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萧氏为保腹中胎儿,已把她怀孕之事告知了太妃。

    太妃宫中都知了此事,再说此事的不对头,说这孩儿是她通奸所来,无遗就是笑柄,于皇家,于魏家都如是。

    赖云烟知情后,真真佩服萧姨娘这胆量。

    这么多年,萧氏也算是历练出来了,当年那野心不小的萧氏女,现下这野心在魏瑾泓各方的打压下暂止,但那敢拼敢为的心思,却还是未尽。

    而魏瑾泓跟她兄长一样,遭遇了次哑巴吃黄连,苦头全说不出的事。

    这时就算萧家知晓了内情,哪怕魏家豁得出去,也定然是不承认萧家女通奸的罪名的。

    因为萧太妃要封太后,萧家这几年定然出不得这么大的丑事。

    当年先皇为了他的皇后,也就是废太子的姨母,让元辰帝尊其为太后,生母为太妃已让萧太妃屈就其后,现下就等太后升天,萧太妃升位了,在这个口子,不论是萧家,还是皇帝,都不可能再让萧家出丑事,所以这事,这三方都得忍下来。

    萧氏好胆量!

    魏瑾泓绿帽罩顶,趋着这难得的机会,赖云烟大张旗鼓地见了萧氏,还赏了她魏家不少的好物。

    送的且都是金银,还另道这银子让她拿着去花,但莫要沾污了这手,平素要用,让丫环去碰就是。

    不过,因魏瑾泓是世朝之父,她也只见了一面,便也不再谈这事了。

    但这事对魏瑾泓的实质伤害却要比赖云烟预料的要严重一些。

    魏瑾泓这日在她屋间喝茶,呕吐出黄色的胆汁后,赖云烟真是想笑觉得不妥,不笑又觉得对不住自己,只能拿帕挡了半张脸,眼睛礼貌地看向了别处。

    这个男人,着实太狼狈了。

    但她确实也同情不起他来,这时忍住了不出言讽刺,落井下石,也是顾及了他们的孩子。

    等魏瑾泓吐了地面一地,止了干呕后,赖云烟这才调回眼神,看向了他。

    魏瑾泓漱了口,那煞白的脸笼罩着一层灰色。

    哪怕他狼狈至此,赖云烟也不敢小看他,只是谨慎地打量着他,不知他要找何话告辞而去。

    不一会,魏瑾泓抬脸看向了她,眼睛里毫无感情,嘴间出声道,“当年你是不是早知昭洪是个痴儿?”

    他的第一个儿子,赖画儿之子,他曾视若至宝,想让她当亲生儿的孩子,她是不是早他许多年知他是个痴子?

    “是。”赖云烟淡笑。

    “你从没告知过我一声。”

    “怎么告知?”赖云烟轻描淡写,“那时夜夜祈盼你死于非命还来不及呢。”

    魏瑾泓听后宛尔一笑,扶桌起了身,走出了门。

    赖云烟在他走后拿了先前他来前看的书,倚躺续看。

    不多时,赖三儿来报,说大公子回院后,似是吐了血。

    赖云烟脸色未变,把看着的那一页看完,才点头让赖三儿退下。

    说来,要是魏大人再多问她一句,她也是定会回,就是如今,她也是夜夜盼他死于非命的好。

    要是一举能把他气死该有多好。

    少了这个总是捏不清现状的男人活于这世,她活得肯定要比现在精彩万倍。

    一个人,连自己和身边的人都改变不了,还妄想改变这天下?

    哪怕这多年游历中,为了儿子的前路,她帮了魏大人不少,但现在赖云烟还是相当的不看好他。

    这个男人,实在太糟糕了。

    **

    赖游入葬之日还有一月有半,赖云烟尽孝这段时日,不少昔日的闺中友来探望她。

    赖云烟全都一一尽心招待。

    也有那同情她的人,说她这还守着孝,妾室却是有孕了。

    要换以往,赖云烟肯定是要哀凄一番,但萧氏前两日还被太妃打赏了什物,她可不想在这时候折太后的脸面,跟人还夸了几句萧氏的好处。

    那听者之人也明了她的处境,心中只当她会做人,但对太妃那族也不敢妄言。

    待一月半后赖游入了那方圆五里都无族人的孤坟,太后殡天了。

    官复原职的魏太府在宫中为太后跪了一宿后,回府大病不起。

    这一次,便是赖云烟对着魏瑾泓这人有着七分猜测之心的人,也目测魏瑾泓这次真是命悬一线。

    但世朝在她面前却平静得很,与她说起父亲的病情时,也只道大夫一天要探几次脉,父亲一日要喝几次药。

    他有些忧虑,但在赖云烟想多说几句时,他朝她摇头,示意她不要张口。

    这天赖云烟与他探过魏瑾泓回屋后,魏世朝静坐在案前良久无声,等母亲温暖的手摸上他的脸,他朝她又摇了摇头,这次他张了口道,“娘,你无须多说,父亲要是不行了,你与孩儿也是无能为力的。”

    这府中,不是他与娘说的算,父亲的生死更不是他们说的算了。

    他就算尽了那十分的孝心又如何,父亲对他还存有几分父子之心又如何?现下这府中,全是萧家太妃的影子,萧姨娘也是好本事,哄了太妃站在她那边。

    他这时就算有为父亲死的心,但他父亲也护不住他娘,一点意思也没有。

    “你心中难受。”赖云烟叹气道。

    魏世朝苦笑道,“孩儿只能难受。”

    爹是他的爹,他病入膏肓,他确实难受至极。

    可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往了,那时他能赖在父亲怀里撒娇,说尽心中的话,但现下他却不敢了。

    他身后还有娘要护着,他哪怕敢把自己交到他手中,但他没有胆把娘交到他手中。

    各人的娘,各人护着,他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爹要是起不来,他只能顾着他能顾得着的了。

    “要不再找个大夫与他看看?”

    “那是皇上亲派的御医,天下再也没有比他更好的大夫了。”

    看着冷静得不像个小儿的儿子,赖云烟只能伸手抱住了他,垂下眼掩了眼中无尽的怜惜。

    到底是她作了恶,带了他来这世间,小小年纪就要尝遍这么多的辛酸与不得已。

    **

    这次魏瑾泓是真的病重,当赖云烟这夜刚用完晚膳,听丫环来报,说魏瑾瑜在魏瑾泓房面前磕破了头,血流了一地后,当真是无语了半晌。

    “大公子气死了没有?”好一会,她问了冬雨道。

    冬雨摇头,朝赖云烟苦笑道,“小公子候在那守着。”

    “世朝用膳了没有?”

    “未。”冬雨福腰,不忍地与赖云烟求情道,“您去看看罢,小公子都瘦了好多了。”

    赖云烟摇摇头,拿帕拭了嘴,又去镜前擦了点白粉,把气色掩白了些,这才带了丫环去。

    她因守孝,搬到了离府中佛堂这处的静院,离修青院有一段距离,走了好一会才到修青院。

    到了魏瑾泓的院中,在下人的告知下,她才知这一大家子,魏瑾泓与魏母病得不能起榻不算,刚刚拉了魏瑾瑜走的魏景仲也昏了过去。

    听到这事后,赖云烟猛然之间觉得魏府有夕下落败之相。

    但一进到房内,当她一眼看到骨节突兀得厉害的手指拿着一碗药一饮而尽后,她就又觉得她多想了。

    她看着魏瑾泓饮尽了手中之药,还朝站于他身前的她儿微微一笑后,她摇了下头,挥退了身边的人走了过去。

    “去用膳罢。”她温和地朝儿子道。

    魏世朝向他爹看去,魏瑾泓也开了口,微笑道,“去罢。”

    “爹刚吐了黑血。”魏世朝的声音忧虑不已,眉头皱得死紧。

    看着他这担扰之态,赖云烟在这一刻心中似被钝刀子连割了好几刀,心中难受得紧。

    “让冬雨端了进来,你在旁吃罢,娘看着你爹。”赖云烟朝他微笑道。

    “不妥。”魏世朝想也不想地答。

    他答后,魏瑾泓嘴边的浅笑消失殆尽。

    魏世朝哑然地看着脸上刚聚起生气的父亲此时一脸灰暗,刹那有些手足无措。

    “冬雨……”赖云烟朝门边叫了人。

    冬雨进来后,她吩咐了事,又让她带了世朝下去洗漱。

    魏世朝这时不敢再去看父亲的脸,他闭了眼低了头,什么人也不再看,跟了他的冬雨出了门去。

    **

    “那孩子不能留。”孩子退下后,魏瑾泓朝面前的女人平和地开了口。

    “哦。”她不冷不淡。

    “我已与皇上说了。”

    “哦?”她的眼睛看向了他。

    “太妃一直是个奇女子。”

    这句话让赖云烟安静了下来。

    可不就是个奇女子,她太能忍了,上世她也是能忍,忍元辰帝不纳后,忍到了元辰帝立了她膝下养的孙子为太子,再忍到了萧家又多了一位小太子妃。

    上世她见过现在的太妃两次,两次她都费尽了千金,才从她手里讨了一点的好,得了一点助力。

    可这世跟萧家有直接厉害关系的她,已经完全不敢想还能从她那得好了。

    “您想如何?”赖云烟抬眼看向了他。

    “启禀大公子,大夫人,国师大人来了。”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苍松的声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