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魏世朝也很苦恼,他已长大,他娘说了,男人长大了,想要什么东西就要自己去挣,跟别人伸手要的都是窝囊废。

    为了不成为窝囊废,他这日子过得已是辛苦,哪料父亲不支持就罢了,还打他,老子打小子还是天经地义的事,他理都没地儿去说,真是冤极了。

    被打后,魏世朝朝父亲扁了嘴,用膳时却是未跟母亲多置一词。

    爷们的事,爷们自己解决,就无须娘亲为他操心了。

    魏世朝在饭桌上哄得娘亲多吃了半碗饭后,这被父亲弄郁闷的心刹那好极了,膳后又给他娘捏了一会儿肩膀,这才背着手,一蹦一跳地去了祖父处。

    “给祖父大人请安了。”一进祖父院子,魏世朝一看到长须紫袍,神采清矍的老者,忙眉开眼笑道。

    “来了,过来。”膳后就回了他的书院等候长孙的魏景仲微笑道。

    “是。”魏世朝稳步走了过去,走行书案前就跪坐了下去,肃了下小脸,道,“孙儿给您磨墨罢?”

    “嗯。”刚正在练字的魏景仲轻额了下首,又重提了笔。

    一柱香后,魏世朝磨墨毕就开始默写礼记,他每次见魏景仲就默写一段,不用翻阅,每段都能接着前次的来,一字不错。

    他有个父亲极不屑母亲却觉得极有本事的老师跟他说过,人的嘴皮子再厉害也不及真功夫的强,想让人刮目相看,就得有投其所好的真本事。

    祖父喜好读书的人,魏世朝就打算趁这段时间把他记下的几本经书默下,就当默习巩固了一遍。

    反正他写字速度快,误不了什么事。

    舅父也说了,擒贼先擒王,他要是想在这以前没住过的府里继续当他的小公子,那就得把说话最算数的那个人拿下。

    按祖父大人对他的看重,魏世朝觉得他现下做得不错。

    等他长行默写完三张纸放下笔后,见祖父看向他,一直肃穆着脸的魏世朝含蓄一笑,朝魏景仲道,“孙儿写得不好,让祖父见笑了。”

    娘亲说了,内心再得意,面上打死都要谦虚,哪怕回去之后自己都忍不住给自己写几份表彰言,也忌当人面露得意之情。

    魏景仲抚须颔首,又拿过他写过一页纸从头看到尾,见端正有力的字从头到尾未错一字,行文中未往外沾一点墨,他又朝孙儿的手看去。

    听说他从小是被绑了沙包练字,练得不好,就会被罚打。

    他儿子清雅,但看来,教儿却是很有一套。

    魏景仲是严肃之人,这时脸上也是又和蔼了起来,与他道,“明日与祖父一道去书院,带你去见见几个当世大儒,到时可要知礼。”

    “孙儿知晓了。”魏世朝微一转身,对着他行了跪磕之礼。

    “起罢,夜深了,回去休息。”

    “是,请祖父也早些歇息,明早世朝再过来给您请安。”

    魏景仲忍不住欣慰地笑了起来,抚须额首。

    嫡长孙不愧为嫡长孙,比二儿养出的那几个孙子要机敏孝敬得多。

    魏世朝刚出了门,赖绝就跟在了他的身后,走了一段路,赖绝轻声道,“我来背背你。”

    跪坐了这么久,想来脚都跪疼了。

    “不背了,我走着回去。”魏世朝腿上是绑了软包的,跪久了疼倒不是太疼,就是腿有点木,在老人面前又得端坐着,确也是有些辛苦。

    此时还不如走走,活动下筋骨的好。

    “小公子。”这时前面提灯笼的下人回过朝他示意周边没什么人了,赖绝走到了魏世朝的身边,劝哄道,“让我背会罢,见我背你回去,孩他娘稍会还允我多喝盅酒。”

    魏世朝听了哈哈笑出声,忙七手八脚往弯下腰的赖绝身上爬,等赖绝背上他往前走后,他拍了下赖绝的肩,道,“冬雨不给你喝,我改天去舅外祖那要上几坛给你。”

    “不成,”赖绝叹气,“她鼻子比狗还灵,我藏不住。”

    “没事,藏我那处。”魏世朝打算全都包办了。

    “如此甚好,这事我跟赖老大他们几个也说一声?”

    “说罢。”魏世朝点头,这几个老仆几次救他们母子于危险之中,帮他们藏几坛酒喝算什么,对他们再好点也是应该的。

    **

    冬雨一直候在外院,见相公背了小公子回来忍不住笑了,伸手欲要去抱魏世朝,这时魏世朝却从赖绝身上跳了下来。

    她忙去给赖绝整理衣裳,这时听小公子问她大虎二虎睡了没,她笑道,“没,小姐正哄着他们。”

    魏世朝忙跑进了门,一进门就见冬雨的大虎二丫和秋虹的宝崽都在他娘的榻上,他不由伸出手朝他们走去,“我回来了,都来让我抱一下。”

    秋虹正在给他准备今天为他做好的新裳,打算送到他的小院子去,听到这话笑道,“小公子快些抱,待会就要哄他们睡了。”

    赖三儿正在门口探头探脑要接儿子回去,这时听到这话,忙朝小公子道,“小公子,把宝崽抱过来,我把他接回去。”

    秋虹闻言笑看了他一眼。

    “小公子哥哥。”魏世朝一过去,两岁的宝崽就朝他伸出了手。

    “宝崽要去你爹爹处?”

    “嗯,爹爹。”宝崽点头,他由赖三儿带的时候多,与赖三儿亲密得很。

    魏世朝笑着把宝崽抱到了赖三儿手里,等人抱走后,他朝秋虹抱怨道,“赖三儿都不把你儿子多给我抱一下,我平时可是疼他得很。”

    “少跟秋虹说些孩子话,快过来和大虎玩。”赖云烟这时插话,笑着道。

    冬雨这时进来把她手中的二丫抱回了手中,跟她道,“时辰不早了,您就赶紧带小公子回房歇息去罢。”

    “诶。”

    赖云烟见二丫困得小眼闭得紧紧的,实在是没精力和她玩儿了,她遗憾地叹了口气,下地牵了魏世朝的手,和也直打盹的大虎怜惜说了几句话,嘱他乖乖睡,就带着小儿回他的小院了。

    刚出了外屋的门,在里屋呆着看案册的魏瑾泓也走了出来。

    “爹爹,”魏世朝叫了他一声,“娘送我回屋就好。”

    “一起。”魏瑾泓看了他一眼。

    魏世朝的小院子就在修青院内,离他们夫妻住的院子不过数十丈之远,没多时就到了。

    这时,丫环小厮们已把他屋内的灯点亮了,一进去后,魏瑾泓就朝他道,“你舅父给你的小宝刀在哪?”

    魏世朝看向他,见父亲轻皱了眉,他不由笑了起来,看向了他娘。

    赖云烟摇摇头,抚额道,“大晚上的你们父子又闹什么事?我看得头疼,我回去了。”

    说罢,就按着脑袋往外走。

    魏瑾泓的眉头皱得更深,看了儿子一眼,摇了摇头,回过身跟在了她的身后。

    她身边的丫环这时进了屋去照顾小儿睡觉,魏瑾泓便伸出了手扶住了她。

    “又闹什么?”见他扶她,赖云烟随口问了一句。

    “震严兄借他之口,想让我允你回去住一段时日。”魏瑾泓淡道。

    “嗯?”赖云烟回头看他。

    “今日岳父大人来找我了。”

    “说什么了?”

    “跟我要些银子。”

    “要多少?”

    “一万两。”

    “拿来何用?”赖云烟笑了笑。

    “有人手里有处庄子要脱手,他想入手。”

    “好好的,要别的庄子干什么?”

    魏瑾泓无奈看向她,她不说,那他说罢,“给安王爷。”

    安王爷就是废太子,洪平帝给大太子留了一条命,这点赖云烟毫不意外,但都四年了,这废太子还活着,一点事也没有,赖云烟觉得远辰帝可比上世仁慈太多了。

    “这事您打算如何处理?”

    “我知会了震严兄一声。”帮废太子置宅,这对赖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安王爷那边现在还是天天深处深宅,一步不出王府?”赖云烟问道。

    “嗯。”

    “置宅之事,您跟皇上说了没有?”赖云烟又问。

    魏瑾泓看了她一眼,点了下头。

    赖云烟听到这叹了口气,“那你们都先听听皇上的意思罢。”

    但愿远辰帝还是上世那个果断英明的远辰帝,废太子可不是虫,留得越久就越是个祸害。

    **

    早间赖云烟睡得沉,便是醒来,也要眨好一会眼,眼前才看得清东西。

    待她这次醒来,见魏瑾泓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着她,她缓了一会,含了冬雨递来的温盐水漱了下口,才道,“您上朝回来了?”

    “嗯。”

    “什么时辰了?”

    “午时。”

    “都这时了?”赖云烟是真真讶异。

    她怎地一日比一日睡得沉,起得晚了?

    “叫方老过来给我把把脉。”赖云烟朝冬雨说完轻吁了口气,朝魏瑾泓道,“您下午还要去宫里?”

    “嗯,皇上传我去趟御书房。”

    “用完午膳就去罢。”赖云烟起了身,穿了秋虹拿来的外裳,往窗外探了探,对魏瑾泓淡道,“天色不好,出门小心点。”

    他一进京就被封主管少府,还是有实权的少府,掌帝室银钱,这仕官当得算是一步登天了,让不少人眼红得很。

    要是换她是魏母,这时候铁定夹紧了尾巴做人,哪还在这时候还拿着她这大媳去刺激二媳,把二媳妇和她背后的祝家全哄好来并肩作战都来不及。

    作者有话要说:亲爱的用手机看的同学,从上章第80章开始已经分卷,为第二卷。

    漠北三年略去,现在是从差不多四年后回京之后写起,漠北三年会在此卷中用倒叙进行。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