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日苏旦远携家眷到了京中,最欣喜的人莫过于赖云烟了,得知魏瑾泓过两日会带她拜访苏家后,她看着魏瑾泓都觉得顺眼不少了,这两日格外慷慨大方地没跟魏瑾泓说话,没去挤兑他了。\[最快的更新尽在*\]

    少了她的话,魏瑾泓进了内院,一片静寂无声。

    偶尔瞥向赖云烟,她看到他,就给他一个绚烂的笑。

    她毫不掩饰显示着她的大方,提醒他,想从她这里得个好脸色,那就得做她欢喜的事。

    除此之外,也再无别的了,那些曾经的温言笑语,真是恍如隔世。

    **

    对于那个未曾谋面过的苏七姑娘苏明芙,赖云烟也不知初次见面,她这个小姑子该送何礼才好。

    想来想去,都拿不定主意,即日就跟魏母卖了娇,说要出府去布庄挑几块布,想看看京中新出的布有几样新奇的,想当成见面礼送给苏姑娘。

    “你不是有些好的?”魏母闻言便问。

    她这儿媳的手里,即便是难得一见的金蚕丝绸都有好几匹。

    “我手里的那些啊,”赖云烟闻言靠近魏母小声地说,“我自己都舍不得用呢,即便是那蚕丝绸缎,我都想着等到入夏,给您一匹做裳,还有一匹用来给夫君做里裳穿,自家人都且用不过来,就……”

    话至此,她便顿住了,魏母笑了起来,道,“你啊,怎地这般心眼小?”

    “娘。”赖云烟不依地叫道,“孩儿也是想着,只是过去看一眼,也不是正式见礼,这见面礼平常一点的好。”

    “好,好,好,平常的好。”魏母笑着拍她的手,“去罢。”

    赖云烟暗笑,表面却是娇羞地把头枕到魏母的肩上,道,“还是娘对我最好。”

    魏母但笑不语,道她念着魏家的人,心中却是有些许满意的。

    当日下午,赖云烟就坐了魏府中的轿子去了京中贵妇常去的一家布庄挑了几匹布,同时也把带去的五千两银票和一封信交了出去,跟拿钱办事的人搭上了线。

    她还另给魏母挑了八匹布,魏母见她快去快回,还不忘给她挑些回来,晚膳时,给赖云烟夹了两筷子菜,引得赖云烟发笑不已。

    她走后,吉婆婆收好布匹,回来与她笑得合不拢嘴道,“都是现下京中最时兴的,有那五匹,宫中的娘娘都是在用的,奴才听说要一两银子一尺呢。”

    吉婆婆伸出五根手指头在魏母面前晃了晃,魏母失笑道,“瞧瞧你这嘴脸。”

    吉婆婆笑着福腰道,“也就您的媳妇,这样惦记着您了。”

    “这有什么,”魏母不以为然淡淡道,“你也不想想,她嫁的是何人。”

    想起那甚得皇上重用的大公子,吉婆婆便也点了头,叹道,“可不是,都是福气。”

    魏母微翘了翘嘴角,拿帕轻拭了下嘴角。

    **

    魏母心里图的什么,赖云烟是再明白不过了。

    魏府富贵,有那近千里的封地,良田无数,可这富贵是魏家的,不是崔家的。

    崔家以前也是家族,可自从崔家的老太爷,魏母的祖父死后,崔家不到十年就被挤出了九大家,被时家替代。

    魏母因其祖父的原因嫁给了魏家,一直对娘家甚是惦记,崔家不济的这些年,崔家没少受她的照扶,其弟崔平林在准北的差事也是后来魏家给的。

    但魏母到底是魏家妇,不可能把整个魏家都搬给崔家,她也没那个胆,她嫁进来后,就成了魏母心中的肥羊,老想着让她贴补点崔家。

    让她的娘家,贴被婆婆的娘家,赖云烟前世哭笑不得之余,碍于情面,也是过给魏母不少银两。

    只是狮子的胃口不好喂,魏母老觉得她嫁给她儿子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就算她把嫁妆全给了她也是应该的。

    赖云烟还曾讥讽地想过,她跟魏瑾泓好了那么几年,还真像是包养了个天价的鸭子,给魏母交了大笔所费不菲的包养费,最后鸨母还跟她闹翻了脸,要吞了恩客的身家,赶恩客出门。

    当然,她这话也就想想,万万不敢出口。

    这种级别的恶毒话,她也仅供自己自娱自乐了。

    不过,她现在也万幸崔母跟崔家人一样爱占便宜,要不然,她哪哄得了她出门去办事。

    这夜魏瑾泓一回来,赖云烟跟平时那般倚于榻上看书,见到他进了内屋,见丫环也没跟进来,连起身假惺惺的请安也免了。

    “明日辰时后出门。”魏瑾泓坐下后,说了这么一句。

    “是。”赖云烟闻言,抬头一笑。

    因要去见苏家的七姑娘,再又因知如若兄长的这次婚事不出岔的话,魏瑾泓怕是会有所帮忙,她这几天便什么话也不对魏瑾泓说了,免得一出口就是恶言,把魏瑾泓刺激得改了主意。

    等苏家姑娘嫁给她兄长后,到时会如何,到时再说。

    说来前世的嫂子也不是太差,娘家更是不弱,但她那嫂子行事手腕也只是一般,其父户部尚书后来也因她兄长的名声跟她兄长闹翻了,虽说后来没添阻力,但也没添助力。

    而在丝丝相扣,网网交织的朝廷里,没有助力何其难?上世他们倾尽赖,裘两家的财力,才用银钱砸出了一条通道,借势让她兄长在朋党之争中翻身,其中何其惊险艰难,那般的惊心动魄,赖云烟现今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这世但凡有一点可能性,赖云烟都不想再来一次。

    “你今天出门了?”魏瑾泓这时又说了这么一句。

    “是。”赖云烟又笑。

    “嗯。”魏瑾泓又颔了下首。

    他不再言语,赖云烟也不声张,微笑看过他后便垂下眼,继续看书。

    **

    这日在魏母那用过膳,赖云烟随魏瑾泓坐上了马车。

    她只知苏家的七姑娘闺名叫苏明芙,其它一概不知,在车上坐了一阵后,赖云烟瞄了瞄一直垂眼静坐的魏瑾泓。

    她一看,魏瑾泓便睁开了眼,看向了她。

    赖云烟笑了起来,笑道,“妾正好想找您说说话。”

    “说罢。”魏瑾泓伸出修长的手指,轻拂了下身上的袍面。

    见他让她探话,赖云烟嘴角笑意更深,“您跟苏大人这时也应是颇有些交情了罢?”

    不止苏大人,便是后来的元辰帝,现下跟他也是有交情得很了了,要不然上世他们怎么会三翻五次的都弄不死这姓魏的。

    这时候的元辰帝还只是贵妃娘娘的小儿子,在兄弟里排第六,常随其兄进出翰林院,而宫里翰林院都是魏瑾泓常进出的地方,赖云烟身为一介女子天天困在魏家,就是知后事也暂且无法施展手脚,而尽知后事的魏瑾泓所做就颇多了。

    赖云烟一想这些,更是不敢掉以轻心,所以现今连套话句,都得看魏瑾泓表面其态度才敢问。

    “有一点。”魏瑾泓淡道。

    “妾还只知七姑娘闺名明芙,是我娘亲小时跟她娘亲为我兄长订的这门亲,妾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她一次呢。”

    “苏大人在淮南几地当了十几年的官,在京中没留过多久。”魏瑾泓漫不经心地回道。

    “不知这次一来,苏大人会留多久?”赖云烟笑道,拿眼看他。

    魏瑾泓半垂着眼,神情温和沉静,坐在那真是如俊雅拔挺的松柏那般有着超然之姿,赖云烟看着他这唬人的样子,心中真是好笑又好气。

    他太能装,一装就是装一世,没几人不道他君子,害她兄长在他的相比下,再加有了她这么一个被魏家休出门的妹妹,不知被多少人戳着脊梁骨说了多少风凉话。

    不过,他再能装又如何?就让他装,她也乐得看他打落牙齿和血吞,一点苦也不能说。

    “接了皇上的调任,即会走。”

    “哦。”那便是,苏旦远这次没提前留在京中。

    赖云烟敛了眼,垂下头看着手中帕子。

    “会留一段时日罢?”赖云烟看着帕子淡道,嘴边有浅浅笑意。

    “嗯,半年罢。”

    现下四月,苏姑娘是六月及笄,那么,苏大人是能看过小女成婚后再走了?

    “真是多谢魏大人了。”赖云烟抬脸朝魏瑾泓笑,这次笑得还有了点真意。

    魏瑾泓颔首,继而不语。

    赖云烟见他又垂下了眼静坐,便把刚想问及苏明芙的事搁了下去。

    罢了,见面就知晓她是什么人了,到时再见机行事罢,能从魏瑾泓嘴里得知这么多话,也是不容易了。

    回头魏大人,不定要怎么讨还回去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