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魏瑾荣呆不到两天就走了,赖云烟真是又感叹又伤怀,这么个贵公子就又这么走了,她都没来得及有时间好好了解一下年轻时候的荣公子是什么模样。\[最快的更新尽在.\]

    又想来,魏瑾泓也不会不用他,日后还能见得着他,这伤怀立马就不见了。

    管他年轻时候是什么模样,这么个对头,虽说与其斗其乐无穷,但她现在这状况,目前少个强劲的对手,可比那点逗弄他的小乐趣要实在多了去了。

    十月,魏瑾泓应魏瑾荣之邀去了枫山,回程时,突遇刺客,身受重伤。

    这次他遇刺的消息没有透露出去,知情的人只有魏瑾泓身边的几个小厮,便是伺机,也是从赖云烟这边叫的人。

    赖云烟前去探望过他两次,见他一次比一次比好,死不了,心中有所遗憾,后面也就不去了。

    到十一月,魏瑾泓的身体好了,派去伺候的春花她们也回了她的院子,天气变得寒冷时了起来。

    就在天寒地冻之际,赖府那边传来了喜讯,苏明芙怀孕了。

    赖云烟闻讯那日,当天就赏了全府上下的奴仆各十贯铜钱。

    第二天,她就回了赖府。

    马车里,赖云烟拿手拦着紧锁着眉头,不想让杏雨她们看清她脸上的神情。

    一进赖府,赖家族里的不少女眷都还在府内,赖云烟笑着与她们全都见过礼,打过招呼,彼此寒暄了几句,这才回了苏明芙静养的卧屋。

    “我的小侄可好?”待婆子丫环们都退下后,赖云烟摸了摸她的肚子,笑道。

    苏明芙看她笑了一笑,随即垂下了眼,静了一会,她眼角无声地掉出了两串泪,嘴唇微启,竟是哽咽地道,“这是你兄长与我的第一个孩子。”

    苏明芙的身体如何,赖云烟是知道的,她身体余毒排尽,但却还是万般孱弱,尤其她年龄还尚小,这身体这年纪生孩子,无异是在鬼门关门前走。

    “大夫是怎地说的?”赖云烟勉强笑道。

    苏明芙撇过头,垂泪不语。

    赖云烟刚还在赖家的众女眷面前含蓄地担扰着苏明芙的身体,表明这个孩子怕是不能好好地生下来,可在这小嫂子面前,就是透着一点隐含其意的话,她也是不忍说出来。

    兄长昨晚交与她信函,是让她来宽慰她这嫂子的,可这时候,赖云烟一句宽慰的话也说不出口。

    她不能对这个对她兄长万般用心的小嫂子,说这孩子生不下不要紧。

    “嫂嫂。”赖云烟的心生疼得厉害,她知道不能生孩子,和失去孩子对女人的痛苦。

    “你别劝我。”苏明芙已经泣不成声。

    “兄长担心你。”赖云烟眼睛已经泛红。

    “这是我们的孩子,我要生。”苏明芙执拗地道。

    说声,她回过了头,赖云烟看到她满脸都是泪,眼睛与脸孔因过度悲伤一片泛红。

    “烟烟,”苏明芙突然伸出手,抓住了赖云烟的手,一字一句地说,“孩子我要生。”

    她说得太坚决,赖云烟一时之间,竟无法应对。

    好半晌,她扶着床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深吸了口气,道,“你让我想想,你让我想想。”

    她转过头,在屋子里走了两圈,才让发热的脑袋清醒了下来。

    “管家权你打算交出去?”

    “不交。”

    苏明芙闻言拿帕擦干了脸上的脸,虚弱苍白的脸上泛起了冷笑,“这家日后是你大哥的,是我们的孩子的,谁也抢不走。”

    赖家在九大家位列首位的富贵,一半是逝去的婆婆带来的,夫君不愿被他人夺走,那她也不愿,一万个不愿。

    “孩子你要生?”赖云烟再问。

    “要生。”苏明芙斩钉截铁。

    “你有什么人是信得过,用得上的?”赖云烟坐回了原位,想了一会,才问出了这句话。

    她这个小嫂嫂身边,需要有厉害的人,她有人,可以安排,但再亲的亲人之间,也是有一些小别的,为免日后有什么小想法,只要苏明芙有人,赖云烟就打算用她的人。

    “有。”这种时候,苏明芙已无多余心情跟小姑客套。

    “谁?”

    “我的女夫子。”

    “董吴氏?”

    “是。”

    “你真信得过?”

    “是。”

    赖云烟确定完,伸出手摸了摸她额头,没觉得烫才松下手,对她淡淡地道,“你这几日要静养,要听大夫的话,忌大悲大喜,还要按时服药。”

    “好。”苏明芙听着想流泪,但还是强忍了下来。

    “哥哥那边,我会去说。”

    “烟烟。”苏明芙还是忍不住掉了泪。

    “嫂嫂,我只能尽力而为,旁的,我也保证不了。”赖云烟别过泪,拿帕拭了眼边的水意,才回过头与苏明芙说,“我答应你,为你和我的小侄拼一场,但你也要答应我,日后,日后……”

    万般的忍耐,赖云烟这时再也忍不住也掉下了泪,手紧握着苏明芙的手道,“日后要是孩子保不住了,你得留下来陪着兄长,你要是没了,日后兄长在这府里就要孤苦伶仃了,你可知?”

    赖家族人依靠赖游者甚多,那宋姨娘又是万般的会做人,暗中不知拿了府中多少的银钱接挤赖家族人,讨了不知多少的好,这些事,她都做得极其私隐,如若不是她曾活过那么一遭,哪查得到她的蛛丝马迹。

    便是这几月间,尽知这些事的她费尽手脚找了人想把个中细节查出来一些,但露出口风的人竟无一二。

    现在查无对证,嫂子又怀了孕,不把掌家之权交出去,恐怕宋氏那边也不会善罢干休。

    这境况,有些险啊。

    苏明芙嫁入赖府两月,已尽知自己夫君在府中的艰难之处,闻言,她强忍着声音,无声地痛哭了起来。

    赖云烟恨自己口无遮拦,这时却也止不住心中的酸楚,一时之间,偌大的主屋里,只剩姑嫂俩压抑的哭泣声。

    **

    赖云烟在酉时赶回了魏府,一路笑着颔首回应着下人的问安,等回了院子,这笑脸才摘了下来。

    刚歇下不久,冬雨来报,说大公子来了。

    赖云烟略一皱眉,不过一瞬之间就扬起了笑脸,道,“快快请大公子进来。”

    丫环退下,没多久魏瑾泓那不紧不慢的步调就在她外堂屋的大门边响起。

    “见过大公子,给大公子请安。”杏雨她们齐齐向他请安。

    “见过大少夫人。”苍松领着其余三个小厮向赖云烟弯腰道。

    见他们手中都有东西,赖云烟朝魏瑾泓略一福身后朝他讶异地道,“这是什么?”

    “几支参。”魏瑾泓掀袍在主位坐下,温和地说道。

    他话刚落音,小厮们便把礼盒都搁在在了桌上。

    赖云烟也随即坐下,拿起手边的一盒打开,见是支上百年的老参,嘴边的笑容微凝了凝,她随即想了想,那些拒绝的话就没说出口了。

    他们兄妹,论起钱财是差不离他这魏家的大公子多少的,便是这手上的好物,也不会比他手上的逊色。

    有舅家在,他们要什么好东西得不了?

    可这总归是魏瑾泓的一片心意,就算是为着那不知是男还是女的小侄积福,她也不想在这当口嘴驳他的这片意思。

    “多谢大公子。”赖云烟起了身,又朝他一福,代兄长谢了他这翻美意。

    “上茶。”赖云烟回头朝站在身边的杏雨说道。

    “是。”

    魏瑾泓这时看她一眼,看到赖云烟朝他一笑,他也无意识地随着她的笑容微翘了翘嘴角,嘴里淡道,“这是我送给震严兄的一点心意,明日你代我前去送上府,说来,你嫂子初有孕,你们姑嫂素来和睦,你便在娘家多住几日罢。”

    “是。”赖云烟看着他嘴角的笑,她嘴角的笑微淡了淡。

    她无法推拒他的这点好意,只能受情。

    来日,他要讨回,便讨回罢。

    人只有走到这一步时,才知这世上有些事,人便是拼命逃,也注定无法逃脱。

    **

    “大公子,”回去的路中,苍松颇有些不解地问魏瑾泓道,“您为何让少夫人回府?”

    大公子前日不是说,去下河查案时,想带少夫人去看看下河的冰面吗?

    此举,想来也能讨好少夫人,他们也定会合好罢?

    说来也不知少夫人为何如今与大公子生疏至此,对大公子如此不理不睬,但想想大公子在病伤昏迷之中,曾痛彻地喊出了少夫人的闺名,想来,怕确也是大公子是有对不住她的地方。

    “她娘家的事重要。”

    “不是,今日才前去探望过,明日再去一次,不就够了吗……”苍松小声地道。

    魏瑾泓当下顿下了脚步,一会之后就又重提起了脚步。

    提什么提,这种当口,叫她去,她哪会去,就是去了,也只会误解他的意图。

    再说,他确也是需要她出手了。

    帮她这一次,下次再提出条件,她定会答应了罢?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太忙,现在只能更这么一点。

    稍晚,就是十一点半左右还会有一更,不建议大家等更新,明早起来看是一样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