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赖家吃的那口饭菜里,赖云烟吃出上世吃过的慢性毒的味道出来。[最快的更新尽在*]

    那味本就是不轻易尝得出来,如若不是她上世吃得多,知晓其中的微妙之外,她也不会刚入口就知不对,而且这比前世她吃的味要重太多,也许是人手生多放了,也许是故意多放一点好让回魏家的她出丑,那味重得赖云烟根本就咽不下口。

    这慢性毒叫百日癫,下得重一点,人就会浑身抽搐,口吐白沫,跟发羊癫疯一样。

    这药吃得久了,就会真跟羊癫疯一样,隔三差五就发作一会,人也会渐渐丧失智力,成为白痴,最终抽搐而亡。

    她只含了一时吐了出来,回来后也还是有点昏头昏脑,与魏瑾泓谈过,他走后,赖云烟才让丫环去取大壶的水来。

    她刚在榻上歇一会,魏母那边就来人请她,赖云烟去了请安,魏母抚着她的手半会,才淡淡地道了一声,“我儿,委屈你了。”

    “哪来的委屈?”魏母的声音淡了,赖云烟声音里的热情也不在。

    她也懒得装那么多了,委屈自己干什么?横竖她都没想过要魏母喜欢她分毫。

    见她不卑不亢,态度与过去迥异,魏母抬眼,慢慢地看向了她。

    赖云烟迎上她的目光,对视一会,垂下了脸,嘴角含笑。

    “回罢。”魏母突然说道。

    “儿媳告退。”赖云烟大大方方起身,轻福了一礼。

    “早上晚间记得按时过来请安。”赖云烟走到门边时,从背后听到了魏母悠悠说出的这句话。

    “儿媳知晓了。”赖回烟顿了一下,终是没有回身。

    魏母想折腾她?

    那也好。

    **

    当晚,魏母让赖云烟伺候着用了晚膳,让赖云烟坐下用膳不到一会,她就搁了筷。

    赖云烟在吃了几口米饭后,随之搁筷。

    魏母喝过茶,让赖云烟退了下去,赖云烟一回到屋里,又是喝水。

    等料魏瑾泓差不多要回来后,她让丫环收拾了水壶下去,又另拿了一壶温水。

    半夜过去,她起身上了三趟恭房。

    许是饿的,她还是头昏眼花得很。

    第三趟回来时,赖云烟觉得自己口腔内沾染的那点微毒也是清得差不多了,她没回内屋,去了丫环的榻处,找杏雨要了点零嘴吃。

    丫环留下吃的零嘴不多,赖云烟还是就着昏黄的灯把那一点子点心吃完了,杏雨端来了茶水让她喝,梨花则跪在赖云烟的脚边,抱着她的双腿,把头靠在了上面,一滴一滴地掉眼泪。

    “好了,别哭了。”喝过茶水,赖云烟觉得好受了,她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笑道。

    “奴婢知晓了。”梨花伸手擦过眼泪,勉强笑道。

    她还当只有她们这种奴才,才会饿得半夜起来偷偷吃食,从没想到,她们小姐也有这样的一天。

    “小姐为何要喝这么多水?”杏雨也跪了下来,抬头轻声地问赖云烟。

    “家中尝的那口菜,有毒。”赖云烟没有隐瞒她们。

    “是谁?”梨花呆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只有杏雨还在问。

    “总是有人。”赖云烟笑笑,伸出手拍了拍她们的肩,“你们以后注意点,这府那里,都不干净,你们就多留个心眼罢。”

    说罢,欲要起身,“好了,我进去了。”

    她进了内屋,留下两个丫环想去。

    有些事,她也得现在就教她们辨认了,让她们陪她走过这一段。

    等日后她安排了路,让她们出去过新生活,希望她们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得和和美美。

    不要像她一样,两世都不得真正的安宁。

    “你中了毒?”内屋的点是亮的,赖云烟进去后,魏瑾泓已衣冠整齐地坐于了他的书桌前。

    赖云烟披袍坐于自己书案前,轻笑道,“死不了,大人放心。”

    魏瑾泓垂首,过了一会才抬头道,“是在赖府?”

    赖云烟又给自己倒了杯水,再喝了一口,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宋姨娘你要如何处置?”魏瑾泓突然多话了起来。

    “我要如何?”赖云烟微笑看着他,“魏大人不怕我对付您的岳母大人?”

    魏瑾泓那一刻的脸真正沉下了下来,难看至极。

    赖云烟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完全不怕他发火。

    她说话确实刻薄恶毒,但魏瑾泓也就配有一个当妾的岳母了,他这样的人,能高贵到哪里去?

    他不再言语,赖云烟堵了他的话,就起身上榻了。

    她很累,累得不想在这时候再听魏瑾泓那些猫哭耗子的假好心话。

    **

    第二日,早晚的安,魏瑾泓都与赖云烟一道。

    赖云烟也用了两顿好膳,但这也没阻挡她写信出府。

    过不了几日,魏瑾泓身上的伤养好了,早出晚归,但早晚的安都与赖云烟一道去请。

    如此半月,赖云烟前来请安时,魏母也不留她伺候了,也不留她用膳,让她自回院中用膳,有点眼不见为净的意思。

    而魏瑾泓像是知晓他母亲不会为难她了一样,也不再陪赖云烟早晚请安,每天又再早出晚归,有时一连几天也不回来。

    这时,魏府中的下人也知赖云烟没之前那般得夫人的欢喜了,不过也只是私下说说,明面上对赖云烟还是恭敬有礼。

    赖云烟觉得有这些,对她而言,够够的了。

    这时已到六月,苏明芙要行及笄礼了,苏府送来了贴子,请魏夫人携大儿媳过去观礼。

    赖云烟知道贴子送到了魏母那处去,但她前安时,魏母没与她提起,也没人来告知她,她当也就不知晓此事。

    魏母欲要给她立威的心,其实还没散。

    赖云烟也知魏瑾泓也与魏母肯定谈过话,但人要是这么容易改变,尤其是劣根性有那么容易改变,这世上就满是完人了。

    这魏大人啊,想要改变他们魏家的人,改变他们的命运,那没比登天的难处少多少。

    六月初七,苏明芙及笄那天到了,那天赖云烟去给魏母请安,回院后,不多时,魏母来人请赖云烟去苏府,赖云烟迅速走到门边,却被下人告知,夫人等了一会,走了。

    赖云烟笑笑,慢慢地走了回去。

    一路几个下人偷偷看她,她也似毫无所觉。

    魏母回来后,赖云烟去给她请安,魏母像无事人一般与她笑着说道了几句,就让她回院安生用膳,打发了她走。

    膳食摆上来时,魏瑾泓这天也回来了,他坐于桌前,让下人再添了一双碗筷,下人拿上后,他看了桌上精致的七菜二汤一眼,抬头看向了赖云烟。

    “为何这次不问我了?”他道,平时总是亮着带笑的眼睛沉了一来。

    同时沉下来的,还有他嘴角的温和笑意。

    “七姑娘的事?”

    魏瑾泓看着她。

    “她是我嫂子,总有见得着的时候。”赖云烟淡淡地道,眼睛看向了菜肴。

    见魏瑾泓拿筷夹菜,她这才动了筷。

    “你动崔家人的事,我拦了下来。”魏瑾泓在她吃过半碗饭后,又道。

    赖云烟“嗯”了一声,继续吃饭。

    这么久都没消息,也没见魏母失色,想来,也确是魏大人这火山孝子救了火。

    她不意外。

    她有得手的时候,也会有失手的时候,胜败乃兵家常事。

    她不为所动,魏瑾泓也不再言语。

    用过膳,上了茶,魏瑾泓让下人退了下去。

    见他又是有话要跟她说,赖云烟摇了摇头。

    她进了内屋,没有屈腿坐于案桌前,而是坐到了椅上,背靠着躺椅,手支着头,舒服地靠着。

    “娘说你身体不适,就未前去了。”魏瑾泓坐于案桌前,给自己倒了杯冷水,轻抿了一口。

    赖云烟眼睛掠过他,道,“倒是给我找了个好理由,魏大人是想我放过她?”

    魏瑾泓未语。

    “那就是了。”赖云烟笑了笑,又道,“魏大人腿上的伤不疼了?”

    好了伤疤忘了疼,魏瑾泓以前的这本事,没想现在还有。

    “震严兄再两个月就要成亲了。”魏瑾泓转了下手中的杯子,温和地道,“江大人这时正游历黄山。”

    赖云烟以为自己活了三世,算来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定力肯定要比一般人好上许多,但听到魏瑾泓的这句话后,她的牙齿还是忍不住地上下颤抖。

    “我说了这些话,你才会听我的,是么?”魏瑾泓朝赖云烟笑了笑。

    他再怎么努力对她释放好意,她也当狼心狗肺,非得逼他说重话。

    上世如此,这世也如此。

    他以为重来一世,他对她克制容忍,在那么多年后,她总会知晓一点他的心意。

    可是没用。

    魏瑾泓笑带悲意地看着她,赖云烟回视着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好长的一会,心中的怒火全部压抑了下去后,她笑着对魏瑾泓说,“恭喜魏大人,这次您又赢了。”

    说罢,又笑了两声,道,“您母亲真是好福气,生了您这样一个能干,又贴心她的儿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