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您呢?您想要什么?”片刻后,赖云烟缓过神,眼中带笑问。\[最快的更新尽在*\]

    好事突然降到头上,可从魏瑾泓嘴里说出来的好事,哪有这么容易。

    就冲苏旦远上京之事,魏瑾泓不知在其中动了多少手脚,他费这么大功夫把人弄到京都,还欲要她兄长把亲事定下,这等事,如果不是有那天大的利益,魏瑾泓岂会便宜他们赖家?

    他什么打算,她多少猜得出一点,但也只有一点,不多。

    “你留在魏家。”

    这点赖云烟不怎么意外,她自知自己的能耐。

    “还有呢?”不仅如此罢。

    “以后再说。”魏瑾泓淡淡地道。

    “您可知,我是真不会为您挡刀了?”赖云烟眼角眉梢都是笑,十六岁还只是少女的年龄,明眸皓齿的她现在看起来耀眼非凡。

    “嗯。”魏瑾泓看着她的脸,眼睛没有动。

    她总是能让人一眼就看出她美得有多生动,一颦一笑,都透着让人移不开的耀眼。

    她太知道自己的优势了。

    被他盯着,赖云烟也毫不在意,都这时候了,她怕他也管不了什么用了,她眼睛扫了扫床,对魏瑾泓又笑道,“您也知我是无法跟您同床共枕罢?”

    魏瑾泓看着她,慢慢地颔了下首。

    “那么,就如此罢。”赖云烟垂首,甩了甩手中的帕子作状打量着上面的绣花,嘴中笑道,“说来,我还没见过那个我娘亲为我兄长订下的嫂子呢,想来要是过些日子能见着,心中不知会怎生欢喜。”

    “苏大人到京后,我会携你上门拜见。”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赖云烟闻言眼睛一亮,抬起头来拿帕掩嘴朝魏瑾泓娇笑,“大人真真是个体贴的,云烟能嫁予您,真不知是哪世修来的福气。”

    她这话一出,她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看着魏瑾泓突然微皱了一下眉头,她咯咯地长笑了一阵,这心情便就好了一些。

    说来,魏瑾泓确实是想要留住她了,也是想这世与赖家化敌为友了?

    想得倒好,她倒要看看,魏大人在耍什么把戏。

    赖云烟脸上微笑地看着魏瑾泓,慢慢把心中的那丝不能现在就逃离魏家的黯然掩下了。

    她现在走了又如何,不过是给兄长留下了一个尽知后事的对手,就算不冲兄长对她的情份,她不顾一切逃离京城,可后面没有兄长的扶持,她又怎可能找到安生容身的地方。

    而兄长要是没了,这天地之间,就真只剩她赖云烟一个人了。

    世事真是艰难,容不得人逃避,便也只有勇往直前了。

    **

    “您多吃点菜。”膳食摆好,赖云烟便动筷给魏瑾泓夹了菜,笑意吟吟地看着魏瑾泓动筷。

    待他动了,她才抬手吃那已夹过了的。

    她也知这菜应没下毒,不过就是做做样子,刺刺魏瑾泓的眼,提醒下魏瑾泓,他在她心中是什么人。

    怎不能老让他一直打压她,她这个对手而无反手之举。

    虽说在他们魏家的府里,明面上她耐何不了他,可这种捅得人苦都说不出的暗刀子,她一刀都不会忘了捅。

    这就是重活到十六岁当新嫁娘的好处了,这魏府上下,不知有多少把柄在她手中,留在魏府,她也不怕什么。

    反而魏家的人要多担心了。

    魏瑾泓也是好胆气,要留她下来,还给赖家那么大的好处,也不知他谋算的是哪门她暂时算不清楚的利益。

    看来,在这段时日,她得好好摸清了才成。

    她夹的菜,魏瑾泓一样不差地吃了,待膳罢,杏雨端来茶与他们漱口,见魏瑾泓漱好口搁了茶杯,赖云烟拿帕拭了嘴,问他道,“可让妾跟您一道前去请安?”

    他释了好意,她便也还之一着就是。

    “嗯。”

    赖云烟便笑了起来,跟着他起了身。

    等走出他们的院子,走到通往魏父魏母的主院的廊中,见丫环和小厮跟得有点远,赖云烟回头看了挡在杏雨梨花前面的苍松,翠柏一眼,回过头开顽笑地与魏瑾泓说,“我说您就不怕,我把府中上下弄得鸡犬不宁?”

    “你会么?”

    赖云烟娇笑了两声,未答。

    她还真不会,在不知赖苏的婚事成与不成之前,她不会。

    “说来,过个几天,姑妈就要来请娘为她的女儿求婚事了罢?”这话未答,赖云烟另提了他话。

    魏家姑妈魏秀莹长相清秀,不过她生的那个女儿于玉珠就生得太丑,肖似她那有着招风耳的夫君于子夫,人又胖,圆嘟嘟的,要不是实在是太配不起魏家玉树临风的两兄弟了,要不然,她肯定会想尽办法把她那个女儿塞进魏府。

    魏瑾泓闻言看向她。

    “您看我作甚?”赖云烟微笑,“您放心好了,我什么都不会做。”

    魏瑾泓收回眼神,按了按未戴戒指的那手,才淡道,“做你想做的就是。”

    赖云烟稍愣,随即跟他往前迈的步子,假意感慨道,“您真是比以前对妾更好了。”

    魏瑾泓回首轻瞥了她一眼,见他眼中幽深的光,赖云烟便止了嘴,休了嘴间那虚情假意的话。

    暂罢,算她怕他。

    **

    “用过膳了?”他们一进去请安,魏母就笑道。

    “是,孩儿本是想来与您一道用的,但夫君说我成日叽叽喳喳的跟只鸣不休的小鸟一般,会讨您的烦,就让我在院中用上一顿,好让您的耳朵得个空,好好歇息一会,用顿静膳。”赖云烟一张嘴就是胡说八道,哄得魏母拿帕掩嘴笑个不停。

    “瞧瞧,看你娶了个什么调皮的回来了。”魏母指着赖云烟朝魏瑾泓笑道。

    魏瑾泓嘴边有着淡笑,闻言笑意加深,朝她与赖云烟看了一眼,对魏母温和道,“她性子顽皮,娘亲莫恼。”

    “我哪会恼,欢喜都来不及。”魏母说罢,拍了拍站于她身边的赖云烟的手,“去罢,去坐下。”

    “多谢娘。”赖云烟福礼,这才走到了魏瑾泓身边的侧位坐下。

    “说来,你也来得巧,有个事正要跟你商量。”

    “娘你说。”魏瑾泓看向她道。

    “你舅舅来信,说他任期明年就到了,想让你舅母他们先回京,让我帮他先找好宅子,日后到了京中,也好有个落脚之地。”

    “嗯,舅舅要回京?”

    “是。”魏母看向大儿,试探地问,“可行?”

    “您与父亲说过?”魏瑾泓淡淡道。

    “这……”魏母迟疑了一下。

    这从何说起,他父亲不想为他舅舅奔走。

    “且问过父亲大人罢。”魏瑾泓温和地道。

    赖云烟闻言在心中哼笑了几声,魏瑾泓这次看来是不打算帮他那个贪官舅舅了。

    要说崔平林真是个胆贼大的,当年岑北大战,前方战事凶险,他在后面便吞了近百万两备粮草的银子。

    后来被她兄长一举揭发,元辰帝怒得差点要诛他九族,无奈魏瑾泓太会周旋,回头从淮南给皇帝弄了上百万两银子回京,这时岑北又大胜,这才解了那次危机。

    那次就差一点就把魏瑾泓拖下水,哪想魏瑾泓这个心眼多的,早有了防手,最后从他们赖家布的局里脱身而出,只死了一个崔平林。

    上世,崔平林进京之事是事后她从魏瑾泓那里听说的,没想到,魏母在今日就提了出来,还当着她的面。

    看来她不掌家只卖乖,还是讨好了魏母了。

    这人的心啊,讨好了其实也容易,那就是你不插手她的权力,不夺她的利益,她就会怎么看你就怎么顺眼。

    “你那不能提两句?”魏母看着她早就看不透他心思了的大儿道。

    “舅父之事,且先当过问父亲,我午后便会与父亲提上一提,娘且放心。”魏瑾泓朝她微笑着道。

    见他答应替她提,魏母也就放心了,大儿甚得其父的心,他又是皇上重用之人,他提一句,这事就等于成了大半了。

    她心下放松下了,眉眼间也有了几许惬意,朝他道,“好了,你且去忙去罢,娘就不扰你了。”

    “那孩儿告退了。”魏瑾泓起身拱手道。

    赖云烟也跟着起身,福礼后朝魏母笑道,“娘,便让孩儿留下伺候您罢。”

    “你且随我回罢,莫扰了娘的午休。”

    “哎哟,”赖云烟忙掩嘴,懊恼地跺脚道,“夫君,妾都忘了这事了,只想着替您伺候娘了。”

    “娘,便让孩儿伺候您午休罢。”赖云烟转头朝魏母娇声道。

    “你这皮孩儿,你就且随了他回去歇着罢。”魏母笑起来,朝她挥手道,“莫跟我闹了,闹得我头疼。”

    “娘……”赖云烟不依地叫道。

    “走罢。”魏瑾泓看她一眼,说道一句,提脚就走。

    见他提了步,赖云烟犹豫地看了魏母一眼。

    “去罢。”魏母不由慈爱地道。

    赖云烟这才娇羞般地地咬了嘴,福了一礼,跟在了魏瑾泓身后。

    等回了魏瑾泓的院子,魏瑾泓挥退了下人,抬眼看向了赖云烟。

    赖云烟见他朝她打量个不休,她坐下叹了口气,道,“您是想问我这成日装着累不累是罢?”

    说罢,她不等魏瑾泓回答,又大大地叹了口气,“累,妾怎不累,可再怎么累,也比日后跟婆婆结了仇,婆婆恨不得我死了给您的续弦挪地方强罢?”

    说罢,她笑意吟吟地看向了魏瑾泓,看着他这一刻完全冷下来了的脸。

下一章          上一章