去,让大伙儿也沾沾她的乐气,这夜间的晚膳啊,也给大家多添一个菜,谁人碗中要是少了,来找她就是。

    冬雨笑着应了是,她退下后,苏明芙这时也轻吁了口气,朝她说,“你来得恰好,帮我管几天家吧,我还有点事要去备妥。”

    “嗯。”赖云烟很干脆地点了头。

    “你啊……”苏明芙看着她这总不愿意插手魏家内务的小姑子,摇摇头叹道,“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老是与魏大人处不来。”

    “许是天生犯冲。”赖云烟开玩笑般地笑道。

    见她又是这样回答,苏明芙叹了口气,也不再言语了,又因是她回来了,她心中放松了很多,靠着背垫没多时,就已经睡了过去。

    赖云烟见她闭上眼睛后就一直没出声,等确定她睡着了,这才轻手轻脚地下了榻,给她盖好了被子,出门对苏明芙的丫环轻声说,“夫人睡了,仔细着点。”

    “诶。”丫环轻声地答,小心翼翼收敛着手脚走了进去,去守着她去了。

    **

    赖震严这夜回来先是去看了妻子,然后去了妹妹此时所在的书房。

    “回来了?”门被推开,赖云烟抬头见是兄长,便暂停了手中的笔,笑着出了声。

    “写什么?”赖震严嗯了一声,又对身边的虎尾说,“把门都把好。”

    “是。”

    这时赖震严大步走了过去,拉了张椅子在妹妹身边坐下,见她写的都是菜名,不由拍了下她的脑袋,“成天都想些什么事?”

    就光记着吃了。

    “酒楼的新菜名,是正经事呢。”赖云烟摸着头笑答,“哥哥你打轻点,莫打坏了我的脑袋。”

    “这么大了还这么娇气。”赖震严不以为然。

    赖云烟朝他还是笑。

    赖震严被她笑得嘴角也微翘了翘,他这妹子在他面前总是像没什么烦心事似的,他也知道是她是想让他高兴。

    “嫂子醒了没有?”

    “还没,我今日回来得早了些,她等会才会醒,让她多睡一会。”说起妻子,赖震严的脸是真正温和了下来,与她道,“这次你多在家中住几日,帮家里管点事。”

    “知道了。”赖云烟微微笑着,目光柔和地看着他。

    赖震严看了不禁心中一疼,缓了一下才暗涩道,“知道你是不想跟他过,但现在暂且没有什么好办法。”

    赖魏必须联在一起,这是皇帝下的旨令,哪怕她搬出魏府,但名义上也不能与魏家和离。

    “我在小筑里过得挺好,再说了,哥哥,”赖云烟笑道,“像你这样疼爱我的人何其少?像魏大人那样的人都不是我的良人,我再寻了他人,不一定比他更好,我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妹妹有自知之明,知道就算再另寻姻缘,在这世间也找不到如我愿的。”

    活到她这个份了,哪还会再去寻一个夫家束缚自己。

    “我也不孤单,百年后有世朝送终,活着有世朝,有你和嫂嫂还有煦阳当我的依靠,哥哥,你不必操心我,你知道我一直都让自己过得很好。”赖云烟笑看了兄长了一眼,边写着菜单边悠悠地道。

    赖震严想着魏瑾泓那张日益沉默的脸,觉得妹妹也说得对,也就她有那个本事,把魏大人逼得他一朝他提起她,他那一直昂得挺高的头都会在他面前低下去。

    “瑾泓也没有那么坏吧?”想起白日他还在魏瑾泓面前嘲讽了他一大通,说他魏家书院养了好先生后魏瑾泓一言不发的事,赖震严稍微有点良心不安地说了一句。

    “够坏的。”赖云烟却是想也不想地道。

    赖震严一听她斩钉截铁的话,想起魏瑾泓现在那韬光养晦的死命劲,不由也点头道,“确实,够坏的。”

    害得他们赖家也得跟着他装孙子,让他反手也只能反得静悄悄。

    **

    赖震严之事尚线追查下去,幕后黑手颇多,但查到最后只能断到孤女诬告这里。

    李浪严审孤女的丫环,丫环把赖画月告知孤女的实话说了出来,李浪不信,偏信孤女咬口说丫环被赖家收买的话,又再查了一遍。

    这事被宫中皇帝知晓,正在案头批奏章的皇帝听了侍卫的报,很不耐烦地道,“一根筋。”

    而这厢李浪又再查了一遍,这时,皇家庵堂的主持上了堂,与李浪报了话,说了此孤女与赖画月认识之人私下有通的事。

    那人被提上了审堂,不到半时就全招了出来。

    此人姓刘,是名秀才,说起来也有些来历,他家与萧家有些渊源,算是与萧家隔了两代的表亲。

    李浪顿时就住了发话,判了案,把这案子结了。

    当天刑衙就贴出了布告出来,百姓围观后,有不少人对于这次没收拾到达官贵人面有些唏嘘,但因是青天老爷审的案,倒没有再说什么。

    但不到两日,不知谁人把孤女的事传了出去,百姓纷纷议论的就是孤女失贞的事了,说她淫*荡的有之,骂她不要脸的更是多不胜数,连带与她通奸的那位秀才家门前都被他们村子里的人泼了许多的屎粪。

    李浪知情后,心道这怕是那看着心狠手辣的赖大人之举,忙派身边之人查了下去,最后却查到了自己的家里,是他身边的老仆跟人闲聊的时候一时失口传出去的。

    这事让李浪在皇上的面前好几天都抬不起头来。

    赖煦阳在宫中受到的排挤顿时在明面便消停了下去。

    而萧家那位本来准备送进宫中替人当伴读的萧家子,这时被家中老太爷严令他本欲进宫的事不能与任何人去说起,哪怕烂在心里也不能说出半个字出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