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回罢,我送你回。”

    “世朝可能让我一起带去?”赖云烟的语气是温和的。

    魏瑾泓久久无语,他没有看赖云烟,头一转,直接看向了窗外。

    良久,他道,“要住多久?”

    她不退,那他再退。

    “一个月。”赖云烟说到这苦笑了起来,“就一个月罢。”

    她不能要得太多了。

    “太长。”

    赖云烟顿了顿,转头看向他,道,“跟外面说就说我的病适宜在娘家养,就不会有太多的闲言碎语。”

    “你既然想到了,就依你的意思。”魏瑾泓径直起身往外走去。

    十年了,十年都过去了,还是没换回她几许信任。

    **

    “煦阳大哥上次说他手里两本孤本,我去住的话,就借给我来看。”去赖府的马车上,魏世朝平静得不像一个孩子。

    “那你也借给娘看一下。”赖云烟笑道,说话间轻咳了一声。

    魏世朝看着他娘亲苍白的娘,伸过手把她冰凉的手握到自己的手小手里,点了点头道,“嗯,好,我跟煦阳大哥说一声。”

    “娘不会弄坏的。”

    “嗯。”

    “怎么不笑?”赖云烟笑着看向他。

    魏世朝想了一下,道,“孩儿笑不出来,不想笑。”

    说罢就抿了嘴,看样子是不打算再说下去了。

    赖云烟也没逼他,靠着枕头的她这时闭上了眼睛,这时她嘴边的笑意没有褪尽,她看起来很是温和。

    “娘,温先生说,你是来这世间度劫的仙子。”魏世朝把头靠在他娘的上方,在她耳边道。

    “温先生自来对我颇有所赞誉。”赖云烟嘴边笑意更深,他的先生都是她找的,无论是穷乡老叟还是市井隐士,她都给予了她的敬意,想来,先生们也把她的这份敬意还给她了。

    “他还说等你了却了红尘俗事,到时就会回去了。”

    “怎会,”赖云烟笑着睁开眼,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小俊脸,笑道,“天上岂会有我这种贪嘴的仙子?再说了,天上的神仙天天不用膳也就罢了,还喜欢个修个的道,[百度搜:“两世冤家”看最新章节]清闲得很,娘亲可受不了这种日子,要是真是回那天上了,过不了两天得回来找你给我去备那瓜果去,另还得找两个会弹琴的乐师来不可。”

    魏世朝闻言这才真正地笑了起来,言语中也开心了不少,“说的也是。”

    说罢,他可怜地拍了拍他娘的肩两下,与她道,“你就和我好好在这人间呆着罢,等再过两年我再长大些许,到时你就能痛快了。”

    赖云烟笑得差点呛了气,因此眼睛都显得灵动了起来,“你懂什么叫痛快?”

    “我懂。”魏世朝微笑了起来,他低眼看着他娘笑得喘不过气来的样子,伸出手帮她轻拍着顺着气。

    “娘。”魏世突然叫了她一声。

    “嗯?”

    “给你糖吃。”他把一颗腌梅拿了出来。

    赖云烟笑了起来,她把儿子常拿来哄她吃的腌梅捻起,突然心中一动,对魏世朝笑道,“去帮娘叫下秋虹,让她拿点温水过来。”

    “我给娘去拿。”魏世朝却道,说着已掀帘下了马车。

    他走后,赖云烟垂眼看了腌梅一眼,没有放入口中,她拿出帕子包了它,放置了怀中。

    她这,也就她儿子这有逢可钻了。

    **

    进了赖府,苏明芙迎了她。

    这时赖震严还在宫中,但为了赖云烟的回门,他想法子把赖震严弄去了别院,其中还有赖画月和她的儿子。

    “兄长此举不妥。”赖云烟见了苏明芙,等世朝随来请安的煦阳走了,下人退去后,与苏明芙道。

    “无不妥,父亲也是想去别院散散心。”苏明芙说到这淡淡一笑,“再则,父亲愿意见谁就见谁,哪是我们这些小辈们劝得住的。”

    赖云烟闻言不禁笑了起来。

    这倒是,尽管赖游跟大太子还纠缠在一起对赖家不是什么好事,可赖游这亲庶女远亲女的行为看在别人的眼里,以后他们就是各不相认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赖游也是老糊涂了,才真带了赖画月去别院。

    姑嫂俩谈得几句话,就有丫环进来报大夫来了。

    “是舅舅家药材铺的大掌柜,进京有点事,本来前几天要走的,逢上你出事,就留了下来,给你探过病后再走。”苏明芙道。

    “嗯。”赖云烟沉吟了一下,靠近苏明芙道,“让他等兄长回来了再来罢。”

    “嗯?”苏明芙微有点不解。

    “我有点事与你们说。”

    这事,她一人查,显然不妥,如若让大掌柜的帮着验梅,兄长,舅父肯定是都会知晓的,还不如等兄长在的时候说了,也好商量着怎么守口风,不让世朝知晓。

    这事,不管是不是出在梅子上,她都不想让儿子知道什么。

    见赖云烟神态自若,苏明芙还当没什么大事,只是到晚间,他们夫妻俩从赖云烟口里听到梅子的事,又逼问出梅子是谁给的之后,赖震严板起了脸,苏明芙好半晌都没说话。[百度搜:“两世冤家”看最新章节]“世朝还小,又与我自来亲昵,知我贪嘴,就常在外寻些怡人的零嘴与我,这事要是给人钻了空子,还是不让他知道的好。”赖云烟看着皆不语的兄嫂,见说完他们也不说话,挺为无奈地接道,“现下还不知是不是梅子的问题。”

    “叫荣掌柜进来。”苏明芙看向了赖震严。

    赖震严摇了摇头,他看了妹妹苍白的脸一眼,又静坐了一会,才缓缓道,“先叫舅舅过来。”

    任荣是舅舅的人,可靠不可靠,要舅舅点了头才算。

    “现在就叫?”

    “嗯。”

    苏明芙听后起了身,轻步出了屋去,这时屋内只剩赖氏兄妹,赖震严看向妹妹,“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上午。”赖云烟苦笑道,“他如往常一样想哄我开心,拿出梅子,我才……”

    他们母子一直亲密,她再谨慎,也不会怀疑到自己儿子身上去,如若不是重病过后,儿子又习惯性地拿糖给她吃,她哪会想到这上面去。

    “你怎地这般粗心大意。”赖震严有点发怒。

    “回京后他去哪儿,我都让赖绝儿和三儿他们跟着了的。”赖云烟叹道,“那毕竟是魏府,谁要是其中作了什么手脚,我哪有那么多眼睛看得着。”

    “你就不能提醒提醒他?”赖震严还是不满。

    “是我的不是。”赖云烟满心的苦涩。

    这确是她的不是,老想着他还小,不想让他过早面对这小宅内处的肟脏。

    “我以后会说的,哥哥。”赖云烟哀求地看向他,希望他不要再说下去。

    这时苏明芙又进了屋,走到赖震严身边坐下后,她伸手拍了拍夫君的手臂,轻道,“云烟正难受着呢,您就别让她更难受了。”

    “去躺着。”赖震严脸色铁青,说着话时却站起了身,亲自去扶了她。

    等舅舅到的时候,他陪坐在了她的身边。

    屋内烛光闪烁,过了半晌,回过神的赖云烟才与静坐着一声不吭,不知在想什么的兄长道,“想起上一回,你这样坐在我的身边,不知是我七岁摔下河那次,还是九岁把腿摔坏那次了……”

    “你九岁。”赖震严想也不想地答。

    赖云烟笑出声来,“哥哥还记得。”

    赖震严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起来,“你马虎得很。”

    怕她再马虎出事,他只能守着。

    这时赖震严心中也难受,看着妹妹那苍白瘦削的脸,薄唇抿成了一条线,口中严厉地道,“想来还是把你嫁错了人。”

    赖云烟微笑不语,伸出手去抓紧了他的袖子。

    没什么嫁错不嫁错的,那时,她确实得嫁魏瑾泓。

    嫁给九大家的三首之一,这样才能帮不得父亲喜欢的哥哥撑气,而那个时候,她那么欢喜魏瑾泓,确实也是想嫁给他。

    “要是……”

    “哥哥,”赖云烟打断了他的话,平静地朝他摇首,“没什么不对,没什么错的,路也是我选的,走了就走了。”

    她的路也好,兄长的路,都一样,选了就得往下走,说坏说错都无济于事。

    “先看看是不是梅中有毒,”赖云烟不紧不慢地接着说道,“如若是,再帮我想个法子,好好把这事掩过去,别让世朝知道。”

    “若是如此,那查出来的真相呢?”赖震严觉得这事免不了小外甥身边的人犯错。

    “不知者不怪,知情的嘛,”赖云烟笑了笑,道,“哪来的就回哪去。”

    阴曹地府来,就回阴曹地府去。

    **

    不出三日,任金宝就又再来了赖府,道梅中确实有毒,里面有种北方不常见的蜜草,尝来甚甜,但血气不足的人要是吃了就会此起呼吸不通。

    荣掌柜也暂且留了下来,与方大夫一起与赖云烟用药。

    但此事归根究底,哪怕身体调好,还是会让赖云烟落下病根,身子要较以前差上一截。

    闻医者之言后,赖云烟颇有些不以为然,道,“活着就好。”

    能活着,有手有脚,还能呼吸,就是差点又如何?要不了命。

    她看得开,神色间也无阴霾,这些年来,任金宝也算是知道他这外甥女的心性,这时也道,“嗯,差一点就差一点,要是休了你,到时就跟舅父回江南,到时随你活。”

    赖云烟笑着看向他,眼波如水似烟,“舅父此话当真?”

    任金宝被她看得背后一冷,嘴里笑嘻嘻地道,“你如今也是有银子的人了,到时舅舅再给你处好宅子住,岂不是想怎么活就怎么活了?”

    赖云烟笑着出了声,与身边的兄嫂道,“看看罢,还是自己的银子最要紧,哪是最疼我。”

    “说这么没良心的话,哎哟。”任金宝猛摇头,摇完见他们家三个人都笑着看向他,他遂即大大地叹了口气,从兜里拿出个银锭,塞到外甥女的手里,翻着白眼道,“这次给你的见面礼,总成了吧?”

    “哥哥嫂嫂呢?”

    任金宝瞪她,又割肉一般拿出了两锭。

    赖云烟这时双掌一拍,抵着下巴道,“还有煦阳娇娇世朝未叫来……”

    “好了。”见妹妹还在逗弄下去,赖震严制止了她。

    这时他用眼神示意妻子出去,等她走后过了半柱香,门外传来了轻轻的两声轻敲声后,赖震严这才开了口,与舅父道,“这事除了您和舅母,还有荣掌柜的知情,还是别让其它人知晓的好。”

    赖云烟感激地看了兄长一眼,眼睛就又看向了任金宝。

    任金宝这时也褪去了他那张笑弥佛的脸,点了一下头。

    “你们要怎么查?”要是不惊动那小精明鬼,怕是不容易。

    “这些日子,他常跟着他祖父的人出去。”他们这边的人,没什么好查的。

    赖绝,赖三儿,冬雨,秋虹这几个人没什么好怀疑的,这些近身伺候的人要是要她的命,她这命早没了。

    “从那边查?”

    “嗯。”赖云烟看向兄长。

    “已经在查。”赖震严点了头,看向妹妹的脸是柔和的。

    也只有他的妹妹,才会在出嫁多年后,让他的人还是听他的吩咐,她也依然万般信赖,以及依赖他。

    “那就好。”看着他们兄妹,任金宝的眼睛又笑得眯了起来。

    他等了这么久,总算等到姐姐的小树长成大树了。

    **

    赖绝他们铺了大网在查,半月后,来了结果,是魏父身边老奴的小孙子调了魏世朝放在祖父书房外间的一包梅子。

    这事,魏瑾泓也知道了。

    再详查,无非是那小孙子收了外面的银钱办的事,再查那是什么人,就说不出个一二来了。

    为着这事,赖震严去了趟魏府。

    他回来后,脸色铁青无比。

    魏府这次保住了那老奴,只是把那小孙子打断了手脚,赶出了府去。

    作罢,魏景仲还对赖震严说了一句,“媳妇现今无事,而她识情礼佛,是个知礼仁义的,就别损她的福份了。”

    这话把赖震严气得回到家,那脸色都没缓过来。

    这次赖三儿跟了过来,见兄长脸色不对,赖云烟招他问了话,问清魏景仲说了什么后,她也不禁哑然失笑。[百度搜:“两世冤家”看最新章节]魏景仲这世也还是一样,把她这媳妇分外当外人,要是换个魏家人,魏瑾泓也好,魏瑾瑜也罢,哪怕是世朝,看他还会这么轻拿轻放之后还说这么轻飘飘的话出来不?

    魏大人为魏府这么郁郁累累,最致命的,他一项也改变不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