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赖云烟一回府,下人就说老夫人有请。\[最快的更新尽在*\]

    这次魏瑾泓回府,魏母就让下人改了口,让人叫她老夫人,赖云烟从大少夫人成了大夫人了。

    一进魏母的院子,请过安,魏母和蔼地问,“去哪了?”

    “我外家要来人上京住住,让我帮着寻两处房屋,儿媳趁着今日的空闲就出去转了转。”赖云烟淡淡地说。

    她这大儿媳回来后,人就较以前冷淡得多了。

    不过经过她娘家那么大桩事后,她还是跟以往那小儿女那般娇态,那倒是可鄙了。

    现在这样,魏母也看得顺眼得多,她也实在不喜赖云烟在她耳边咯咯咯笑着的娇笑声,过于天真无邪得让人生厌。

    看着她变得沉稳,多少让她觉得没那么刺眼。

    “嗯。”魏母虚应了一声,未免显得太过急切,决定她所说之事过两日再问,随后又温和说道,“这两日泓儿没歇在你屋中?”

    “儿媳这几日不便,就让侍妾替我伺候几日。”赖云烟轻描淡写。

    魏崔氏淡淡地笑了一声,不再言语下去。

    赖氏不是个小气的,那院中的侍妾都绵衣玉食,便是伺候她儿,最漂亮的那几位都是排得时日最多的,她日日叫人盯着来报,也没听过她跟谁捻酸吃醋过。

    都生不出来,这话说出去,就知是谁的问题了。

    魏母跟来问过她话的人说是他们子嗣艰难,这话里,赖氏的责是担了一半去的,见赖氏并不出言就此说过什么,她便对她这大儿媳稍宽容了一点。

    “这月大夫与你把过脉没有,身体没什么事吧?”魏母又问。

    “把过,只是说身体还有点弱,要注意着点。”赖云烟拿起茶杯作状抿了抿,淡道。

    “那就注意着点,要什么药材,打发丫头去库房拿。”

    “是。”

    从魏母那出来后,回她住的院中途中,祝慧真就坐在河边的亭中赏鱼,看到她就站起来到亭门口对着她笑道,“嫂嫂可回来了,我盼你多时了。”

    “有事?”赖云烟微笑,微提了裙子上梯,入了亭子。

    亭内的石桌上,这时摆了五色点心,好几盘的瓜果零嘴,赖云烟一见,诧异道,“可是有客?”

    祝慧真摇头道,“也不是,我今天这嘴刁,便想多尝几个口。”

    赖云烟了然点头。

    “嫂嫂,坐。”

    赖云烟闻声坐下后,祝慧真在她的示意下也跟着坐下,她先把一块青瓜放到赖云烟面前,才拿了梨子啃了两口。

    “嫂嫂,”祝慧真吃了口梨,开口看向赖云烟,“你刚去了娘那处?”

    “嗯。”

    “娘可说了我什么?”祝慧真拿帕擦嘴,淡淡地道。

    自五月那侍妾生了个儿子养在在她膝下后,她就天天派人过来问一趟,就好像她会害了他似的。

    一个庶子,就这般战战兢兢,果然是崔家出来的人。

    “未说。”

    祝慧真见赖云烟脸色平静,看不出端倪来,她沉默了一会,又道,“易儿百日,我想请几个平日来往得多的人过来做客,嫂嫂,你看这个妥不妥当?”

    “这个问娘罢,想来她自会有主意。”赖云烟可不想掺和她们之间的事。

    “哦。”祝慧真笑了笑。

    妯娌俩又聊了一会,这时祝慧真院里的丫环来请她,说是二公子从书院回来了。

    祝慧真忙让丫环收拾了一下,比赖云烟还先走了一步。

    赖云烟看着她的背影从拱桥上走过,到差不多时候她下了亭,从另一条小路进了魏瑾泓的青修院。

    “大夫人。”一进前院的门,苍松就跟她请了安。

    “大公子回了?”

    “是。”

    “好生伺候着。”赖云烟脚步未停,转过走廊,直接往后院走。

    苍松跟了她两步,进她脚步不停,便看着她远去,直到看不到人了,他才回头回了书房朝魏瑾泓禀,“大夫人回后院了。”

    说罢,又朝他身边的赖震严施礼道,“舅爷来了的事,小的没来得及出口禀告,还请舅爷恕罪。”

    大夫人走得太快,快得让他的话都来不及说出口。

    平日她就不耐听大公子回不回来,在哪不在哪的话,苍松也真是习惯了。

    **

    魏瑾泓把封地上缴后就又不怎么出门,饶是如此,他还是被太子在朝廷上揪住了死批。

    不过太子说得再狠,他也只跪着一声不吭,次数多了,他快要扳回君子之声时,太子硬生生地忍住了那口气,不批他了。

    太子其实一点也不蠢,但还是不如魏瑾泓老练,尽往他挖的坑里跳。

    赖云烟琢磨着,魏瑾泓在洪平帝未死之前,是真要在明面韬光养晦了。

    此人显得越发深沉,兄长找上门来与她谈话这事,她也是料到了。

    毕竟这世真不是前世了,父亲丢了尚书之位后,想来兄长也不得不和出了力的魏瑾泓表面言欢。

    “瑾泓说,你身体还未全好,要再休养一段时日为佳。”赖震严没有看妹妹的脸,垂着眼皮看着桌面淡淡地说,“可我听方大夫说,你身体好得很。”

    赖云烟便笑。

    赖震严无奈,“方大夫也与他把过脉,说他身体也好得紧,再好不过了。”

    赖云烟干脆拿帕掩嘴笑。

    “你就是根本不想生。”

    赖云烟拿帕挡脸,笑道,“哥哥不要说了。”

    “我跟你在说事。”见她不正经,跟她说正经事的赖震严也颇为无奈。

    “云烟知哥哥的意。”

    “即知,那为何如此?”

    “不想生呗。”赖云烟把帕拿下,微撇了下嘴。

    她想蒙混过头,赖震严想及前面他还想带她回去的心思,便也如了她的愿。

    但还是忍不住说,“哥哥现在没法带你回去。”

    家中父亲还在,他带不了她回去。

    “嗯,我知。”赖云烟点头。

    她现在还是回去不得,父亲不死,当家作主的便还是他。

    她无论是被休还是和离,赖游都不会放过她,还有她这刚熬出一点头的兄长。

    “再等几年?”赖震严轻问。

    “好。”赖云烟低头,过了一会才忍住鼻酸笑问,“哥哥就不责备云烟任性?”

    赖震严没出声,过了好一会他才长长叹了一口气,沉着语调道,“不是不责备,只是他这人为人太有城府了,跟着他你以后你的路怕不是那么易走,还不如你到时候跟着舅舅去了江南,寻一灵秀之人匹配的好。”

    那人心大,妹妹这等明媚爽朗的人不适合他。

    还没到三年,她的笑便是笑得极痛快,也带着压抑。

    明芙说她在魏家时刻警惕的日子,怕也不比他们好,他细察了几次,发现确是如此。

    便是喝口水,她也得她亲自带来的丫头去提,他不愿她过这种胆战心惊的日子过一辈子。

    “再等几年罢。”赖震严轻声地说道,似是说给妹妹听,也是似是说给自己听。

    **

    与兄长这翻话过后,赖云烟心中又多安然了几分。

    魏瑾泓这人善于步步图谋,但人心哪是这么容易估算的。

    就是她兄长如了他的愿,帮他说服她,她也不会伤心。

    兄长怎么做,她都理解。

    更何况,他未如此,她在他心里,还是那个需要他爱护的小妹妹。

    “再过几月,就是一年了。”魏瑾泓当晚进了屋,与赖云烟说到了这句。

    “可过得真快。”赖云烟揽袖伸手,从桌上的炭火炉上拿起热水壶,烫起了茶壶。

    一道水烫过后,她便灌起了热水,一刹那间,茶香溢满了整个屋子。

    她慢悠悠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抬起轻抿了一口,那入苦微涩,转瞬就在舌尖泛起甘甜的茶水让她不禁微微笑了起来。

    这千金难买的朝露茶还真是名不虚传,好喝得很。

    “待到明年,你我要是未有所出,族老怕是会从族中挑选孩童过子到我们膝下。”魏瑾泓淡淡地道。

    “哦?”

    “你我无子,更合他们之意。”魏瑾泓拿着冷茶慢慢喝了一口,不紧不慢地道,“你愿如此,便就这样罢。”

    “哦。”

    “和离与休离之事,你不要再想了,”魏瑾泓这时抬头,朝她平静地道,“我需要你兄长,还需要你兄长背后的苏家,任家。”

    这几家,缺一不可,他的变法需要这几大家的全无外心的支持,哪怕中途只稍一变卦,都会让他功亏一篑。

    他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她只能呆在他身边。

    “如若不然?”

    “如若不然,那只能是魏,赖,苏,任四府一起没落消亡。”魏瑾泓把手中书本搁置在桌上,眼看着赖云烟一字一句地道,“就算不然,你我也知,用不了太长时间,我们几家也会跟着王朝败落。”

    到时,无国,就无家。

    “魏大人太看得起我这一介女流了。”赖云烟神色未变,抬手又抿了一口甘茶。

    “你拿去。”魏瑾泓把桌上的邸报准确无误地扔到了她的桌上。

    赖云烟眯眼,她看了报纸一眼,口气加重朝魏瑾泓道,“大人忘了,我是一介女流,不该看这种朝廷中事。”

    “你知道的还少了?”魏瑾泓嘲讽地翘起嘴角。

    赖云烟被激不语,过了一会,她还是伸手拿起了邸报。

    “这不关我这等妇人的事。”

    淮河流域有两支农民军起义,不到三日就被地方军剿灭,当地郡守上呈邸报的口吻在赖云烟看来,邀功之余还颇有点沾沾自喜。

    此事尚只是小态,但宣国就算不作为,也还是能撑个七八十百年的。

    底下的人不逼到绝境,没多少人愿意造反,这势起势必要一段时间的蕴量蔓延。

    魏瑾泓给她看,未尝没有吓唬她之意。

    “你舅父的产业大都是在江南富饶之地。”

    赖云烟放下茶杯,冷静地看向他。

    “大燕北下月就开始建了,征令一下,各地就会有上千男丁进入燕北,各地上贡金银,也必会在这些人身上加重赋税,到时,我朝繁华太平的近百年光景就会成为另一派模样。”魏瑾泓说到这,冷冷地翘了一下嘴角,“再加周边战事,你说朝廷会不会大乱?”

    朝廷大乱,最富饶的江南也最是动荡,到时京城的赖家,江南的任家,谁能逃得过?

    想来她也应该明白,太平盛世,岂是没有牺牲就可得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