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赖云烟收回眼神,垂首浅笑。[最快的更新尽在*]

    她这话说来看着是仗着嘴皮子利索不饶人,但也确实是在提醒魏瑾泓,想跟赖家合手,那就得明白她是什么人。

    他是图别的也好,耍另外的花招也罢,都无妨,她虽怕他,但这怕说穿了,只是忌讳而已。

    在过招里,对他的怕也不过是让她更谨慎罢了,也不是什么坏事。

    “歇着罢。”魏瑾泓看过她一眼,理了一下身上长袖,就出门而去了。

    待他走后,赖云烟松了一口气。

    这魏大人,实在过于沉得住气了。

    **

    这一夜晚膳魏景仲回来了,要举家一起用膳。

    魏景仲是天下闻名的大儒,为人说来也是正人君子之列,小妾也只有两位,只生出了一位庶女。

    说来,赖云烟当初嫁与魏瑾泓,想的是这位魏公子要是跟他爹一样,哪怕多纳几位小妾,只要平平静静的,她自然也就能跟他凑合着把这世过下去。

    她生不出之后,魏瑾泓纳妾,她其实也是理解的,慢慢收回了对他的那些男女感情,觉得只要差不多,这日子还是能过下去的。

    反正她嫁给他之前,她也没想过真跟他恩爱一生,在这种世道跟人做一世一双人的想法她从来没有过,这在前世都是奢求的事,她可不以为在男子为尊,三妻四妾的时代她就能走大运就能遇到了,她以前的想法就是她红颜老去,魏瑾泓得了新的颜色,他宠着他的新美人,她当着他的正室夫人,彼此都有自己的生活范围,她能风风光光地活着就挺好。

    那时知晓自己不能生育,她也只当自己提前了几年过上了跟丈夫相敬如宾的生活,好好教养他会安排到她膝下的庶子就是。

    假如不是魏瑾泓纵着侍妾来打她的脸,还要娶杀了她母亲的宋姨娘的女儿,一条一条地,最终逼得她堂堂一个正室夫人连喝口水都要被下人慢怠,她跟他也不至于闹到她多看他一眼都厌恶的地步。

    多年的青梅竹马,几年恩爱夫妻得来的情份,也就全没了。

    离开魏家后,她对与魏瑾泓的恩爱全无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后来她甚至都想,在魏府过得屈辱的那几年,都只是为了让她帮她兄长与魏家斗的。

    如果不知道魏家背后的那些事,她哪又能知道怎么对付他们。

    魏家的膳桌上用膳依然安静,待膳罢,丫环送上茶漱过口后,魏景仲跟魏瑾泓两兄弟聊过几句话,就让他们走了。

    一出门,魏瑾瑜就笑着朝赖云烟拱手道,“嫂子,我与兄长谈几句话,你看可行?”

    赖云烟掩嘴笑,朝魏瑾泓一福礼,就带了丫环往魏瑾泓的院子走。

    刚进了屋,就见魏瑾泓回来了。

    杏雨正要去打水给赖云烟用,见到大公子回来,犹豫地看了赖云烟一眼。

    “把大公子的水也一并打来罢。”赖云烟朝她一颔首。

    “是。”

    “您还要去书房么?”小厮站在门口,赖云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得能掐出水。

    魏瑾泓摇了摇头。

    “那就早点歇息罢?”

    “嗯。”

    赖云烟一听,笑着摇了摇头。

    还好白日歇息得够,要不跟这魔头呆这么个长夜,也真够难捱的。

    一翻洗漱,他们进了内屋,赖云烟让丫环给她多点几盏烛火前,转头问坐在案前的魏瑾泓道,“妾想多看一会书,可行?”

    “嗯。”魏瑾泓看着手中打开的书,漫不经心地轻应了一声。

    丫环们不解地退下后,赖云烟卧在软榻上拿起了先前看的策书又翻阅了起来。

    古人心计之深,背后的坑坑洼洼之多,赖云烟在前世学了大半生,才觉着自己学出了点道道出来。

    现在有魏瑾泓这位个中翘楚在眼前忤着,赖云烟只能感叹自己命太坏了,再活一世,也是片刻松懈不得。

    这厢赖云烟看书看得颇为认真,那厢魏瑾泓突然开口道,“明日震严兄会来府中。”

    “我兄长前来,可是有事?”赖云烟抬了抬眼皮,把视线投向了魏瑾泓,眉目平静。

    魏瑾泓扫了眼她安静下了来的眉眼,淡道,“与我说是来看看你。”

    赖云烟闻言微笑,见魏瑾泓看她的眼睛有些漠然,她垂眼笑道,“那明日夫君可在府中?”

    “在。”

    “那明日就还请夫君关照一二了。”赖云烟轻启明眸,眼中带笑看向魏瑾泓。

    她眼波流转,神情从容自在,魏瑾泓看过一眼就垂下了眼皮,轻颔了下首。

    那年她走后,他就知晓她不会再回来了。

    多年后的那次见面,不过是再次让他明白,在她身上去求当年她对他存在过的那点感情,哪怕是片刻,都是过于妄想了。

    当年欢愉,真乃镜中花,水中月,一纵即逝。

    她已全忘,只有他一人有时在惦记着那点好。

    **

    第二日赖震严一来,与魏父魏母见过礼后,就随魏瑾泓来了他的院子。

    赖云烟一见到他,给他轻福过礼后,就忍不住地拉了拉他的袖子,笑着道,“才几日你就来看我,外人知晓了,都当你信不过夫君呢。”

    赖震严还真是这么想的,但被她言道了出来,不由皱眉瞪了没心机的她一眼,转身对魏瑾泓拱手道,“你就莫听我这妹子的胡言乱语了,她从小口无遮拦,是个傻的。”

    魏瑾泓微笑颔首,朝他扬手道,“请。”

    赖震严坐上座位,见傻妹妹还轻扯着他的袖子站在他一边,朝他傻笑,不由恼道,“还不快快站到瑾泓边上去。”

    “云烟知晓了。”赖云烟轻福了下身,才笑着站到了魏瑾泓的身边。

    “给少夫人搬张椅子过来。”魏瑾泓对苍松道。

    苍松搬来椅子,赖云烟笑着就要坐下。

    眼看她就要坐下,赖震严皱眉瞪她,赖云烟掩嘴偷笑了两声,这才朝魏瑾泓福身笑道,“多谢大公子。”

    见她的顽皮样子,赖震严摇了摇头,眼睛瞥向魏瑾泓,看他嘴边带笑,心里这才稍稍满意了些许。

    赖云烟见兄长状似不经意打量魏瑾泓,而魏瑾泓嘴边有着温柔的笑意,她不禁好笑。

    她这兄长,打小就表里不一,翻脸无情,当着外人说她的不是,外人要是真当真了,那才是傻了。

    魏瑾泓上世就是个聪明的,当着她兄长的面,从来不给她难堪。

    只是上世可能先前他对她还真是有些喜爱,这世怕是装的了。

    他们三个,现在个个都假得很,外人皆眼羡他们这滔天的富贵,殊不知这表里不如一的日子,可真不是那么好过的。

    “庄子里今早送过来一些新鲜果子,我顺道给你带了些过来,你吃个新鲜。”赖震严见赖云烟一直在偷笑看着他,眼睛不由柔和了起来,朝她道。

    “嗯。”赖云烟点了点头,她侧过了点身,倾身向他那边笑着轻声地说,“你啥时给我娶嫂子呢?”

    “没规矩,这是你问的?”赖震严斥她道。

    “啥时嘛?”赖云烟撒娇道,外面的事她尚且弄不出法子知道一二,只能从这些插科打浑中知晓一二了。

    她得知道形势,才能判断走向。

    “哥,说嘛。”赖云烟又伸手去拉他的袖子。

    赖震严大力抽出,怒瞪了她一眼,“这等没规没矩,平时教你的礼数都哪去了?”

    “夫君。”见兄长不上道,赖云烟打主意打到了魏瑾泓身上,朝他娇道。

    “苏大人现已到晋中了罢?”魏瑾泓看她一眼,温和地与赖震严言道。

    到了晋中?那就是不到十日就可到京中了,赖云烟垂着头微笑着想道。

    赖震严这时朝赖云烟摇了摇头,应了魏瑾泓的话道,“应是如此了。”

    “震严兄有何打算?”魏瑾泓淡淡地问。

    “那位七小姐,是六月及笄,想来,婚事要到那时去了。”赖震严道。

    “真的?”赖云烟这时小声惊喜出声,“那可有找善悟大师算好日子了?”

    “你再妄自出口,我就找人打烂你的嘴。”见小妹老插嘴,一点体统也无,赖震严轻拍了一下桌子,眯眼朝赖云烟道。

    赖云烟心里叫苦不迭,她知她这兄长是说得出做得出来的人,但她要是不出口说话,怎能提醒他?

    她心里叫着苦,面上伸手拿手掩住了嘴,无辜地朝赖震严眨着眼,捂着嘴轻声地哀求道,“兄长万万不要这般凶恶。”

    见她还敢开口说话,赖震严冷哼了一声,见她垂下脸,不敢再放肆后才朝魏瑾泓缓和了神色,朝他拱手道,“平日她犯了错,你好好训她即可,不必看我的面子。”

    魏瑾泓微笑着点了头,心下却一片冷然。

    这对兄妹,一个比一个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说来,我听闻善悟大师这几日住在书院?”赖震严被提醒,趁魏瑾泓此时正坐在了的面前,他就状似不经心地问道了这句。

    “是。”魏瑾泓微笑道,“明日上午正要与大师在茶室参道,不知震严兄明日可有闲暇?”

    “自有。”赖震严闻言朝他拱手笑道。

    “不知能否请兄长明日到时一论?”魏瑾泓回之一礼道。

    “瑾泓之邀,万万不敢推辞。”赖震严笑了起来,平日那微眯着的眼笑得精光陡显。

    赖云烟偷瞄到他的脸,不禁拿帕掩嘴,悄悄地笑了起来。

    善悟是国师,找了他算日子,于苏旦远那里就是有面子的事了,自当会了然几分她兄长对他这泰山大人的心意。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