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赖云烟知道魏瑾泓等着她认输,但要让她在魏大人面前说她愿意给他生孩子这句话,再过十辈子都不可能。\[最快的更新尽在~\]

    可魏瑾泓太狠了。

    这时已是六月底了,太阳炽热,照得人心里发慌,天气太热,来看赖云烟的人很少了。

    赖云烟差小厮在送了些冰纱与玩得甚好的那几位夫人,小姐,让他们代她说这些时日不方便出门,等天气凉了,她再上门拜访。

    小厮也得了回礼回来,赖云烟让秋虹与冬雨报给她们听,也让她们造好册,留个底,好方便以后的人情来往。

    过了几日,苏北那边还是没有新的消息来,赖云烟有些担心,这让她本来不安稳的觉睡得更不好了,这白日的精神也要比以往的要差些。

    这天魏瑾泓申时来她院子见她时,她正在补眠,得了丫环的报,赖云烟喝了一杯滚烫的浓茶,才提足了精神去厅屋见他。

    赖云烟先与他福了礼,等仆人们下去后,她才笑道,“魏大人近日可好?”

    魏瑾泓看着她几日内就清减了一些的脸,慢慢思索了一会,才道,“你眼睛好了多少?”

    “三分罢。”赖云烟没撒多少谎。

    “能看得清路?”刚才她是没让丫环挽扶自行走进来的。

    “能。”赖云烟颔首。

    “八月瑾瑜成亲,七月你要回府与娘亲着手亲事。”魏瑾泓道。

    “关我何事?”赖云烟不由笑道。

    说罢,她敛了笑,自嘲地摇了摇头,“您得了我舅舅两笔钱,还了您舅家的赌债,剩下的是够您弟弟办场风光的婚事了,不过您真觉得就此我还得忍下,去京中魏府为您弟弟操办婚事?魏大人,做人还厚道些好,要不然,到时您倒霉了,拍手称快的人中还真有一个我呢。”

    他一再打压她,或许她现下奈他不何,可是风水轮流转,他最好是一直笑到最后。

    她也不计较先被他占点便宜,但到时候临到魏大人倒霉了,她可是先说了丑话在前头的。

    “你不去?”魏瑾泓反问。

    “我去的好处?”赖云烟微微一笑,这时她心里也为自己叹了口气,一旦处于劣势,她的嘴啊,就真多话得像叽叽喳喳个不休的鸟,这更是显出了魏大人对付她的游刃有余了。

    “你道你舅父的船是我押的?”魏瑾泓浅浅笑了一下,嘴角转而勾得冰冷,“你兄长就没告诉你,得回的两艘是谁找回来的。”

    “魏大人的本事,就够找回两艘?”

    “那是因你只够我替你找回两艘!”魏瑾泓这时语带厌恶,“赖云烟,你非要事事针对我,何日你才会看清现状?”

    他不会让她走,如若赖家不帮他,赖家也不会得善终,他已对她足够有耐心,她怎地就这般冥顽不宁!

    “那严苛取代之事,也是因为我给的银子不足,魏大人才半路撤的手?”赖云烟被他逼得冷笑出声。

    “你父亲是何等之人,你别忘了。”乍怒过后,魏瑾泓便冷静了下来,“如你所说,我不是无所不能。”

    该给她的,他都尽力给了。

    “魏大人说我没诚意,您的诚意也就如此了。”

    魏瑾泓闻言闭了闭眼,过了一会才睁眼道,“你就这般想离开?”

    “是。”这时刻,赖云烟很简单扼要。

    “你就认为他们的事现在就全都高枕无忧了?”魏瑾泓翘了翘嘴角,眼睛就如冷刀一般刺向了赖云烟的眼,“与我为敌,就对你好了?”

    “是魏大人想与我为敌。”要是意志差点,谁面对魏瑾泓这种人都会崩溃罢。

    “即使我与你父亲联手,你也要走?”魏瑾泓看着她的脸,慢慢地说出了这句话。

    然后,他看到她完全沉默了下来,脸也低了下来。

    好长一会后,他听到她说,“我去。”

    听着她仿似不经心的回答,魏瑾泓的心便沉到了谷底。

    他最不愿他们走到这步,但他们还是走到了这步。

    就如上世,他想与她白头到老,但最后她还是离他而去。

    **

    七月,杏雨梨花嫁出去,赖云烟跟魏瑾泓回了京中魏府。

    她眼睛还是不太看得清楚,便也不能办多少事,但如魏瑾泓的意思,给了魏母一万两办婚事。

    魏母对此对她又如初婚那段时日那般好了,还道她眼睛不好,免了早晚的请安。

    赖云烟现在虽看人还是看不清楚,但听魏母现在跟她说话的那语带欢快的口气,就知这位夫人的日子现在过得相当的好。

    想来也是,听说崔平林大调在望,魏瑾泓又替她捞回了这么多银子让她花,二儿子还娶了祝家长房的嫡女,这么多好事发生在一个人的头上,便是换她,看谁谁都会顺眼,见谁都要笑几声,便是仇人,也定会拉着人的手,亲亲热热说好一会话。

    赖云烟发觉魏母真对她好了起来,还让她身边的吉婆婆给她赔礼道歉之后,又真心佩服了魏瑾泓一下。

    把魏母与她的关系挽回到这个局面,魏瑾泓做尽了一切,她这时候要是说句不好听的话出来,那都叫不识好歹。

    八月,魏瑾瑜与祝慧真风光成婚,那一天,永安街上响了十里地的鞭炮,魏府宾客如云,那热闹足可以让百姓津津乐道三月有余。

    等喝过新媳妇的认亲茶后,赖云烟便回了通县。

    这时,她已得讯,魏瑾泓被当朝太师参了一本,说他结党营私。

    这话从太师嘴里一出,不管是真是假,都要被彻查一翻,魏瑾泓那只操纵人命运的手便也得收上一收。

    太师是大太子的老师,他这一出手,就代表大太子盯上魏瑾泓了。

    整整提前了五年,魏瑾泓把大太子盯上他的时间提前了五年。

    魏瑾泓上世他保持君子之姿旁观皇子之争,这世他的起势,让太子势必要得到他的反应罢?

    他不从,太子自然有得办法让他从。

    他要是从了,到时再倒戈到六皇子那去,魏大人这君子的名声就“好听”了,拜相之路怕又要再添荆棘吧。

    这月中旬,赖震严尚还在长原办差时,苏明芙在魏府生了一个男孩出来,苏旦远恰时奉旨进京向皇帝禀事,便在赖府呆了两日。

    孩子经赖游与苏旦远商议,取名煦阳。

    同月,魏瑾泓又被人参了一本,说他封地的马跑出了封地,踩伤了平民百姓。

    这事是小事,但清平驸马也是在这个地方失的事,魏瑾泓的封地就被人传成了凶地。

    封地被传成了凶地,内眷妇人最忌这等事,于是,来通县看望赖云烟的人都少了,京中魏府魏母来人,欲请魏瑾泓夫妻回府。

    这事闹得赖云烟差点笑死,他们要是如魏母所言回了魏府,主人都不在,这封地不久怕是要被收回去了,这岂不是正中了别人的下意?

    她敢断定,魏母这次办的事肯定是没经过魏景仲的意思。

    果不其然,第二天魏母就派人送来补药,让她不要为闲言碎语起意,且安心住在封地管家就是。

    此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魏瑾泓的好友,楚候爷突被指与庶弟之妻有染,此事一出,朝野上下皆震惊不已。

    赖云烟也是吃惊不少,这事前世从未发生过。

    但细想之下,如若她是大太子,也肯定会从刚继爵位的楚候爷这里入手。

    朝廷上下都知他们这两人私下有结拜之交,拿下其中一个相等于就是拿下了一双。

    上辈子赖云烟出魏府后已是元辰帝即位之时,关于大太子的事,她只知他手段了得,最后败是败在他的刚愎自用上。

    当年宣国与领国齐国抢夺振贵平原,他向皇帝三请征令,上战场杀敌。

    在他三请征令后,皇帝准了,但三月后,他却被敌人在战场上取了首级,还是六皇子后率帅将替他报了仇,这也让洪平帝在弥留之际,定了六皇子为太子。

    赖云烟对他的印象就是他过于自傲,性格激烈狂放,喜怒不定,所以这世的她如魏瑾泓一样,想压宝压在深沉容忍的六皇子身上。

    而这世,魏瑾泓的相继出手,让他过早走入朝廷里那些老谋深算的人的眼里,他带动了身边人的变化,便也带动了他自己的,就他的政敌来说,他现在就是跟他们争权利,地位,封地的对手,岂会容他坐大。

    赖云烟实则也料不准这次是不是大太子在幕后出手,她也不知楚候爷与庶弟其妻有染的事真假如何,但她能从得到的消息里断定,魏瑾泓这一拔人,铁定是惹上麻烦了。

    九月,秋高气爽,夏天的炎热不再,天气虽是还是很是干燥,但不再那般让人躁动,赖震严回京了。

    也在此时,黄阁老那边的人也给她送过来消息,说她要查的人,随着六皇子进京了。

    闻讯后,赖云烟坐在椅子上,大半天也没有理清心中的五味杂陈。

    当天,她让人驾了马车去京中,路中绕道去了前世的那处茶亭,但寻了半天,也没有寻到亭子。

    找来路人一问,道早在几月前,亭子就被人拆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