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赖云烟在旁听了忍了又忍,这才没笑出声来了。

    魏大人这父亲当得也真够殷勤的,这嘴里刚吃着梨呢,他这水就递上去了。

    “爹,我这不渴,吃着梨呢,呛不着。”魏世朝忙和他爹说道,这时又向忍笑的母亲摇了摇头,示意她别又笑话他爹。

    他爹对他这般好,娘亲再笑他,也太不够意思了。

    听到赖云烟的忍笑,不知被她笑过多少次的魏瑾泓又紧拢了下眉头。

    这女人,回了京中也还是不知收敛!

    是夜,两父子上了床榻,仆人退了下去后,魏世朝给父亲拿扇子扇了扇风,把脚放到父亲腿上搭着,这才满足地叹了口气,道,“自回京后,孩儿就未曾跟您能好生聊过了。”

    大漠冷,父亲热呼,他便与父亲睡得多,自打进京后,父亲常不在家中,天又热,想起未再与父亲促膝谈心时,这已是多时了。

    “爹忙。”魏瑾泓偏头看着小儿,心中情不自禁温柔起来。

    这是他的血脉,哪怕他是一手被她抚养长大,性子狡猾,但还是与他亲厚。

    “知晓您忙,孩儿不怪您。”每晚只要他回来,都要过来与他请安的魏世朝点头。

    “想跟我说何话?”魏瑾泓笑了起来。

    “诶,可多呢。”魏世朝一个翻身,趴到了父亲的脑袋边,在他耳边轻轻地耳语了起来。

    他从他见到的萧家小公子,到书院里见到的那些儒生,每个他见过有印象的,他都会问他父亲一个清楚。

    什么名字,家世是什么样,才学几何,他都问得很是仔细。

    魏瑾泓听他一一言道过后,没有先回答,只是问他为何问得如此仔细。

    魏世朝深思了一会,朝父亲肃容道,“孩儿虽是自幼被您与师长教导,虽有些天资,所学颇多,但京中之事,孩儿所知甚少,兵道上所谓知此知彼百战百胜,[更新快]可孩儿回来五月有余,见者之人数百,但识者之人不到数十,他们都皆知我是魏学士长孙,魏太府之子,能百步成诗,其母是赖府赖氏,其舅是当今吏部侍郎,他们都清楚知我是谁,而我却不知他们是何人,所做何事,长期以往,可是不妙啊。”

    魏瑾泓闻言惊愣,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这世他陪着他这儿长大,每每都为他的聪颖发愣,这次也亦然。

    他都不知才几日不常与他谈话,他就又长大了这么多。

    这次魏世朝问的一些事,魏瑾泓并不是全都能答得上来。

    不知时便叫来燕雁,燕雁再不知,就传师爷过来,待师爷也不知详情,说不上个一二来,魏景仲那边不知从何人身上得了信,深更半夜的,就令人提着灯笼照着路往他们这边过来了。

    这夜,祖孙三人彻夜长谈。

    隔着一道小园林的院中主厢房那头,赖云烟睡了半会就被丫环叫醒,听了丫环跟她报的话,她沉默了一会,先叫冬雨领着人过去送了茶点,又另叫了赖绝进来问话。

    问到魏世朝这段时日随着他在外的先生见过的人,她随之完全沉默了下来。

    与君秦山一别,已然八年了。

    没想到,他此时隐于京中。

    **

    宣都夏季的早上,护城河上常有野鹤嬉水,江镇远这次又瞄准了它们常常歇息之地,便让小安提了他养的那群小鸭,一大早就驾了牛车过去,把小鸭放进了水中。

    那野鹤被惊走,又不舍常嬉水之地,扑腾扑腾几下翅膀,重回了水面。

    江镇远躺在隐于芦苇处的牛车上,拿起手中酒壶,一小口一小口嘬着酒,等着他养的这群小鸭沾够了仙气,再带它们回去。

    小安给牛扯好嚼料回来,见他们公子闭着眼睛,脸上被晨起的阳光笼罩了一层金色,手中还握着一个酒壶,他不由叹了口气,走过去拿过他们公子手中那兑了水的酒,小抿了一口,随后不由朝地上吐了一口,嫌弃道,“还是一样难喝。”

    一点酒味也没有,也不知他们公子怎么搞的,常年累月这么差劲的酒也喝得下去。

    “难喝就给我。”江镇远张眼,朗笑了一声。

    “您何不干脆喝水?”小安还了酒瓶,纳闷道。

    他前年回了趟家,今年再回公子身边,以为他这水酒不喝了,哪想,还喝着。

    他真是越来越弄不明白他们公子是怎么想的了。

    “聊胜于无。”江镇远叹道,这时晨阳已高,他便一跃而起,打着那赤脚,再下河把那群小鸭捉回,放在了筐中。

    小安提了那筐放回牛车上,听着小鸭吱吱嘎嘎的乱叫声,看着他们公子马虎地穿了外衫和靴子,不由苦着脸道,“您还是听老太爷的话,赶紧回去吧,皇上都继位多年了,您做的都做了,您还是赶紧回家讨亲生小公子罢。”

    “说的什么话。”江镇远穿好衫,一揽便衫,轻身一跃,坐到了檐上牵起了鞭,朝他的小厮笑道,“还不赶紧上来。”

    小安忙手脚并用爬上了牛车,等车一动,他念叨道,“小公子的孩儿都五岁了,何家小姐都等你三年了,您再不回去娶,她多可怜啊。”

    “唉,”江镇远听了叹道,“你们啊……”

    说了不娶,回信多封回去,哪想这亲还是不退,把人家十三的姑娘耽误成了十六,眼看是要把人再拖下去了,看来他还是得回去一趟。

    可惜了他那新收的聪慧弟子,得有一段时日见不到了。

    “我为您去见过那何家小姐,人家可漂亮呢,你为啥不娶啊?”小安对他家这公子都有些不满了,[更新快]人家何小姐还是萧亲王的表侄女呢,人也是有名的才女,长得又标致,他们公子凭什么不娶啊?

    “她能找到更好的。”江镇远拿过水酒轻嘬了一口,扬了扬手中缰绳,让老牛快走了一步,就又不再管它,随它慢吞吞地往前挪。

    小安刚嫌弃完他家公子,见他如此说,半会才憋出话来道,“您也不差,正好配得上她,你们门当户对,又郎才女貌,再是相配不过了。”

    江镇远轻笑摇头,身子往后一仰,便倒在了木板,扯过腰间的竹笛,翘着长腿吹起了调子。

    这时笛声清亮悠扬,不远处的飞鸟飞来飞去,终停在了离其不远的树上,低头往下好奇地看着那牛车上的人,叽喳一声,便也跟着附和了两声,又再展翅飞起,耳闻着那清亮的笛声往那高处飞去。

    那蓝天中,恰时无云,放眼望去,宽广无垠。

    **

    这年六月末的一个晚上,睡在床上的赖云烟突然喘不过气来,睡在榻上的魏瑾泓被惊醒,急叫候在外院的方大夫进来。

    扎针灌药都行了一遍,赖云烟才在第二日的下午醒了过来。

    她这一次突病,急坏了赖任两家,任金宝与赖震严都守在了修青院。

    赖云烟醒后,魏府库房里那从里侧搬到外侧的白帛又悄悄地搬回了原位,此事府中除了魏母与大管事知晓,另两个知情的人就只有春晖和魏瑾泓了。

    送走任金宝与赖震严两家人后,当夜,魏瑾泓守了赖云烟一夜。

    清晨待她睁开眼,眼睛在房内找她的丫环时,魏瑾泓闭了闭眼,干哑着喉咙道,“当年,是真不知你有那么难。”

    “嗯?”赖云烟没找到丫环,闻声困惑看他一眼,便又调头往屋外喊,“冬雨?”

    “是。”守在门边的冬雨忙应。

    “水。”赖云烟这心总算安了下去,她都快渴死了。

    等喝下冬雨端来的水,解了渴的赖云烟才朝魏瑾泓看去,道,“您刚要说何话?”

    魏瑾泓轻摇了下头,嘴边是常挂着的温和笑意,“无事,我现下欲去宫中,有事你叫仆人来唤我。”

    “去罢,这两日劳烦您了。”被他照顾了两日,赖云烟现下也很是客气。

    等他走后,累倦的赖云烟朝冬雨轻道,“我怎觉得我这身子不听我的话了。”

    “您的意思是?”冬雨跪在了她的身前。

    赖云烟仔细想了一道,从大夫到煎药,都是用的她的人……

    其中哪出问题了?

    “我要回娘家一趟。”只有回了娘家,她才能弄明白,到底是她这身体的问题,还是这府里哪里出了问题。

    还是说,有了世朝,魏大人最终还是觉得弄死她最为妥当。

    “是。”

    “先不用备东西,让我来跟大公子说,也别跟世朝漏了口风。”

    “奴婢知晓了。”

    “我带秋虹回。”得留下冬雨,探知这府里的事情。

    要不是她身体的问题,她这次得弄清楚了,这次到底是何方神圣要她的命。

    “是。”冬雨应了一声,突然鼻酸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她才缓平了心中情绪,与赖云烟道,“小姐,带着小公子回吧。”

    要是真有那暗中害小姐,小公子可怎办?

    “世朝?”赖云烟轻呼出了一口气,思量了半会,才道,“带着罢,带着罢。”

    明知不妥,但也还是要带着,要不然不放心呐。

    **

    “你要回娘家?”

    “是。”

    “这时?”

    “是。”

    “为何?”

    赖云烟抬眼,看着眼前那俊雅内敛的男人,“我三次癔症都是因呼吸不通起的昏迷,大人不会当是我真病了罢?”

    “你怀疑有人在给你下毒。”魏瑾泓嘴角的笑慢慢地冷了下来。

    赖云烟不语。

    “怀疑我?还是怀疑娘亲?”他淡然道。

    赖云烟依旧不语,垂首看着自己的膝盖处。

    怀疑谁都没区别,她所能确定的是,上世她没让自己死在这府里,这世也会一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